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18 真有速成的好事(下)


  在高月的房間,卻是另一番光景。
  楊晨不是第一次來高月這邊,但是這一次高月卻是前所未有的滿面寒霜,面對著楊晨,直接開始喝斥:“楊晨,你知道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有多冒險?”
  自己的徒弟做了那么多驚天動地但是不能說的事情,高月心中未嘗不開心,但是一想到這其中蘊含的風險,高月就氣不打一處來。
  面對自己的徒弟楊晨,高月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從一開始拜師的時候,高月就覺得楊晨十分特殊,從沒有聽說過在拜師的時候徒弟會激動的哭出來。以楊晨一貫的膽大妄為,當場落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偏偏就發生在她的眼皮底下。
  之后楊晨做的一些事情,除了在修行上給自己指點之外,似乎都是在給高月不停的撈取好處,這讓高月在開心的同時也很擔憂,楊晨做的事情,有時候風險太高,一旦失手,萬劫不復。
  就拿這次荒沙谷的事件來說,一旦泄露一點點的風聲,那么純陽宮絕對會面臨滅頂之災,而楊晨本人更會被幾大門派瘋狂追殺。可楊晨所作所為完全是為了純陽宮著想,想要說卻沒有什么理由,只能用冒險這個理由來喝斥。
  “師父,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做什么!”楊晨面對高月的斥責,十分平靜,他知道高月這是為自己好,但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做:“只是,師父,楚亨敢言語上侮辱你,那他就非死不可。沒有人可以侮辱你還能活的活蹦亂跳,師父!”
  “你!”高月想要再說些什么,但是卻實在說不下去。楊晨在聽到楚亨的那些話語后表現出來的憤怒是高月親眼所見的,她也能分辨出真假。這么一個維護自己的徒弟,高月心中除了發甜之外,委實是不知道該怎么再斥責楊晨。
  “以后,不許再做這種冒險的事情,哪怕是為了我,也不可以!”高月不得不拿出師父的派頭,十分認真的吩咐道:“他說幾句話,又不能讓你少塊肉,何必爭這言語之利。你要修行,也要看得開才是!”
  “是,師父!”高月的吩咐,楊晨絕對是答應的。就算心中不以為然,但口中也肯定是不會違逆,馬上爽快無比的答應了師父。
  “你的飛劍,我已經開始煉制,不過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高月知道自己在修行上無法幫助楊晨太多,轉而為楊晨做另外的事情,但她還是很認真的叮囑楊晨道:“你新近筑基,鞏固時日還不夠,至少要兩三年后才能夠精進,切不可貪功冒進。修行之路,沒有坦途,欲速則不達,切記,切記!”
  “是,師父!”這等金玉良言,楊晨當然是謹記在心的,而且他現在就是這么做的。從陰陽五行訣全部筑基之后,他一直就是在鞏固,甚至連收取了戊土真元,也只是維持在筑基的境界上,并沒有冒失的提升修為。
  不過,高月說起貪功冒進,欲速不達的事情,楊晨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件往事,似乎就發生在不久的將來。
  一兩年之后,修士們當中將會流傳一種速成的功法龍胎養靈決。這種功法依托一種叫做天隕心晶的東西,可以在短時間內將修士們的境界迅速的提升。這等好功法,在有人開始大量的提供天隕心晶的情形之下,飛快的傳開來,幾乎整個修士世界都被波及。
  人們利用天隕心晶和這種功法,的確是獲得了修為上的急速提高。而且這龍胎養靈決功法不分五行屬性,單純的提升靈力修為,吸引了無數人開始修行。
  但誰都沒有料到的是,這卻是一今天大的陰謀。始作俑者是一位叫做林昌和的魔修,那所謂的天隕心晶卻是他修行的一種魔功叫做子母魔胎**當中母魔胎功訣凝練的一絲包含著林昌和本人神念的靈物,而那龍胎養靈決根本就是子魔胎**的修行功訣。
  顧名思義,子母魔胎**的修行方式,就是利用子魔胎**修行出來的靈力,和木魔胎**修行出來的靈力有子母關系,也就是說,那些人辛辛苦苦用天隕心晶和龍胎養靈決修煉出來的修為,全部都是林昌和的補品,為人作嫁。
  修行這龍胎養靈決之后,因為使用了天隕心晶,修行看到最后根本就無法控制自己的靈力,等到林昌和覺得時機差不多,那些辛辛苦苦修行的靈力便成了林昌和的修為。自身則修為盡廢,功法端的是毒辣無比。
  這種損人利己的功法,自然會被正道修士所不容。不過等大家發現這一點的時候,卻發現林昌和氣候已成,甚至已經到了大乘期的境界。當時為了剿滅林昌和這個魔頭,各大門派幾乎傾巢出動。
  在付出了兩位大乘期和幾十位元嬰期高手的代價之后,林昌和才在魔功的反噬之下身殞。也幸虧發現的早,讓林昌和沒有時間及時的將那些駁雜不純的靈力精煉,否則后果不堪設想。即便如此,兩位大乘期和幾十位元嬰高手的損失,也讓正道的門派實力大損,幾百年都沒有恢復過來。
  當時純陽宮就因為隕落了三位元嬰高手,導致后來面對太天門的逼迫幾乎沒有還手之力,才導致了悲劇的發生。這一世,楊晨怎會讓悲劇重演?
  “師父,如果真的有一種俗稱的功法出現,而且旁人已經修煉出了效果的話,您會不會修行?”楊晨開始絞盡腦汁的想著怎么將話題引到這上面來,而且這次他并不想要自己出風頭,而是要師父來立下這個大功。
  “哪里會有這樣的功法?如果這樣修行的話,豈不是要墮入魔道?”高月果然皺起了眉頭,忽的問道:“楊晨,你是不是察覺到了什么?怎么會突然說起這個話題?”
  “不是我,師父,是伍雄長老!”楊晨忽的發現有了伍雄這個超級擋箭牌之后有多方便,什么事情都可以推到他的身上:“伍長老發現了一些苗頭,只是還不怎么清晰。”
  ——
  求月票,一切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