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35 息壤煉制錯了(下)

對楊晨想到的這個疑惑,李承大哥一句話沒有提過。楊晨知道肯定有原因,自己也一定會知道,所以并沒有追上去追問。
  李承大哥已經給了自己全新的煉制方法,楊晨也不怠慢,馬上按照全的方法將息壤飛劍重煉制。
  一開始還要先破壞掉之前的結果,將純正的息壤一點點的提純出來,光是這個功夫,就要耗費大量的辛苦。
  好在楊晨身負陰陽焚天火,即便是息壤飛劍這種耗費了當年太天門不知道多少高手祭煉了上萬年的好東西,在陰陽焚天火之下,也很就分崩離析。破壞的時候總比建設要容易,這也是一個常識。
  困難的是將息壤原原本本的提煉出來,光是這個,就耗費了楊晨差不多整整五十年的時間。
  五十年間,發生了許多的事情。和楊晨他們距離最近的,就是熬瀾外出尋找蘊靈爐器靈回來了,圓滿的完成了這次的任務,帶著器靈趕了回來。
  熬瀾肯定不會用火龍龍靈作為器靈的,這次她帶回來的是一只上古神獸畢方的靈體。
  畢方這種兇禽,屬火屬木,同時具備兩種屬性,這兩種屬性都是對煉丹有著極大好處的。蘊靈爐本身是火屬性的,而大部分藥材都是木屬性的,能適合的處理藥材。還有一樁好處,只要煉制出來的丹藥,會天然的帶上木屬性的生氣,藥效憑空增加幾分。
  傳說中的畢方平日里以火焰為食,在擁有幾乎天下所有火種的蘊靈爐中,簡直就是如魚得水,是再合適不過的器靈。
  不知道熬瀾大姐從哪里找到的這種上古兇禽,楊晨不會追究。關鍵的關鍵是,這個畢方的靈體自己愿意作為器靈,那就讓蘊靈爐又多了限的升級潛力。論起御火。畢方是把火焰當做食物的,天生就能操控幾乎全天下的火種。
  莫春梅直接被天上掉下來的一塊大餡餅擊中了。因為畢方本身的自愿,和蘊靈爐的結合變得異常的簡單。對于畢方靈體來說,蘊靈爐簡直就是它夢寐以求的充滿了食物的最好的巢穴,讓它當做器靈根本就是把一條貪財的巨龍扔進滿是金幣的山洞。
  當蘊靈爐有了器靈之后莫春梅馬上試著煉制了一爐丹藥,丹藥并不特別復雜,是楊晨的招牌丹藥靈芝玉露丹。煉這一爐丹只是為了試驗一下有了器靈之后的蘊靈爐,也是檢驗一下器靈的水準。
  現在的莫春梅飛升沒多久,還只是五品煉丹師。但在蘊靈爐的強悍加成之下。煉制出來的卻是實打實的六轉靈芝玉露丹。每一顆丹藥上,都有十分清晰的六道火鳥丹紋。
  交給師父楊晨檢驗的時候,楊晨將莫春梅煉制的丹藥在自己的識海中放大,仔細的觀察了一番,給出了上佳的評價。只是五品煉丹師來說,能煉制出這種質量的丹藥,已經充分的說明了莫春梅在煉丹上的天賦。就算不算蘊靈爐的加成,丹藥的基礎質量,已經可以和楊晨當年五品煉丹師的時候媲美,甚至還能稍微的勝出一些。這個女弟子。日后青出于藍絕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楊晨很滿意,莫春梅很開心,熬瀾加開心。這一來。至少她已經算是還上了一個小人情,自己的心里好過了許多。背著沉甸甸的人情債,真不是那么高興的事情,多多少少還上一點,就讓她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熬瀾大姐解決了這個小事情之后,馬上趕回了龍狂這邊。她最擔心的就是她不在的這段時間,龍狂會出什么幺蛾子。
  龍狂是什么脾性,熬瀾比任何人都清楚。哪怕龍狂和她在一起的時候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異常,低調有禮。看起來一切正常,可她還是擔心。龍狂那個性子要是發作起來。恐怕真的是要得罪人的。
  本來她帶著龍狂一起外出親自看管是最好的,可是龍狂的身體狀況和修為正是需要靜修的時候。外出會耽誤他許多的功夫,就算日后彌補也是事倍功半。可她有了一點畢方神獸靈體的消息,又不能錯過時間,只能自己單獨外出,把龍狂留在這里。
  外出的一路上熬瀾都在擔驚受怕,怕的是龍狂做出什么不合適的事情。如果只是言語上的沖突還好,要是動起手來,恐怕后果難料。不管哪邊有了損傷,都是讓她十分為難的。
  龍狂已經出關,他這一次閉關,差不多就是三十多年。這三十年間,龍狂首先是反省了自己的性格,反省了自己以往做人做事的偏頗,然后就是積極的接受了和楊晨一家人戰斗的教訓,把自己的弱點徹底的看了個一清二楚。
  見到龍狂的時候,熬瀾很意外。龍狂目光中的驚喜是絲毫沒有隱瞞的,但讓熬瀾驚喜的是龍狂眼中的那種沉穩。
  那是一種看穿了塵世迷霧的大智慧下才擁有的目光,也是一種徹底的真正的放下了一切虛假的架子之后才能出現的謙遜,只看到龍狂的這一道目光,熬瀾的心就徹底的放回了胸中,再也不擔心什么。
  安心之后,熬瀾剩下的就是好奇。她印象中的龍狂,絕不可能自己擁有這樣的大智慧能看穿這一切,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不過熬瀾并沒有像好奇寶寶一樣的問詢,而是先關心起龍狂的身體和這些年的修行狀況。
  龍狂對熬瀾還是一如既往的好,這一點就算熬瀾也得承認,哪怕龍狂當時驕傲的連龍家的一干高手都沒看在眼里,可對熬瀾卻是不折不扣的掏心窩子,那是做不來假的,否則熬瀾也不會對龍狂如此之好。
  還是龍狂主動的向熬瀾說了她走后發生的一切,甚至連自己被楊晨一家人輪番的虐敗的丟人事情都沒有遺漏。放在以前,要是龍狂被人打成這樣,寧死他都不會和熬瀾說的,那有一種給家長訴苦的感覺,龍狂絕不會做。可現在龍狂說的十分的自然,就好像這并不是多么讓他難堪的事情一般。未完待續)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