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 殺人滅口就殺人滅口(上)

想起乾坤養寶訣的時候,楊晨突然之間想到了一個好笑的東西。似乎越是高級的東西,越是天庭仙人傳下來的東西,名稱越簡單,什么甲木真訣,乙木真訣這些就不說了,天罡煉寶訣,地煞祭陣訣,乾坤養寶訣,簡單的令人發指。
  而凡間的很多門派的功法,則是有多厲害能取多厲害,什么大日天火皇霸訣,什么秋葵陰水玄元訣,什么五氣焰光煉骨訣,什么無限光明火心法,恨不能有多長取多長,有多震懾人取多震懾的名字。
  和那些動不動就名字長的一塌糊涂,恨不能給功法取一個驚天動地名字的凡間門派來說,仙人們似乎更看重實質性的內容。簡單的幾個字就說出了功法的特點,估計要不是為了區別出處,太上老君能直接把乾坤養寶訣直接命名為養寶訣。三清訣貌似他就是這么干的,而被楊晨命名的《老君丹法》甚至連名字都沒有。
  不過,這只是楊晨偶然才想到的,旁枝末節而已。現在楊晨想知道的是,乾坤養寶訣對于畫好的符到底有沒有效果。
  嚴格說起來,現在楊晨腦子里一大堆的修煉功法,幾乎全部都是高階的功法,唯有從太上老君這里學來的,不管是三清訣也好,還是乾坤養寶訣也好,甚至是老君丹法在內,都是可以從煉氣之初就修行的,可以一直使用到太上老君的那個境界,功效隨著修行者的境界提升而提升。說到底,這才是真正的千金難買。
  但即便如此,老君修行的功法,也不是一個煉氣期的人就能夠輕易理解的。原本太上老君估計楊晨會在元嬰期之后,才能夠明白這里面的奧妙,可他偏偏沒有料到,楊晨竟然有著大羅金仙的修行經驗。
  很容易楊晨就將乾坤養寶訣仔細的研讀一遍,開始揣摩其中的奧秘,直接耗費了至少兩天的時間,這才含笑抬起頭。老君的養寶訣博大精深,總算是了解了一點入門的內容。剩下的,就需要在實際的使用中不停的揣摩了。
  這點入門的內容,其實就是修行的要訣,功法的運轉。只是,光是這些還不夠,乾坤養寶訣里面有不下數百種手法,通過不同的排列組合還能夠適應各種各樣不同的材料,當時老君只是將口訣背出來,但想要完全的了解什么樣的材料才能夠最契合什么樣的手法,除了楊晨在不斷的實際操作中試驗,別無他法。
  說干就干,練氣一層的修為,但是五行屬性齊全,而且還是楊晨自己繪制的符,試驗起來并不是特別的麻煩。而且這種最低等級的東西,楊晨的修行經驗擺在那里,有些東西,就算是不試驗,也能知道效果的。
  手上發出一道紅色的光芒,輕輕的覆蓋在了那道火球符上。火球符只是微微的一亮,隨后就恢復了原狀,看起來和普通的火球符沒有半點的區別。只有楊晨拿在手上能夠感覺得到,火球符似乎發生了那么一點點小小的改變。
  呼,貌似改良過的火球符猛地燃燒起來,飛出一團巨大的火球,直接將不遠處的一塊石頭炸的粉碎。而與此同時,楊晨另一只手中同樣飛出一團火球,卻比剛剛那個小了不少,雖然同樣將一塊石頭炸碎,但很明顯能看出兩個火球的威力不同。
  以楊晨的經驗,只是一眼就看出來,經過乾坤養寶訣養了一下的符文,威力至少大了兩成之多。這還是受困于楊晨目前的修為只是煉氣一層的境界,以后修為提升的話,威力會提升的更多。當然,只限于符法。
  作為過來人,楊晨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種最低等級的符這樣的威力意味著什么。心中得意的同時,卻也忍不住對于乾坤養寶訣的功效贊嘆起來。只是,贊嘆一番之后才又想起,這本是太上老君的功法,有這樣的好效果簡直就是應該的。這么一想,很快也就不那么驚奇。
  有了這個成功的試驗,楊晨不管不顧的,先把手頭上準備好的符盡數的用養寶訣養了一遍。短時間內,再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提升,這才開始認準方向,向著千里之外的相陽山藥園奔去。
  相陽山一直是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這里的靈氣卻和它的景色毫不相配,所以,這里也沒有什么修行的人。甚至于景色雖美,但卻是在深山老林,人跡罕至,周圍根本就沒有什么凡人出沒。這也導致這里的野獸叢生,經常可以見到一些兇猛的野獸,同時,這也是楊晨一定要準備這么多符的原因之一。
  有了煉氣一層的基礎,楊晨根本就不用懼怕這些野獸,同時也讓自己的身手更加的輕盈,足以應付這里的復雜地形。
  靈氣不足,卻不是因為這里是窮山惡水,正是因為有了那個藥園,才將周圍數百里的靈氣盡數都集中吸收,才會導致如此。這一點,楊晨知道的很清楚。
  在一片茂密的樹叢中,楊晨找到了一塊空地,坐在原地默默的打坐一會,恢復了靈力體力之后,這才開始四處打量著,尋找藥園的位置。
  無法升空觀察,只能靠著登高來俯瞰,費了不少功夫,楊晨才通過山川河流的走勢,大概的確定了方位。這是前世那些基礎的陣法知識的作用,否則也不太可能發現。前世的那個門派之所以能發現藥園,還是因為一個受傷的金丹圓滿的宗師不小心逃到了這里,誤打誤撞才發現了位置。平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會在意這個地方。
  再次歇息一會,恢復了體力靈力之后,楊晨這才站起身來,忽的扭頭對著一個方向說道:“你跟了我這么久,也該現身了吧?”
  隨著楊晨的話語,不遠處的一棵樹頂,慢慢的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臉上似乎有些意外,更多的卻是行跡被喝破的驚訝和尷尬,以及因此而帶來的慍怒:“你竟然發現了我?”
  ——————
  周日傾情大求票,求推薦票,求收藏,求各種支持,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