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46 周勝的滿意(下)

楊晨通過這種周折的方式給周勝七轉靈芝玉露丹也是迫不得已之事。這家伙現在還是對付趙家的主力,少了他靈界對付趙家恐怕會落入下風。
  雖然楊晨一家人現在的修為加上林正元和白夫人以及龍族的朋友們也足夠把趙家的事情平息,可是這要是全都是站在楊晨這邊的高手解決,恐怕事后楊晨和純陽宮會遭到所有宗門的敵視。
  這個時候,周勝這個最大的擋箭牌就是最好的掩飾。這靈界最強悍的家伙,誰還能強過他去?
  不過,楊晨也不怕尾大不掉,既然趙家那個龍族高手能夠將他重傷一次,也就能重傷第二次,甚至能將他斬殺。到時候也只是需要個龍族出手的借口就行。
  陶珺琪這次回到宗門,還是沒有見到自己的師父李門主,不過卻拜見了周勝師祖。有周勝的點頭,再沒有哪個玄天門弟子敢懷疑陶珺琪的修為怎么不對路,連武門主都不行。
  當武門主知道陶珺琪獻上了幾顆他想盡辦法也沒能直接拿到的七轉靈芝玉露丹之后,武門主也是一陣的暴怒。可他沒有絲毫的辦法,總不能遷怒于獻上丹藥的陶珺琪,那種直接打周勝師祖臉的事情,給他十個膽子都不敢。
  正相反,不但不能刁難陶珺琪,武門主還下令給了陶珺琪最好的宗門份例,同時賞賜了一些其他的資源。因為陶珺琪修為已經到了玄仙境界,自動的晉升為普通長老,地位大大的提升。
  除了沒見到李門主之外。陶珺琪是收獲頗豐。最大的收獲不是成了長老,而是被周勝點頭認可。有了這一重關系。不管是現在武門主一系還是以前李門主一系,都對陶珺琪恭敬有加。
  天罡長老們也很滿意。他們不滿武門主的做派。但是對玄天門還是忠心耿耿。周勝師祖的傷勢很麻煩,他們都清楚。楊晨不給武門主面子,拒絕提供七轉丹藥,可轉眼間又通過陶珺琪將丹藥送上。在天罡長老們眼中,這是楊晨心中依舊還是忠于玄天門的表現。至于拒絕武門主這點小事,分明就是借著這個來發泄對武門主的不滿,畢竟楊晨也是李門主的親傳弟子,怎能對武門主有什么好感?
  不爽的似乎只有武門主一個,可是現在有各方宗門的高層代表在。他還不能如何發作。當楊晨和陶珺琪前來告辭的時候,他還得拿出一副笑臉將兩人送走,人前人后的苦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楊晨和陶珺琪是大張旗鼓的來,也是大搖大擺的走的,別看純陽宮現在和玄天門是劍拔弩張的狀態,很多玄天門弟子都對純陽宮抱有敵意,可卻沒有一個人出來找楊晨的麻煩。這方面,武門主約束弟子還是做的不錯的,同時和陶珺琪也有關系。
  一路上走的都很順。直到碰到了幾個玄武書院的弟子。楊晨也沒有料到,自己沒有被玄天門的弟子騷擾,反倒是從玄天門出來后被玄武書院的弟子糾纏起來。
  說起楊晨和玄武書院,就不能不提劉無忌劉公子。這位玄武書院大長老的公子因為被玄天門和大荒派發現了謀殺大荒派下界高手的事情而被處決。導致大長老也不得不引咎退隱不問世事。而楊晨在其中是扮演了一個受害人的角色,同時也是引起劉公子出手的元兇。
  楊晨也沒有想到,玄天門和大荒派會把鄭長老被殺的兇手安到劉公子頭上。最奇葩的是劉公子居然承認了。這就讓楊晨十分的無語了,這并非楊晨的本意。可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楊晨也不可能主動跳出來說自己才是元兇。
  不過錯不在楊晨。對方小肚雞腸的想要報復,對楊晨下手,說破天也是玄武書院劉無忌的不對。
  對玄武書院,楊晨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關注。在道魔妖和散修聯盟的超級宗門中,玄武書院相對來說存在感比較弱,楊晨閉關出來沒有多關注也屬正常。
  不久前在玄天門,玄武書院的高層代表對楊晨還是客客氣氣的,可是,現在現身的幾個玄武書院的弟子,氣焰卻是十分的囂張,不僅僅是囂張,而且是囂張的有點過分了。
  “楊大師,我們長老要見你!”出現在楊晨面前的有十幾個站的筆直的身影,每一個都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的戰士。修為最弱的一個,也是天仙級別,說話的這個領頭之人,則有了玄仙中期的水準。也許是因為實力強悍的原因,說話很是不客氣:“跟我們走一趟吧!”
  “抱歉,沒空!”楊晨這個人也是個順毛捋的性子,好好說話的話怎么都能商量,就算是最后達不成理想的結果,至少態度上沒什么可指責的。可楊晨就見不得這種逼著自己做什么事情的家伙,眼前的這幾個明顯就是這種。對待這種人,楊晨直接就是拒絕,問都不問緣由。
  “楊大師你還是走一趟的好。”打頭的玄武書院這個弟子看起來早有準備,很清楚楊晨會如何回答。他也不慌不忙,看似不卑不亢的說道,骨子里卻是一種不容違逆的強勢:“否則可能會讓大師臉面上不好看。”
  隨著他的話語聲,那些玄武書院的弟子齊齊的上前一步,將楊晨和陶珺琪夫婦二人隱隱圍在當中。所有人都是齊刷刷的釋放出一股百戰的氣勢,想要威逼兩人就犯。
  這里還在玄天門的地盤內,雖然周圍沒有玄天門的人,可玄武書院做出這種的事情,已經是裸的不把玄天門放在眼中。或者也是對某些時候玄天門的過分做法做出的回應。
  “楊大師你不用想著會有人來救你。”領頭的高手對楊晨好像調查的很詳細:“您的其他夫人們已經全都各自回自己的宗門,現在身邊就只有珺琪夫人而已。純陽宮的高手也沒有跟隨您,大師您還是跟著我們走一趟吧!”
  “臉面上不好看?”楊晨笑了起來,好像是在評估后果一般,輕聲的問道:“我想知道,會是怎樣的一個不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