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133 窮鬼的法寶(上)

別看楊晨說的難聽,可也說明了一個事實。只要你有足夠的錢財,就能買到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法訣最好的煉器師,這些是決定法寶質量的最直接的因素。可以說,誰的錢多,誰的法寶就好,這是顛簸不破的真理。
  一番話說的龍狂面紅耳赤,他一個重生來的龍靈,肉身都是原先楊晨妾室控制的傀儡,現在身上哪里有額外的財富?
  楊晨的話一點都不夸張,他身上的財富,別說那些值錢的東西,真的是只用現有的靈石就能把龍狂砸暈。這種情況下龍狂還想和楊晨比試法寶,那是純粹的廁所里打燈籠,找死。
  “我們比本命法寶!”龍狂當然明白這個道理,他也不是沒有把握的,直接提出來比試本命法寶。
  本命法寶只能由本人來淬煉,別人幫不上一點忙。石珊珊那么厲害的純陽仙劍,不也得哮天吞噬了所有氣息之后才能自己一點點的煉化成為自己的本命法寶?
  龍狂的本命法寶是現在的肉身的龍角煉制而成,雖然煉制成的時間不長,但是材料絕對是天下第一,至少在他心中是這么認為的。當然,如果熬瀾也參與排名的話,恐怕他就得排到天下第二去。
  本命法寶除了看劍胚的品級之外,另一個就是主人的修為以及淬煉時間的長短,當然,淬煉的方法和靈力的精純這些也都要考慮。
  在龍狂看來,自己的本命法寶材料天下第一,自己的修為也不敢說低,唯一比不上楊晨的,也就是淬煉時間了。可是當兩人之間的修為差了至少兩個大境界的時候,區區不到三千年的時間。還真的就沒那么大的差距了。
  “少來!”楊晨直接就給了龍狂一個白眼:“你的本命法寶要不是我讓阿月手下留情,早就被砍成兩段了。連阿月的都不如,和我比?”
  和高月戰斗的時候。龍狂并沒有意識到高月的手法,事后他才想明白。現在被楊晨說了出來。龍狂的老臉又是一紅。不過,他已經習慣了在楊晨一家人面前的失敗,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眼中甚至冒出了期待的光芒。
  楊晨不說這些還好,一說豈不是表明楊晨的本命法寶比高月的還要好嗎?有這樣的機會見識一下楊晨的本命法寶,龍狂怎么會放過?這會打死龍狂他都要見識了。
  “好吧,看在你是窮鬼的份上給你開開眼。”楊晨說話十分的不客氣,他就是故意這么做。看看龍狂現在的接受程度。這家伙眼高于頂的脾氣,就得在不停的潛移默化中一點一點的打磨才行。
  龍狂果然不在乎楊晨怎么說,楊晨給他定義一個窮鬼,他也捏著鼻子認了。因為比照眼前的這家人,他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窮鬼。就算是加上熬瀾,他也知道沒有什么可比性,楊晨的富庶那是他望塵莫及的,所以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和楊晨比財富。
  隨著楊晨的話語,斬仙刀出現在楊晨的手中,然后隨手扔給了龍狂。現在的斬仙刀。已經變成了暗紅色,近乎黑色,就這點紅色還是在血河中浸泡了許久才帶上的顏色。
  楊晨扔的很準。他伸手的位置正好是刀柄的位置。龍狂不以為意,伸出一只手就想要抓住斬仙刀。只是剛剛抓住刀柄,他就發現不對。
  這柄刀真的是太沉了,以至于龍狂的一只手竟然無法抓牢,被沉重的刀身牽引著往下掉。要不是龍狂反應及時,馬上伸出兩只手并且動用了靈力,這才將斬仙刀牢牢的握住,否則的話恐怕斬仙刀直接就要掉到地上了。
  龍狂是個驕傲的家伙,但這種驕傲是建立在他的實力上的。強悍的肉身加上金仙境界。才是他當初敢對楊晨一家人目中無人的根本。就算不動用靈力,龍狂也可以夸口。一海之力,他不動用靈力光是肉身就能擁有。
  但擁有一海之力的肉身。竟然兩只手都拿不動斬仙刀,還得靠著靈力支持才行,這斬仙刀該有多重?
  如此沉重的斬仙刀,龍狂簡直無法想象楊晨是如何揮動自如的。光靠著肉身的力量,他也最多只能是將刀勉強的拿起來,想要揮舞自如,必須要深厚的靈力。可是龍狂卻發現,他現在金仙級的實力下,居然也就只能堪堪使用這把刀。
  固然有不是自己本命法寶肯定有抗拒的原因,可是這重量也太驚人了。就算有本命法寶的加成,楊晨要使用這把刀也不是簡單的事情。這樣的法寶,楊晨能夠使用自如嗎?
  只是楊晨剛剛拿出斬仙刀那種舉重若輕的架勢,讓龍狂不得不相信,這就是楊晨的本命法寶。
  剛剛楊晨的話讓龍狂很不服,他不覺的一個天仙修為的煉丹師能有多強的本命法寶,就算有也應該是煉丹爐什么的,沒想到居然是一把飛劍。
  這把斬仙刀比高月的水火雙龍角飛劍還要厲害?龍狂不信。到現在為止,龍狂都沒有認出這把斬仙刀的主要材料就是他當年留下的龍宮中的那個黑色手鐲。這黑乎乎帶著點紅色的刀,能不能承受自己飛劍的劈斬?
  兩把飛劍的高低,最簡單的檢驗辦法就是對砍一下,馬上就能分出高下。現在龍狂就是這樣的打算,將斬仙刀刃口朝上用力握在手中,自己的本命飛劍卻不用手持,直接飛出,向著斬仙刀直接斬下。
  看著這一幕,楊晨直接閉上了眼睛。這些年當中楊晨和第二元神已經煉化了斬仙臺的拋尸口,吸收了所有血尸刀意加上斬仙臺入口和拋尸口兩部分,斬仙刀的鋒利已經無法想象。楊晨實在想不出,一個剛剛才煉制了沒幾年的龍角飛劍有什么底氣敢和斬仙刀比試鋒芒?
  楊晨的動作讓龍狂心中一稟,他現在絕不會以為楊晨閉眼是因為害怕斬仙刀不如自己的飛劍。那么這個動作的用意就只有一種,就是不看好自己的龍角飛劍。
  察覺到楊晨的用意,龍狂飛劍斬下的時候,就稍微的偏了一點,只用了劍鋒頂部的一點點和斬仙刀對斫,就算稍有損傷,也就只有劍尖那么一點,不會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