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49 突然的變故(下)

這是十分嚴重的情況,嚴重到大家之前所有對抗趙家的努力都被付之一炬。
  周勝是玄天門仙界玄天門派下界的大羅金仙,他的一舉一動,甚至比武門主更能夠代表玄天門的意愿。周勝毫無理由的對所有宗門出手,這出乎了所有宗門的意料。
  不管周勝出于什么理由,沒有解釋沒有借口的出手,哪怕出于正義,也少不了一個囂張跋扈的評價。何況之前玄天門的各種囂張已經讓許多宗門快要忍無可忍,看在一起對抗趙家的份上才忍了下來。
  現在周勝的做法明顯的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玄天門在絕大多數宗門心中的形象轟然倒塌,再次成為了如同凡間太天門一般的那種天下公敵。
  所有逃出來的宗門代表第一時間所做的事情,就是飛速的向著各個方向四散奔逃,力求在玄天門追殺之前逃出玄天門的地盤。
  那些有金仙高手保護的超級宗門的宗主們,此刻也是如臨大敵一般,用最快的速度趕往青云宗。還在逃跑的路上,各方已經在開始考慮如何處置玄天門了。
  武門主呆呆的看著之前發生的那一幕幕血腥的場景,整個腦子里亂成了一團。他無法理解周勝師祖這是在做什么,為什么要在玄天門即將要最輝煌的時刻,一腳將玄天門踹下地獄。
  莫非周勝師祖已經不再是原先的周勝師祖?這個可怕的念頭一出現,武門主就有點不敢往下想。
  可眼前的爛攤子武門主還不得不收拾,不管周勝師祖做了什么。都得算到玄天門頭上,武門主都得去善后。
  “師祖。這是為什么?”在善后之前,武門主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他想要知道周勝師祖為什么會狂性大發。
  “你沒看到他們對我出手了嗎?”周勝明顯的感覺到了周圍那些留在這里的玄天門弟子眼中的各種不解。迷惘,興奮的情緒,然后周勝才回答了一句,語氣中已經十分的不滿。
  武門主竟然敢用質問的口吻和他說話,也不想想他是怎么成為門主的?
  “出手?”不光是武門主,連其他在場的那些玄天門弟子們臉上全部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心中想的基本上都是同一件事情。周勝師祖是不是瘋了?
  要是不瘋,怎么會出現幻覺?現場的這么多人,沒有一個看到那些人有任何出手的跡象,神識也沒有發現有任何的異動,周勝師祖怎么會莫名其妙的覺得那些人在出手攻擊他?
  這也正是楊曦這次出手的高明之處。經歷過了在玄天門險死還生,楊曦的心境和大自在魔心經都有了突破性的進展,現在大自在魔心經出手除非是楊晨周勝這樣的人,其他的人根本就無法察覺。
  有那么多的傀儡,楊曦可以輕而易舉的知道各大宗門的動靜。這個時機是他精心選擇的。針對周勝出手,不管成功與否,都對楊曦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如果能成功將周勝控制,那么楊曦絕對是占了大便宜。一個大羅金仙的傀儡。足以讓楊曦在靈界做到任何他想要做的事情。
  就算不能控制周勝,被周勝察覺,以楊曦這么多年來觀察妖界之中周勝的表現。周勝一定會出手。
  楊曦分析過周勝的性格,他和楊晨一樣清楚的認識到。周勝這個大羅金仙到了靈界一定會各種膨脹,自信心。脾氣,做事方式絕不會在意別人的想法。他認為有人冒犯自己,絕不會先開口解釋之后再動手。
  只要周勝動手,殺戮幾百人的現場,那些沒有被攻擊的各方宗門代表也絕不會無動于衷。他們一定會對玄天門發自內心的恐懼和怨恨。
  事實也正如楊曦所料,周勝完全沒有任何的解釋直接動了手,甚至還對那些誤會了周勝行動的宗門代表動了手。這一下,周勝的行為算是黃泥落在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你們的修為當然無法發現那些家伙的異常。”周勝肯定不會覺得自己做錯了,但他也不會讓所有人覺得自己就是那種無端殺戮的殺人狂,罕見的解釋道:“這些家伙動用了一種非常隱蔽的神識攻擊,數量有數百人。”
  “我最先攻擊的那個玄武書院的宗主,是最開始攻擊我的。”周勝接著說道:“別和我說什么玄武書院肯定沒問題,想想不久前玄武書院的長老為什么非要強行的將楊大師帶走?玄武書院肯定有問題!”
  這個倒是值得注意的細節,細想的活,哪怕沒有確切的證據,也多少可以確定里面一定是有不為人知的陰謀。
  可是,玄天門弟子可以認可周勝師祖的話,別家宗門憑什么?難道就因為你修為高?還是靠著你玄天門行為霸道?
  如果周勝忍下來,用某種巧妙的方式將那些家伙一個個都明確的引出來,那自然萬事無憂。可問題是周勝可不是一個先講道理再動手的人,誤會就這樣不可避免的發生。
  事已至此,不管發生的緣由是什么,武門主也只能先認了。善后的第一步就是馬上派出代表飛速的趕到各家宗門,向各家宗門解釋,務必要在成為天下公敵之前讓大家盡釋前嫌。否則的話,麻煩就大了。
  哪怕是玄天門,一邊成為各大宗門的死敵,另一邊又成為趙家的死敵,玄天門也招架不住。
  武門主這會才真正體會到凡間太天門被天下所有宗門逼迫躲在玄天門封魔陣中時的那種無奈。心里有苦說不出來,可別人還不理解,視玄天門為仇敵,這可如何是好?
  決戰會談已經成了個笑話,再沒有人提起。武門主和周勝師祖一起,飛速的趕回玄天門山門之中。他們必須要盡快的找到更多的證據,才能挽回玄天門在大家心中的形象。
  “無妨!”周勝還是有一些底氣的:“我和那些超級宗門的下界高手都合作過,他們也應該知道我的性格。當時的情形,那幾個下界高手未必就沒有丁點的察覺,還是先派人過去溝通一下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