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33 窮鬼的法寶(下)

叮,一聲脆響,伴隨著的是龍狂的一聲痛叫聲,大概有小指大小的一枚劍尖掉落在地上,正是龍狂其中一把本命飛劍的劍尖。緊接著,龍狂就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
  痛叫聲是因為本命法寶被砍斷導致本體的反噬,這可不是普通的損毀,而是直接被砍斷,帶來的痛苦絕對是超過了龍狂想象的。
  龍狂從未曾想過,自己使用龍傀儡雙角精心煉制的飛劍,竟會這樣的不堪一擊。金仙級龍族的雙角,哪怕沒有經過任何煉制,也不應該是如此的孱弱。
  本命飛劍被毀帶來的反噬絕對是刻骨銘心的,讓龍狂能夠記憶一輩子的。要不是這本命飛劍煉制的時間短,和龍狂本身的聯系還沒到息息相關的地步,光是這一下,就能讓龍狂的戰斗力直接暴跌五成,而且龍狂本人還得身負重傷。
  也就是龍狂看到楊晨那個表情之后有意的只用了一點點劍尖來試驗,雖然劍尖損毀,但對于整體來說并不算是嚴重。否則龍狂攔腰一斬的話,現在這個結果直接就能讓他哭死。好好的龍角飛劍被攔腰斬成兩段,誰也受不了這種打擊。
  不說反噬的痛苦,光是飛劍被毀掉的心疼就能要了龍狂的半條命。尤其要命的是,這貨是自己拿著自己的飛劍硬斬楊晨的斬仙刀的,結結實實的驗證了那句不作死就不會死的俗話。
  唉,楊晨長聲嘆著氣,搖著頭又扔給龍狂一顆靈芝玉露丹。外帶兩顆八轉凝神丹。這一次龍狂主要是本命法寶損傷帶來的識海受創,靈芝玉露丹只是解除一些肉身上的傷痛。真正能夠治療識海創傷的還是凝神丹。
  龍狂終于不再痛叫,在丹藥的作用下慢慢的緩和過來。不過識海的受傷和肉身不一樣。不是短時間能夠痊愈的,只能是自己慢慢的療養,隨著本命飛劍重新祭煉完成,才能完全恢復。
  斬仙刀已經被楊晨收回,龍狂坐在地上,好半天才緩過勁來。看著楊晨的目光,十分的復雜。其中有看著一座金山的狂喜,還有看著仇敵的怒視,另外還帶著一點點的可憐。讓人很難相信,這樣的目光是那個傲氣沖天的龍狂擁有的。
  龍角飛劍是被斬仙刀斬斷的,而且不是因為楊晨這個主人的控制,而是龍狂自己拿著斬斷的。可以想象,當楊晨自己手握斬仙刀的時候,他的敵人將會是如何的絕望。
  楊晨暫時沒有理會還在震驚中的龍狂,這家伙受了這么多的教訓,應該長點腦子,不會再有什么愚蠢的要求了吧?
  說實話。這貨要是再這么不依不饒的想要比試點什么,楊晨肯定是不樂意的。自己有的是別的事情,沒時間陪一個不懂得進退的家伙玩耍。
  “差不多了,該知道的你也知道了。回去好好閉關修養,順便把你的本命飛劍和新龍宮煉制出來。”好一會之后,楊晨才對依舊在沉思中的龍狂說道:“別讓我覺得你們堂堂的龍族是一個死纏爛打的種族。”
  真要戰斗。楊晨只要拿著斬仙刀,在龍狂面前就是無敵的存在。龍狂現有的攻擊手段對楊晨沒有絲毫威脅。本命火種比不上楊晨,還會被楊晨控制。本命飛劍連碰都不敢和楊晨的斬仙刀碰一下,這樣的戰斗,沒有懸念。
  “我不服!”龍狂忽的低聲的咆哮了起來,語氣之激動,遠超過前面任何一次:“憑什么所有人都看輕我?都說我的性格不好?熬瀾這樣,龍家的幾個這樣,現在你們還是這樣!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你自己覺得你很好嗎?”楊晨很少見過這個級數的高手失態,倒是感覺蠻新鮮的,直接面對龍狂質問道:“如果所有人都認為你有問題,那你覺得是所有人都有問題,還是只有一個家伙有問題?”
  “我只想要做到最好,有什么錯?”龍狂被楊晨的話刺激的徹底的狂暴起來:“我只想要幫熬瀾安排好一切,有什么不對?我怕他們受到傷害,所以什么事情都沖在最前面,有什么不對?我怕他們上當受騙,所以什么事情都先替他們出頭,打發掉那些心懷不軌的家伙,有什么不對?”
  眾女都是瞠目結舌的看著龍狂在一連串的失敗之后突然的爆發,好像他是把自己的心里話完全的說了出來。不過聽這家伙的意思,好像他的出發點還是不錯的,只是用錯了方法而已。
  “你最大的錯誤就是……”楊晨靜靜的聽著龍狂發泄一般的話語之后,心中已經差不多明白了他的癥結,開口緩緩的說道:“你太把你自己當回事了。你以為,這世界缺了你就不行了?可惜,當你死去的那不知道多少萬年當中,靈界還是該有什么有什么,你擔心的害怕的那些同伴,也沒有因此而一蹶不振,反倒是活的更精彩。只有你這個倒霉蛋,害苦了熬瀾不說,還自己在這里覺得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
  楊晨的話直接戳中了龍狂內心深處最脆弱的那一點。一直以來,龍狂都覺得自己是最優秀的,哪怕修為不如熬瀾,可是他喜歡熬瀾,就愿意為熬瀾做一切。但正如楊晨所說,他太把自己當回事了,以至于不相信其他任何同伴能夠**的應付所有的事情。于是,所有人都覺得他目中無人,也早就了龍狂直到現在才爆發出來的所謂委屈。
  這分明是一種心魔,起因還是因為龍狂的自大,以及對其他同伴能力的不信任。他以為自己是好意,可是他的好意卻給旁人造成了困擾。同伴們不喜歡他,排擠他,哪怕他自己覺得為他們做了許多也換不來一點回報。殊不知,正是因為他的看輕,使得同伴們也受到了深深的傷害。
  “連你也這么說?我要殺了你!”龍狂徹底的暴怒了起來,他現在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只想要痛痛快快的發泄一番。哪怕是明知道眼前這一家人自己或許一個都不是對手,可他現在就想要發泄。(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