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30 對拳(下)

龍狂很清楚,在楊晨的心目中,高月是最重要的一個。不過,這也讓他有了另一個錯覺,那就是高月并不是最強悍的。事實也的確如此,楊晨一家人都公認,修為最強的是周嫻穎,而不是高月。
  楊晨對于高月的寵愛和尊重是其他任何妻妾們都無法比擬的,這一點上,不光是眾‘女’,連熬瀾敖烈林正元這些外人們都很清楚。所以龍狂也知道。
  正因為如此,龍狂才會覺得,楊晨只會給高月最好的東西,最好的功法,卻不會讓她輕易的冒任何的險。
  一個擁有著各種好東西但是幾乎從不冒險從不拼命的修士能有多厲害?這是龍狂對高月的第一猜想。在見到高月的水火雙龍角飛劍之后,這個猜測更是被他放到了現實中。
  兩個龍角一看就是最好的東西,明明可以給一個水屬‘性’的高手和一個火屬‘性’的高手,卻因為高月是楊晨最喜愛的妻子的原因占了兩個。
  有了這個認識,龍狂對于自己能在和楊晨的妻妾們的比試中爭取到一場勝利充滿了希望。尤其是發現高月很容易被自己的一句話‘激’怒的時候,更讓龍狂多了一絲僥幸。這充分的表明了高月在控制情緒上的不足,這也意味著天仙修為的高月,不會有太強的戰斗力。
  另外,高月和眾‘女’如此的在意剛剛他和楊晨說的那句看似玩笑的話語,似乎也表明她們很不希望別人這樣認為。而楊晨的修為境界實打實的是他們一家當中最低的那一個,眾‘女’或許是在照顧自家相公的面子,可對龍狂來說,卻是另一個突破口。
  龍狂站在了高月的對面,他依舊還保持著人類的形態,和高月一樣。手持雙劍。兩人都是漸漸沖下,各自沖著對方一抱拳,退開兩步。準備戰斗。
  戰斗一開始,高月就徹底的放開了自己的氣勢。皇者之氣猛然間覆蓋了整片區域。除了楊晨高月公孫玲石珊珊和孫輕雪之外,所有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了自己的修為被瘋狂的壓制。
  也就是因為當年和高月他們一起在凡間被下葬了二十年,所以公孫玲石珊珊和孫輕雪才會不被高月的皇者之氣壓制。不過,現在的她們也不好受。當年在凡間,三‘女’也只是吸收了人皇之氣,可現在高月身上釋放出來的,已經不僅僅是人皇之氣,還有李承大哥給的妖皇魔皇和仙皇之氣。當然。最重要的是,高月已經從王母的天元丹中,吸收到了足夠的王母的氣息。
  盡管被影響的不多,可三‘女’也還是一樣感覺到自己的修為被壓制。現場僅有的兩個沒有被影響的就是高月和楊晨。
  高月自己不用說,楊晨同樣也是得益于從‘玉’帝的天元丹中吸收到的至高無上的氣息,對于高月的氣息壓制沒有受到一點影響。
  可站在高月對面的龍狂就結結實實的郁悶了,他忽然發現,自己在高月面前竟然不知道為什么無法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堂堂金仙級的修為,可是最多只能發揮出玄仙的實力。這種好像突然之間戴上了鐐銬和別人戰斗的感覺,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一開始龍狂還沒有意識到這是高月的能力。還以為是自己之前的戰斗中積累下來的各種失敗的挫折和對自己內心的打擊使得自己控制‘肉’身的能力降低,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但龍狂也很慶幸,慶幸自己是在和高月戰斗的時候發現了這個問題。而不是在和周嫻穎或者是公孫玲戰斗的時候。
  不過即便是玄仙修為,也比高月的天仙修為高出一大截,占據了絕對的優勢。盡管高月是主動進攻的一方,可龍狂還是守的有模有樣。他甚至還想用一種真正指點的心態來給高月上一課,讓她知道一下,龍族的高手絕不是徒有虛名的。
  其實龍狂真正想給上課的是楊晨,只不過現在是高月的對手而已。之前被楊晨一系列的安排‘弄’‘亂’了手腳,以至于接受了那許多場莫名其妙的失敗。現在面對上高月的時候,龍狂才算是真正的找回了一些自信。
  高月的戰斗方式很傳統。并不是之前的那種不是一擊致命就是自己陷入莫名其妙幻境或者陣法的方式,很古板的動用本命飛劍你來我往的戰斗。在很大程度上。這種方式取決于兩個方面,一個是本命法寶的強悍程度。而一個則是修士本身的修為。
  水火龍角飛劍上下翻飛,和龍狂的兩支龍角飛劍不時的發出一陣陣的碰撞,‘激’發出一陣陣的火‘花’。
  龍狂終于發現了高月的厲害,那就是兩支本命飛劍品質絕對是上上品,如果不是因為修為的限制,這兩支飛劍的水準絕對是超過了自己親手煉制的龍角飛劍的。可惜,修為成了唯一掣肘高月的瓶頸。
  兩人的飛劍斗的越發的‘激’烈,很快龍狂就意識到不妙。他的龍角飛劍煉制的時間不長,只有幾十年的時間,雖然材料很高級,但掩飾不住祭煉不足的缺點。在和高月對拼飛劍的過程中,他的本命飛劍出現了一些損傷。
  雖然只是幾乎‘肉’眼都看不到的細微的缺口和傷痕,可是這是龍狂的本命法寶,任何最細小的缺損都恍如在龍狂的身體上造成了數倍傷害一般。他已經不可避免的被高月帶到了她的節奏和方式當中,再想要改變,已然來不及了。
  楊晨看出了高月的戰術,她現在并不想一下子擊敗龍狂,可并不想讓龍狂好過。每一次飛劍的對砍,她都是有意無意的控制著自己的飛劍斬在龍狂兩把飛劍上的同一部位。一開始威力并不大,但高月正在慢慢增加自己飛劍的威力。
  龍狂察覺到的本命飛劍出現損傷的情形就是高月增加威力之后的效果,但她還沒有提升到最高。這一次,怎么也要給龍狂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讓他知道一下自己和姐妹們共同的相公絕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嘴上沒把‘門’的‘亂’噴的,哪怕是龍族的高手也不行。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