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160 那是我本人(上)

朋友們都有,楊晨自己的徒弟也不例外。幾個徒弟都是按照屬性不同每人一顆,這么分下去一批之后,剩下的那些天元丹,楊晨直接拿出一半,當做純陽宮的最高等級的獎賞,需要極高的宗門貢獻才能夠兌換。
  拿到天元丹,眾人都是一頭霧水,不知道這丹藥是做什么的。楊晨也不隱瞞,直接把天元丹的來歷對眾人說清楚,一聽之下,眾人頓時間驚喜萬分。
  萬劫真仙的生命精元,是楊晨從斬仙臺之中拿到的,光是想想就讓人情不自禁的發抖。看著這仿佛沒有腦袋的小人一般的丹藥,眾人幾乎都是抑制不住的緊張。
  這么輕松就能接觸到萬劫真仙的氣息,甚至還能慢慢的接受萬劫真仙的修為傳承,這要是傳出去,簡直就和聽天書一般,沒人會信。
  可是眾人卻沒有不信的,因為楊晨一家和掌教宮主他們修為快速提升的事實已經告訴大家,這就是鐵一般的事實。
  對于楊晨給他們這種大禮,眾人早已經和熬瀾一般,不把這些當做什么人情因果之類的。反正大家都已經和楊晨綁在一起,楊晨的事情就是大家的事情,也不分彼此了,講究那么多做什么?
  分配完天元丹,楊晨也不忘記把這些和自己關系密切的好友們帶到山河地理圖中。接下來要煉化天劫洞府,到時候好處許多,也不能便宜了外人。
  靈界還在消化玄天門解散的消息,整件事情還余韻裊裊。各大宗門則是在各處秘密調查被控制的傀儡。已經找出來一萬五千人左右,只等一聲令下,就把這些傀儡全部都清除。
  這個時候顯然不能動手打草驚蛇。免得被楊曦發現提前發作。每個被發現的傀儡身邊,都有了一個負責執行清除任務的高手,只是沒人會注意到這些,連同那些傀儡們在內都是如此。
  各大宗門真的要認真的做起事來,還是有極高的效率的。從對付傀儡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來一些端倪。
  回歸各自宗門的眾女,在各自宗門中呆了一段時間,忙碌完了宗門內的事情之后。又紛紛的回到了楊晨身邊。不過,這次她們不是回臨陽川,而是直奔原來的玄天門。現在的純陽宮山門。
  眾女回到各自宗門的時候,也是將各自的授業恩師嚇了一大跳的。這才跟著楊晨閉關了六百多年,就直接從地仙級跳到了玄仙級,修為增長的如同妖孽一般。哪怕眾女的資質本就十分的優秀。可這修為增長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快的讓她們的師父都有些擔心。
  這個問題,眾女一律用自家相公從斬仙臺中得到的秘法搪塞了過去。反正誰也不知道楊晨到底在斬仙臺中得到了什么,也不可能有機會知道,沒人會懷疑,也沒人能懷疑什么。
  不管怎么說,多了這么多高手總是大好事,各方也都很開心。
  從玄天門這次的災難中,各方也吸取了教訓。首先就是保存棲神玉的所在。各方全都是重兵防守,而且所有守衛都是精心檢查過。決不能讓趙家奸細或者楊曦的傀儡混入其中。
  要知道,這次玄天門之所以會有災難,就是因為保存棲神玉的重地其中有一個楊曦的傀儡,所以才被趙家在第一時間攻破,并毀掉了所有的棲神玉。前事不忘后事之師,各宗門當然不能步玄天門的后塵。
  李承大哥已經出發去妖界探聽消息,眾女現在都在龍宮中修行。楊晨最想要知道的還是那兩個龍族高手的情況,此刻正在向熬瀾和龍狂打聽。
  “大姐,那兩個龍族的氣息你探查的清楚,是不是你們龍族的那個叛徒?”以前熬瀾很早就說過趙家那個龍族是叛徒,這次也算是近距離接觸了一下,想必更能確定。
  “其中一個是他。”熬瀾對楊晨也沒什么好隱瞞的,飛快的回答道:“那個木屬性的就是他。看他的修為,現在應該已經比我還要高一線。”
  熬瀾大姐已經是金仙巔峰,那個家伙雖然沒到大羅金仙的地步,可是比熬瀾高一線,也是不可低估的角色。尤其還有另一個同樣差不多修為的土屬性龍族高手在,兩個合力,已經可以和大羅金仙相抗衡了。
  怪不得周勝到最后還是要吃那么大的虧不得不自爆,也是被逼迫的沒有辦法了。只是不是說龍族的叛徒只有一個嗎?那個土屬性的高手是哪里來的?
  這也是熬瀾大惑不解的地方,很久以前在剿滅三江盟的時候,從那些俘虜口中就知道趙家有兩個龍族高手。只是第二個龍族高手是哪里來的誰也不清楚。
  “你們發現沒有,那個土屬性龍族高手的氣息有點熟悉。”龍狂這次也在戰圈中,感受的很清楚,這時候突然發問道。
  “怎么個熟悉法?”楊晨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一點,馬上轉向龍狂問道。熬瀾也是一頭霧水,等著龍狂回答。
  “很熟悉的感覺。”龍狂自己好像也無法確定到底是怎么個熟悉法:“就好像那邊是我本人一樣,你們說奇怪不奇怪?”
  龍狂這說法不但沒有讓大家釋懷,反倒是讓眾人更加的迷惑。什么叫自己本人?龍狂本人不是站在這邊好好的嗎?哪里來的另一個自己?
  敖烈也皺起了眉頭,現在龍狂這么一說,她自己似乎也有點隱約的記憶,好像真是這么一回事一般。可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解釋這種奇怪感覺的緣由。
  就在大家都在思索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奇怪感覺時,旁邊聽著的慕容姐妹中慕容煙忽的問道:“土屬性的龍族高手?當年的龍傀儡不也是土屬性的嗎?”
  一句話提醒了所有人,大家的精神一陣,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龍狂身上。龍狂現在的這具肉身就是當年的龍傀儡,感覺到是自己本人,莫非是當年那個龍傀儡的龍靈?
  “是了,就是這個感覺。”龍狂也福至心靈,想通了許多:“說不定就是這具肉身原本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