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132 一定要比(下)

龍狂大驚,這紫色的火焰分明就是自己的本命真火紫陽龍火,可是為什么自己的本命真火自己竟然會覺得發燙?
  就在龍狂驚訝的這么一會功夫,已經不僅僅是發燙,而是已經有一種灼燒的感覺了。,最新章節訪問:。
  這是龍狂無法想象的事情,什么時候自己居然會被自己的本命火種燒傷?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自從有了火修有了本命火種之后,什么時候修士的世界里發生過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可這種不可思議的事情居然就真的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龍狂已經感覺到紫陽龍火除了在灼燒自己的表皮之外,還鉆進了自己的身體當中,將自己好不容易收到體內的本命真火徹底的引燃。
  只不過現在這些火焰還只是引而不發而已,只是在外面肆虐。如果體內的火種一狂暴,龍狂也就只有死路一條。死在自己的本命真火的灼燒之下,這對本體是火龍的龍狂來說,簡直就是深入骨髓的恥辱。
  為什么體內的火種引而不發,龍狂很清楚,這是楊晨厚道,沒有引發而已。在比拼御火能力上,龍狂已經輸的‘褲’子都沒了。
  龍狂不是沒有試過反抗,事實上,楊晨維持這樣的狀況,其實就是給了龍狂反抗的機會。可是不管龍狂如何的盡心盡力控制,原先如指臂使的本命火種現在突然變成了一種陌生的火種,再也不受龍狂的控制。
  盡管眼前的事實可能就是如此,可是龍狂就是不敢相信。這種違背常識的事情怎么可能發生?難道說楊晨的御火水平如此之高,連不是本命火種的紫陽龍火都能比他這個天生就能‘操’控紫陽龍火的火龍來的還要厲害?
  不過。不管龍狂信不信,自己的本命火種已經失控卻是不爭的事實。而且外面的溫度越來越高,龍狂的龍鱗都感覺到了無比的灼痛。體內的火種也開始躍躍‘欲’試,大有下一刻就會突然爆發將龍狂烤成一條龍干的架勢。
  在龍狂感覺到自己的龍鱗都快要被烤干灼傷的時候,火焰的攻擊突然之間停了下來。然后紫陽龍火又成了龍狂自己的本命火種,可以隨意的控制。
  本命火種恢復控制的那一刻,龍狂滿頭的冷汗這才如同一條小溪一般的淌下,從沒有一刻他距離死亡如此之近。雖然就在不久之前,楊晨的妻妾們每一個都給了他這樣的感覺,但是那個時候他心中很清楚,楊晨一家人只是想要教訓他。沒想要殺他。
  可是楊晨如此控制火種的時候,那已經不是龍狂能夠想象的境界了。楊晨妻妾們的飛劍可以控制,幻陣可以‘操’控自如,可是在一個火龍面前控制對方的本命真火,一個失手就是萬劫不復。那不是有沒有把握的問題,只要龍狂稍微有點反抗之力,結果可能就是大兇險。
  除非是楊晨的御火手段已經到了驚天動地的地步,否則怎么可能有把握這樣的來懾服龍狂?當時楊晨要是一個失手,龍狂最好的結果就是變成一條焦黑的尸體。
  下一刻。龍狂的雙眼就瞪成了銅鈴,目不轉睛的看著楊晨。楊晨的身邊,已經沒有火焰,而是盤旋著兩條龍。一黑一白,栩栩如生。
  初看的剎那,龍狂還以為那真的是兩條龍。那么龍狂失敗也就情有可原了。有兩條龍幫著楊晨御火,龍狂輸的不冤。可是等到他徹底看清那兩條龍之后。就再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哪里是兩條龍,分明是兩條火焰組成的火龍。只是。白‘色’的火焰有很多,可什么時候這世上還有黑‘色’的火種了?以龍狂的眼力和見識,竟然還看不出來那到底是什么火種。即便是白‘色’火種也僅僅只是知道顏‘色’,根本無法判斷那是什么火種。
  黑白火龍在楊晨的身邊飛舞了一會,就分別從楊晨的鼻孔中進入了楊晨的身體,消失的無影無蹤。這個現象已經充分的表明,這兩種火種根本就是楊晨的本命火種。
  看到這一幕,龍狂就知道,自己輸的不冤。連楊晨的本命火種都不知道是什么,還想奢望戰勝,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況,就算不說火種,光是兩條火龍栩栩如生的情景,就讓龍狂自己望塵莫及。
  別看龍狂是火龍的靈體,可是他本體的御火上,還真沒有達到這種‘精’細的程度。這一來,他對于自己的本命真火被楊晨反過來控制再沒有覺得有多么的不可能,楊晨的御火能力,超過了他一千倍。
  “御火我輸了!”龍狂這個家伙,‘性’格上很高傲。這樣的家伙還有一個優點,就是當你真正折服他的時候,他會對你表達出絕對足夠的尊重。他的驕傲不允許他在技不如人的時候還要死不認賬,輸了就是輸了,沒有別的理由和借口。
  口中認輸之后,龍狂也把自己的心放的更沉穩了一些。在御火上輸給一個靈界就達到八品煉丹師的超級煉丹高手一點都不丟人,正相反,這應該是一種榮耀。別人有機會讓一個八品煉丹師指點自己的御火手法嗎?
  “那就行了,回去仔細閉關想想,對你也大有好處。”楊晨很隨意的擺了擺手,就打算把龍狂打發走。這次他在楊晨一家人身上都受到了教訓,總該仔細的總結經驗,好好的思考該怎么做人怎么做事了吧?
  “我還要和你比試法寶!”楊晨沒料到的是,龍狂這個家伙就是個牛‘性’子,認準了的事情幾乎從不回頭。他打定主意要和楊晨較量一番,不能因為輸了一場就會退縮。更別說他之前輸的已經夠多,再多輸一場對他已經沒有多大的打擊。
  “拜托!”楊晨直接給了龍狂一個鄙視到不能再鄙視的白眼:“和我比法寶?我的靈石多到能直接把你砸死十次還夠埋的,有靈石在手,什么樣的材料什么樣的法寶買不到手?和我比法寶,還不如和我比誰娶的妻妾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