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34 你還或者熬瀾還(上)

憤怒的龍狂想都不想的沖著楊晨飛了過去,失去理智的家伙第一時間就變回了巨大的龍族形體,甚至都忘記了用修士的手法來攻擊,直接張開了血盆大口,向著楊晨大口咬下。
  眾女在不遠處看著,動都沒有動一下,她們堅信,相公一個人就能夠搞定這個心魔發作還自以為了不起的家伙。
  楊晨也沒有讓眾女失望,看著大嘴咬下來,動也不動,直接一拳就沖著龍狂那個碩大的龍鼻子揍去。
  龍狂變回龍形之后,光是龍頭就比一座小山還要大。碩大的鼻子簡直到處都是破綻,楊晨想要失手都沒有機會。一拳結結實實的砸在了龍狂鼻子的正中央。
  剎那間,狂暴的龍狂就變成了一個淚水滂沱的傷心人,鼻子劇痛,加上帶來的酸爽,直接把他積年的淚水都打了出來,碩大的龍頭上兩只龍眼變成了兩個泉眼,清澈的泉水從泉眼之中汩汩流出,沿著龍狂腦袋上的溝壑,嘩嘩的流了下來。
  這邊龍狂還被自己的淚水蒙住雙眼沒能徹底看清楚,那邊楊晨已經直接飛到了龍狂的頭頂。一伸手,楊晨就抓住了龍狂后腦上那塊最大的鱗片,然后手臂一揚,上千丈長的龍身就被楊晨直接甩了起來。
  楊晨用了一個巧勁,就如同鄉下的孩童們=長=風=文學www.booksrc.net抓到了蛇以后用力一抖,就能把蛇的脊椎骨抖散。不同的是楊晨抓著的是龍狂的后腦而已,但用力的技巧卻是一樣的。
  只一下,剛剛還威風八面的巨龍就變成了一條軟綿綿的巨蛇。全身關節好像都被楊晨這一下抖散,再也沒有行動之力。
  這還不算完。楊晨身體沒落地,掄著這條長長的龍形長鞭就開始向四周狂甩。轟轟轟。每一次龍狂的身體都被楊晨重重的甩在地上,將山河地理圖當中的地面砸出一條又深又長的深溝。
  被楊晨抓在手中的龍狂,沒有了絲毫反抗的能力,一連被甩了幾十鞭之后,全身上下看起來還十分完好,但是除了腦袋之外,身體上已經找不到任何一塊完整的骨頭,全都被楊晨的暴力摔斷。
  身體上傳來的劇烈痛苦讓龍狂從剛剛的那種暴怒中清醒過來,但他發現眼前的形勢之后。他寧愿自己沒有清醒。
  堂堂的龍族金仙高手,被楊晨一個天仙小輩一只手提在手中,如同捏著一只毛毛蟲一般,那種屈辱,還不如死了的好。可是現在龍狂卻是連死都沒辦法做到,身體不能動,連識海都被楊晨莫名的壓制,他不能有任何的動作。
  “老子管你有多厲害,和老子有屁關系?”楊晨將龍頭重重的一摔。直接砸進了地面之中,然后伸手揪出來扔在地上,大聲的痛罵道:“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他媽把老子之前給你治療用的丹藥還回來!”
  隨便算了算。楊晨直接給出了一個數字:“老子也不多算你的,三百多顆八轉靈芝玉露丹,取個整數。算三百顆。八轉斷肢再生丹二十顆,八轉凝神丹兩顆。不對。你現在這傷勢,治好也需要一百顆靈芝玉露丹加上二十顆斷肢再生丹。也要算進去。”
  “一顆靈芝玉露丹老子要煉制二十年,四百顆,算八千年。斷肢再生丹一顆五十年,四十顆算兩千年,凝神丹老子送給你,這樣算起來是一萬年。”報出這些數字之后,楊晨惡狠狠的沖著還有清醒意識的龍狂叫道:“要么,你現在就還給老子丹藥,要么就給老子當打手當一萬年,你自己看著辦吧!”
  “當然,如果你愿意把這些帳轉到熬瀾頭上也行,那就讓她一輩子給老子當打手,你自己繼續去做你自己替同伴遮風擋雨的大英雄。”說完這些,楊晨不忘記在龍狂的心里又戳一刀:“不過熬瀾你就不用操心了,她只要還夠欠老子的人情,自然會回去。”
  龍狂之所以這次會單獨來找楊晨,為的就是能想辦法把熬瀾因為他欠下楊晨的人情轉到他頭上或者免掉,熬瀾為了他幾乎可以說是付出了一切,龍狂怎么可能會愿意因為自己讓熬瀾再次背上沉重的人情債?
  “我欠下的我來還!”龍狂做夢都想不到,一直和和氣氣笑瞇瞇的楊晨發起火來這么的恐怖,尤其是他根本不找龍狂算賬,而是要把這些帳再算到熬瀾的頭上,這是龍狂致命的死穴,哪怕虛弱不堪,他也不忘記用自己最大的聲音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你拿什么還?”楊晨一邊往他的口中扔丹藥,一邊說著,同時不忘記踢龍狂的巨大身體一腳:“趕緊給老子變個老子看起來順眼的形象,別以為這一條泥鰍的樣子很威猛!”
  在丹藥的影響下漸漸恢復了一點傷勢的龍狂,連個反對的話語都沒有乖乖的變成了人形,只是傷勢還沒有完全好,只能躺在地上。剛見楊晨的時候他還高高在上的說只是因為熬瀾喜歡才會變成人形,現在卻是因為楊晨不喜歡他的龍形,形勢變化之快,讓人無比的嘆息。
  “打手要有打手的樣子,以后在老子面前少給我裝大瓣蒜,老子不是你的保姆,還要負責你的一切。”罵完這句,楊晨還覺得不過癮,又刺激了一句:“現在馬上給老子滾回去該干什么干什么,等熬瀾回來,你自己和她商量該怎么辦。趕緊滾,老子看見你就煩!”
  這次龍狂學了乖,再不敢有半句廢話,飛快的轉身消失在楊晨面前,臨了還聽到楊晨一句不耐煩的咆哮:“什么玩意?牽著不走打著倒退,真以為你多厲害?敖烈都能一只手打翻你!還替別人操心,你是個什么東西!”
  等到龍狂的身影徹底的消失,高月才慢慢的走到楊晨身邊,伸手開始按摩的按摩楊晨的肩膀,同時沖著余怒未消的楊晨說道:“這樣會不會有點太狠?要是他一下子接受不了,豈不是要讓熬瀾大姐傷心?”
  “他要一直這樣,熬瀾大姐才會真傷心。”楊晨搖了搖頭,伸手拉住高月的小手緩緩道:“不管了,希望他能接受教訓,別那么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