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181 羅織罪名(上)

以前大家一直以為,楊晨給純陽宮謀取到了日落巖臨陽川和離恨海這是無奈之舉,但后來就變成了純陽宮的幸運。這塊不怎么大的地盤不但里面有足夠的靈脈,而且還正好沒有被魔劫波及。
  魔劫的時候妖獸海恰好沖到了日落巖前面的西平山,而西平山那會正好有道門五大宗門的別院擋在前面,讓純陽宮的地盤徹底的變成了最安全的大后方。巧的是西平山的分院五大宗門也是在楊晨給出的巨大的礦藏和靈脈的誘惑下才開的。
  如果說之前大家只以為純陽宮是幸運的話,現在聽到鬼陰派的宗主這么一說,再結合以前的消息,把楊晨曾經打算謀取的幾個地方仔細一回顧,正如鬼陰派宗主所說,那幾個地方恰好全都是沒有被魔劫波及的地方。
  也就是說,當時不管楊晨選哪個地方作為純陽宮的山門,都不會被魔劫波及。這的確是有點太巧了,巧到讓人不得不懷疑這其中有問題。
  “另外,楊大師曾經從各地解封了八個玄仙高手,以及一條龍傀儡。”鬼陰派的門主顯然之前是做足了功夫的,把自己懷疑的一切都提了出來:“八個玄仙高手,分布的范圍恰好是魔劫爆發的邊緣,這個,是不是也太巧合了點?”
  龍傀儡當時是給慕容姐妹控制的,所以對五行宗交代的時候也沒有隱瞞解開封印的地點。連龍傀儡的解封地都沒有隱瞞,其他的自然不是什么極端機密,在魔劫過后。各方有意探聽之下,眾女也沒有保密。現在把這些東西歸攏到一起一總結的話。里面透露出來的東西的確是有些問題。
  這一下,連島主都不好直接幫楊晨說話了。其他幾個原本支持楊晨的門主。也都沉默了下來,開始琢磨起來。
  “這有什么可琢磨的,純陽宮的代表在這里,讓他解釋一下不就行了?”鬼陰派宗主見狀哈哈一笑,心中的得意絲毫不隱瞞,全都呈現在了臉上,也不等島主做決定,直接把目標對準了被封印了不能說話的王永師祖。
  王永師祖的封印被解開,允許他說話。不過只是限制在解釋這些巧合上,不能涉及其他。
  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永師祖臉上,等著他解釋。但王永師祖卻是滿臉的不屑,看著鬼陰派的宗主如同看著一個卑鄙小人。
  “這有什么可解釋的?”王永師祖的語氣和之前鬼陰派宗主的語氣一模一樣,然后馬上轉為鄙視:“我們運氣好,不行啊?”
  “運氣好恐怕解釋不過去。”既然亮了牌,鬼陰派宗主也就沒那么急切,反倒是沉穩了下來:“如果不是事先就知道魔劫的消息,怎么可能做到這種地步?”
  “事先知道又如何?”王永師祖不怕事大。直接承認道:“沒錯,我純陽宮事先就知道這些,關你屁事?”
  “如果不是和趙家有勾連,如何能事先知道此事?”鬼陰派宗主馬上抓住了話頭:“純陽宮其實一直就和趙家藕斷絲連吧?”
  正值靈界各宗門齊心合力一起抗擊趙家的當口。王永師祖忽然承認早就知道魔劫的事情,頓時間引得整個聯合指揮高層議論紛紛起來。現在誰都明白靈界魔劫就是趙家弄出來的災難,有些宗主看向王永師祖的目光中已經帶上了不善。
  “知道這事就是和趙家有勾連?”王永師祖眼中的不屑越發的濃重。甚至還帶上了一絲嘲諷:“我宗門弟子楊晨就是直接干掉凡間趙家莊園的大功臣,整個趙家莊園都在我宗門手中。知道點趙家的事情很奇怪嗎?”
  一聽到王永師祖拿出的這個理由,聯合指揮大多數修士都是恍然大悟。趙家莊園根本就是被楊晨繳獲的。里面有些獨特的記載,楊晨和純陽宮知道,實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你們既然知道,為什么不提前通知,讓大家也規避損失?”鬼陰派宗主一看自己精心準備的東西居然瞬間被人反駁,心中一急,急忙質問道。
  這家伙包藏禍心,質問中卻是把所有宗門都拉上了。靈界魔界中在場的絕大多數宗門都損失慘重,他這么一問,果然引起了大家同仇敵愾之心,看著王永師祖的目光更是不善。
  如果當初楊晨能稍微提醒一句,那許多宗門也不會有重大的損失。這的確是讓所有宗門都不愿意回憶的慘痛記憶,現在舊事重提,尤其是知道曾經可能有機會不發生這一切的時候,大家更是心中難受。
  “你是我兒子還是我孫子,當初我們被追殺的連個落腳點都沒有,你們哪個吱過一聲?憑什么把大好的好處告訴你?”王永師祖才不會吃他這套,針鋒相對的回答道:“況且,告訴你,誰知道你那個時候是不是和趙家有勾連?誰知道你身邊的家伙們是不是趙家的奸細?告訴你讓你提前準備好透露給趙家?”
  王永師祖的這個回答,正好戳中鬼陰派宗主的痛腳,他的一個心腹,偏偏就是趙家的奸細,已經被查了出來處決。現在王永師祖這么說,擺明了就是在刺激他。
  眾人都知道當時純陽宮為什么要謀取地盤,就是因為被人追殺的連個落腳點都沒有。當年掌教宮主他們飛升之后,被玄天門的一個附屬宗門齊門宗壓制追殺,同樣的各大宗門沒一個伸手援助的。換位想想,那個情況下,憑什么純陽宮要把這種消息告訴他們?正如剛剛王永說的,你又不是我兒子或者孫子,好處憑什么給你?
  這樣一來,純陽宮和楊晨最多就只是一個知情不報的名聲,順便借著這個給自己宗門謀取一點小小好處而已,還真談不上什么罪過。各大宗門也不是靈界的皇帝,所有好處不給他們就是誅九族的罪過。
  “那也是提醒一聲才好啊!”連島主都有些苦笑起來,略帶著點埋怨的說道。
  “提醒的還不夠嗎?”王永師祖才不管這套,大聲的反問道:“如果不是楊晨提醒,你們會有西平山別院讓所有弟子棲身?”(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