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21 龍宮寶庫(下)

楊晨猜測的不錯,從楊晨開始抽取靈力的那一刻起,碧瑤仙島就有人發現了異常。
  原本靈力充沛的地脈,突然之間靈力涌出的速度慢了一倍有余,而且涌出的靈力也變得稀薄,這種狀況,只要是正在修行的人,馬上就感覺到不對。
  原本還有人以為是自己所在的這條靈脈有些靈力枯蝎,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但是,當他們將這消息稟報上去的時候,碧瑤仙島的高層才發現,整個碧瑤仙島全部都是這樣的情形。
  到底是怎么回事,誰也不清楚,幾位元嬰長老馬上開始調查,甚至一位大乘期的閉關前輩也被驚動”深入海底調查了幾乎一個月,一無所獲。
  碧瑤仙島上下如臨大敵,靈脈突然枯竭意味著什么,誰都清楚。所有知曉此事的人都被要求緘口,無數的弟子被放出去,在方圓兩千里之內處尋找可疑的跡象。
  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山門口的那些接待弟子也被叫了回去,細細的詢問,最近發生了什么事情,來過些什么人,做過什么事情,一樁樁一件件,全部都要說的清清楚楚。說不定哪件事哪個人就能夠和這危機牽扯上一些關系。
  所有人都知道事態嚴重,誰也不敢隱瞞,紛紛將近日來到訪的人和事說出,讓師門的高層進行分析。
  輪到負責接待楊晨的齊韻柔的時候,她將其他的事情都說了一番,最后剩下楊晨這件事,正在猶豫要不要說出責的時候,那位負責調查的長老卻已經看穿了她的隱瞞,十分不豫的問道:“怎么,還有什么事情沒說?”
  “弟子不敢!”齊韻柔急忙的回答,然后咬了咬牙,將自己趕走楊晨的事情說了出來。
  “人家上堊門拜會,你幾句話將人趕走?”調查的長老眉頭深深的皺起,雙眼緊盯著齊韻柔忽的問道:“你和純阻宮有仇?”
  “沒有,長老!”齊韻柔飛快的答道。
  “那你是和這位楊晨有仇?”長老又問了一句,有些事情一定要問清楚,說不定其中就隱藏著一些真堊相。
  “沒有,長老!”齊韻柔還是搖頭回答。
  “那個小子,純陽宮的楊晨上堊門拜山,有沒有不遵禮數,態度囂張?”長老的眉頭越發的皺的深,問題也越發的尖銳起來。
  “沒有,長老!”齊韻柔忽然覺得很委屈,長老怎么會這般的問自己?
  “那他是怎么來的,你總知道吧?”長老的眉頭已經放開,但是周圍負責接待的弟子們卻誰都不敢出一口大氣,她們都知道這位長老的脾氣,越是生氣”越是和藹,連眉頭都不皺的時候,顯然是已經有點生氣。
  “他是坐船來的。”這個齊韻柔很清楚,就是她從海邊將楊晨接到了山門那邊的。
  “那你覺得他會不會御劍飛行?”長老又是和藹的問道。
  “他會”長老!”齊韻柔不敢怠慢,飛快的答道:“他離開的時候,就是御劍飛走的。”
  “原來如此!”長老緩緩的點了點頭,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有點咨詢一樣的問道:“齊韻柔,你說,他既然會御劍飛行,為什么還要坐船來?”
  以前不是沒有坐船來的人,齊韻柔當然知道這是什么原因。她現在已經隱約的覺得有些不妙,但長老的問話她卻不能不回答,只能硬著頭皮回答道:“坐船來,表達對我碧瑤仙島的尊重!”
  “哦,他對我碧瑤仙島很尊重,所以坐船來!”長老點著頭,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語氣,慢慢的說著:“可是,你和他無冤無仇,純陽宮也沒有招惹你,而且純陽宮并沒有得罪我碧瑤仙島,人家的弟子擺出十分的誠意上堊門拜山,你把人趕走了,這就是我碧瑤仙島對待同道道友的手段,是吧?”
  長老的語氣十分的和藹,但齊韻柔卻已經不敢再站著,急急忙忙的跪倒在地”一頭磕在地上,再也不敢抬起來。
  碧瑤仙島是大門派,最注重這些禮節,身為接待弟子,竟然如此的怠慢客人。不,不能說怠慢,簡直就是在侮辱客人,這簡直就是在丟碧瑤仙島的臉面。
  別說楊晨是同道,哪怕是生死大敵,擺出這樣的一副拜山架勢,少不得也要以禮相待,就算要大打出手,也得等場面上翻了臉。
  可齊韻柔竟然敢如此的做事,怎能讓長老不生氣?
  “長老,齊師妹剛剛才到外山門這邊接待,不懂規矩,請長老從輕處罰!”負責接待的自然不止是齊韻柔一個,其他輪值的師姐師妹們立刻也跪滿了一地,為齊韻柔求情。
  “齊韻柔,你給我一個理由,如果你的理由能說得過去,我可以不處罰你!”長老也不是那種不許人說話的人,低頭看了看求情的眾人,將目光又放在了齊韻柔的身上。
  “弟子,弟子聽說他用卑鄙無恥的手段登頂天梯,超過了石師姐的記錄,害的石師姐從消息傳來之后就不停地閉關苦修。”齊韻柔抬起頭來,用一種可憐的語氣向長老解釋起來:“他害師姐那般的受苦,所以,弟子想“想。”
  “你的意思,是你石師姐輸不起!”長老嘆了一口氣,緩緩的問道:“我碧瑤仙島也輸不起,是吧?”
  “弟子不敢!”齊韻柔急忙又磕頭:“弟子只是覺得他用卑鄙手段登頂天梯,而且之前還借著石師姐的名號在純陽宮里作威作福,甚至在煉氣期就逼走了傳弟子,所以。”
  “所以你想教訓他一下,是嗎?”長老的臉上,已經出現了一種愛憐的表情,語氣柔和。
  “是的,長老,弟子只想教訓他一下而已!”齊韻柔不敢抬頭,看不到長老臉上的表情,只是磕頭回答。
  “你又從哪里知道,他登頂天梯是用了卑鄙無恥的手段?”長老一邊搖頭一邊問道:“他在純陽宮里,又怎樣借用你石師姐的名號作威作福的?”
  “弟子是從太天門的李道兄那里知道的。”齊韻柔這個時候哪里還敢隱瞞,直接和盤托出:“是上次李道兄過來拜會石師姐的時候說的。”
  求鮮花,求月票!
  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