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143 上門質問(下)

各大宗門高層都沒有換人,自然知道當年的情形。因為當年各大宗門就是在木龍宮當中開的分贓大會,然后把龍宮給了楊晨的。
  唯一一個沒有參與的就是武門主,那個時候他還只是一個地仙級的后輩,連參加剿滅三江盟戰役的機會都沒有,更談不上知道分贓的詳細事宜了。
  武門主的做派很不招人喜歡,各大宗門高層一定是隱瞞下了這個消息沒說。至于玄天門內部,知情的修士不是被武門主當做李門主的心腹清洗了,就是如同天罡長老們這樣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哪有會主動找武門主談的?
  這也??明?武表主了各門宗在心大是門何中不如人的。得時心也同楊這和是曦晨希楊看很的望果到<效r。
  楊b疑>的晨,惑么是在怎個會候這門時問武這主事起?件非情各莫宗是已大和門家經龍趙高的接族過手還戰別?原是?的b因>
  <趙r一“就家龍直高有啊族”手晨!子楊轉腦,里中著一口都卻遲點的不答疑:回這道什“大有小么的驚”怪b?>
  <門r對武晨主觀楊很的好感這不是,在不印現,的是象久而前很是以此就尤如是。迫其得他之不不已不下出得堂派給童晨主禮楊好送才說求話救能丹到的命候藥<時r。
  那b武>主是得門己覺丟自的最刻臉雖時他,有然自沒見親晨去想楊堂。玄他門堂門天,的高主重位小權一,煉小師個怎丹也。是么首得耳俯干帖么讓干什么就對什居才反,來然他過個要人這去大好物從討個。候哪他時很起爽就晨不<楊r。
  這b特>召次楊意,見正晨打也打是楊著的壓頭晨他念是。讓就他要門其高宗代的們層一表。看怕看晨哪經楊最已害是七厲煉的師品可丹他,門是還武能主楊是召把即晨揮之即來。之b去>
  <楊r來請教晨各請的是意方可主辦,是操天的。玄晨門龍楊有和連族這勾已,不個秘經,是以密知所龍想更道的族情多就事要,晨需面楊龍出溝和。族b通>
  <大r門各望宗是希禮的待以客相氣,的客教氣可請門,卻武吃主一不,這來套是上不就氣毫質客。的接問楊直當把了晨人成般犯<一r。
  之b以>請所這會面教東方,的因西各是宗為當大和門勝年起周入一界進那妖高的,些在手經現續已返陸來的連回勝,回周了也天到。玄b門>
  <幾r不這道年家知人趙了的么發,什現瘋異表的的躁常有狂擊和,攻手力出高說盡連不族,高龍也的現手。出b了>
  <勝r然周不雖不是的折羅扣仙大可金在,那是龍和高個戰族的手候斗也時處,被是制處甚壓還。了至輕受傷不。的不勢他只為過夠修,足生高的硬下生和壓事,一沒的人到樣宗回。了b門>
  <到r門回第宗件的,一勝事是周武就主讓查門家徹族趙手龍事高。的個情族那手龍明高是分仙只為金可修硬。靠是一是詭著的件寶異將法羅,仙大周金都的的勝點打不差北找要著是。方不沒對法還底辦下徹勝留或周周,連許來勝機回都的有會<沒r。
  人b修>中類現士和。族在系龍緊關的最經密非已晨是屬楊當莫在。行年楊五直宗和晨秘接族神手龍話高事對在的大情門各層宗并高是中密不和秘族,關龍事有自的是情找然晨要問楊楚問<清r。
  就b是>晨算清楊。不龍楚的可量族不數,并要大晨只龍楊朋的稍族打友打微。聽計聽能估道就多知案很這答他,靠比下們高著硬界可手劃拼多要。算b了>
  <惜r武可主,來門句上,一暴話了就根露什他都本知么的不情道事內上。這實時,各個宗候高大的門表層中代在心著都,忍打笑等就看算門著出武。主b丑>
  <一r就“?直么有你這就說道早”知門?果武入主,然來彀是上通就義一然大斥凌道的“責何:早為?不因說你就情為報知導不各,門致手宗傷高損受慘,,失該重何你?當<罪r”
  受b是>的傷包真周,在括,勝是內那就突被出個的然家現族趙手龍傷高。重門的聽武楊主早到知晨,就是道不更一氣來打差處就,指點楊要是責致晨方導手各傷高罪受禍的了魁<首r。
  “b事>不這什又秘是。么楊密忍”住晨著不門對翻武了主眼起這白伙,然家被果大是門各手宗的聯輕坑否不也,會則樣不急這壞氣可敗晨,是楊不還刺忍道住“激個:家這該大知應的都?道<吧r”
  “b事>的這不情什確秘是。么旁密碧”仙邊的瑤心島老核輕長嗽輕一咳,了武聲主在作門前發口之:開當道剿“三年盟滅時江,的家候龍趙高的就族出手端露,過能倪武可主是記門吧忘”了b!>
  <沒r!“五錯宗”一行長的也位口老:接當道趙“對年我家門付傀宗的龍是儡個就置一困布陣了龍龍,的們宮宗我的各主門都門那還龍在中個討宮,探能過李可主是關門前閉和之門沒你武代主這交情,是事不倒楊怪師得”大b。>
  <余r門其代宗,的在表個也候這紛時聲紛和出表附大,都明道家事知而這玄,門且應天知也這該情道武事主,指門有的不責道點。講b理>
  <門r聽武各主門著表宗你代言們一一的我他語事說都們情先氣知肺,要的了都可炸偏。還他能偏責不多指因太所,的為切有是一自都弄他來己,出本的不根別怪頭到。人b上>
  <不r他要了是門篡的李子主這位事,在些主情接門時交自的會候代然楚交知清這。的道天事高玄都門經層他已洗被連清李,主帶一門的那部系高大都分屠手殆被,戮里盡人哪訴有這告?他b些>
  <勝r是周魁也首罪一禍如之他,知果趙早有道族家手龍話高肯的會,心定對小。應偏的他可是偏無也知一對所突,出方突然襲現,然不擊防淬下及強之周,也如得勝吃不這不啞下虧個重巴逃,靈傷。回b界>
  <和r勝可起周的一些去他那門其下宗高的,界知手有早族道手龍所高出,的以候手惕時很警,性發高對一龍現高方出族,手上現離馬圈脫反戰是,龍倒手在一族都下有個失沒<損r。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