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17 驚了又喜(上)

楊晨的話一出口,登時又引起旁邊三位的一陣緊張。這等口吻,怎能是對伍雄長老說的?伍長老肯聽你解釋,就已經是天大的造化,竟然還想要討價還價?哪怕純陽宮所有人都算上,伍長老一個人含糊不含糊,那也是未知之數啊!
  伍雄的臉色也同樣的正式了起來,目光一凌,瞪視著楊晨。一股無聲的氣息直接出現,將楊晨整個的籠罩住。
  哪怕在旁邊站著,只是被波及,掌教宮主和王永高月還是一陣的寒意。大乘期巔峰的高手釋放出的壓力,哪怕是他們,也感覺到了恐懼。
  “前輩,手下留情!”高月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這等關口,竟然還是壯著膽子喊了一句,只是連她自己喊出聲都沒有察覺,她的聲音已然顫抖起來。
  掌教宮主和王永雖然聽出來了,但卻是干著急沒有辦法,不過兩人的臉上也是焦急之情溢于言表,只是礙著伍雄的強悍壓力以及他們的身份,沒有把話說出來。這個當口,話要出口的話,尤其是掌教宮主,那就意味著塵埃落地,說不得就只能翻臉了。
  讓眾人驚訝的是,身在伍雄正面壓力之下的楊晨,卻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一般,依舊還是那副嬉皮笑臉的表情,甚至身上臉上連點汗珠都沒有,至于說顫抖,更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對面已經略微有些發威的伍雄,在楊晨眼中,似乎就是一個嚴肅一點的長輩而已,該耍賴還是要耍賴。
  “前輩,不給獎勵也不用發火嘛!”一句話,在將眾人都喚醒的同時,又讓師門的三位長輩心中暗叫一聲苦。
  “好!我倒是要聽聽看,你有什么說法,值得我給你獎勵!”伍雄仿佛怒極反笑的樣子,哈哈一聲,沖著掌教宮主和王永高月一頷首:“三位稍稍回避一下,我倒要看看他能說出什么花來!”
  “前輩,楊晨只是一時頑劣……”高月見到伍雄的這幅摸樣,登時心中又是一慌,顧不得害怕,忍不住又是開口求情道。
  “放心,老夫自有分寸,不會和一個小輩計較!”伍雄大手一揮,三人再也說不出半個字,身體不由自主的被挾裹著飛到了門外。
  門直接從里面關上,隨后一道強悍的禁制就直接將楊晨的房間封鎖。掌教宮主和王永高月面面相覷,心中卻多了無限的擔心。剛剛伍雄輕描淡寫的一揮手,三人毫無反抗之力,這等大能,簡直就讓三人有些絕望了。
  “好了,這里沒人了,你有什么話說,盡管說吧!”伍雄揮手放下禁制之后,一改之前的那種威嚴,隨和起來。他剛剛從楊晨的話語中聽出了一些暗示,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不過,伍雄對于楊晨竟然能面對面的對抗他的威壓,實在是有些意外。凡間哪怕是元嬰期的高手,在面對伍雄全力施展的威壓時,也不可能如此這般的若無其事。剛剛楊晨竟然輕描淡寫的就將伍雄逐漸加強的威壓卸去,還游刃有余,這怎能不讓伍雄驚訝?
  “你的師父不錯,關鍵時刻知道維護自己的徒弟,有眼光!”驚訝之余,伍雄卻不忘記夸獎一句高月。盡管剛剛高月同樣也面臨壓力,卻沒有想過要放棄自己的弟子,委實難得。
  “那是,也不看是誰的師父?”楊晨立刻得意了起來,尾巴直接翹到了半天高。
  “說正事吧!”伍雄看不慣楊晨這般的得意,直接打斷了他的囂張,讓他馬上進入正題。
  “老哥,飛升在即,有些話我不得不說!”楊晨點了點頭,直接走到了楊晨左手邊的椅子上坐下來,口中解釋道:“一開始我們交淺言深,不好開口,不過現在不說,以后也沒機會了。”
  “你說,我在聽!”伍雄微微點了點頭,他對楊晨投緣,但也不過就是一開始煉制奪天丹的交情,反倒是和楊晨分開之后,從和楊晨的會談中又悟到了不少東西,這才又重視起楊晨這個后輩來。
  “老哥,飛升之后,遇上有這個標志的人,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該交好就交好,有好處!”說著,楊晨將自己手指上的功德戒亮了出來。實際上,功德戒此刻在楊晨的手指上,也不過是一個紋身而已,并不是戒指的模樣,只是形狀花紋十分的獨特。
  “這是什么?”伍雄瞪大了眼睛,將楊晨手指上的花紋仔細的看在眼中,心中也不由得驚訝。這花紋是如何出現的,他竟然一點都感覺不到。以他的修為,就算楊晨從乾坤袋當中掏東西,他也能發現,卻無法發現功德戒是如何出現的。
  “這是上面人的標記。”楊晨話也不會說的那么透徹,只是點醒一下。反正伍雄飛升在即,而且是散修,光桿司令一根,最多有一些仆人,那些人想必早已經安排好,也不會有旁的牽掛,楊晨也不介意讓他知道。
  聽著楊晨的話,伍雄的臉色也有了一些駭然,忍不住伸出手向著天空指了指:“上面?”
  “恩!”楊晨點了點頭,心照不宣的沒有說出那個名字,但是卻承認了伍雄的猜測。
  再看著楊晨的時候,伍雄的目光中已經充滿了駭然,同時還有一些恍然,怪不得楊晨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威壓,怪不得楊晨能明白奪天丹最后該如何處理,怪不得楊晨能做出這許多駭人聽聞的事情,原來竟然有如此煊赫的身份。
  “不過,也不要走的太近,以后可能會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煩。”楊晨再次提醒道,他生怕伍雄和那些人走得太近,到時候他要是動手的話,伍雄夾在中間反而不好做。
  伍雄只剩下點頭,以及滿臉的期待,能在飛升之前就知道一些靈界的東西,這簡直就是求都求不來的天大機緣,這種機會伍雄要是放棄,那他也就不是伍雄了。
  “我知道了!”伍雄的一聲回答,卻仿佛是在聆聽家長教誨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