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215 誰控制誰(下)

龍殘那邊,一片寂靜,許久沒有傳來任何的消息,好像在沉默思索。
  楊曦卻也不著急的逼迫龍殘表態,似乎很是胸有成竹的樣子。或許是覺得已經拿捏住了龍殘的命根子,不怕他再有什么反抗一般。
  良久之后,龍殘的聲音終于通過意念傳過來,聲音很低沉:“我不信!”
  楊晨和楊曦全部都聽到了龍殘的聲音。想想也正常,把識海分成兩個,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哪怕是三清訣也只是分裂神識,而且分裂出的神識一定要找個載體。第一次分裂,楊晨把分裂出的神識送到了那具仙軀之中。第二元神成了斬仙刀的器靈,第三元神成了山河地理圖的器靈,沒有一個是還呆在本尊身上的。
  連三清訣都做不到的事情,楊曦就算再天才,他何德何能,能夠另外分裂一個識海?兩個識海還想要統一思想,這也實在是太難了。
  倒不是楊晨小看楊曦,說實話,楊曦能做出任何事楊晨都不意外。只是這件事上,楊晨和龍殘一樣保留了謹慎的懷疑態度而已。
  不過,讓楊晨有些意外的是,龍殘的口氣似乎只是稍有點懷疑態度,卻還保留著一種將信將疑的語氣,好像相信大過不相信。這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我可以證明給你看!”楊曦似乎早知道龍殘會有這樣的反應,不慌不忙的回了一道意念。
  隨后,楊晨和龍殘就清晰的察覺到另一道神識從不知道哪里進入了這個識海,和龍殘的神識印記直接撞上。
  龍殘身上某種隱秘而強大的禁制被激活。剎那間甚至讓龍殘這種金仙巔峰的高手都有了一絲顫抖,可想而知那種痛苦有多么的劇烈。
  只是。顫抖也僅僅只是那么一下,龍殘好像就承受了下來。再也沒有了異常的動靜。
  “如何?”楊曦的聲音再次通過神識碰撞傳遞過來,很有一種得意萬分的炫耀。
  楊晨也好,龍殘也好,都感受到了那股全新的神識。他們都是和楊曦接觸頗深的修士,自然很清楚,那就根本就是楊曦的神識本源,再沒有別人可以冒充。
  也就是說,那道從外面進入楊曦現在這個識海的神識,真的是楊曦自己。換句話說。楊曦之前說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另造了一個識海。
  “佩服!”龍殘言簡意賅,話不多,但表達的相當的透徹。
  楊晨也是真心佩服。誰能想到楊曦真的能完成這樣的壯舉?龍殘的一聲佩服是有聲的,楊晨也同樣發出了一聲無言的佩服。
  “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們是誰?”楊曦的聲音中開始有了威嚴,充滿了命令的口吻。
  剛剛聽到龍殘脫口而出的我們兩個字,著實是嚇了楊曦一跳的。他現在僅有的兩個控制的傀儡就只剩下龍殘和楊晨。龍殘已經不算是傀儡。而是另一種控制方法。如果龍殘口中的那個我們指的是龍殘和楊晨的話,那楊晨豈不是也無法控制了?
  這可和楊曦想要低調中稱霸天下的計劃不符,所以他一定要弄明白這件事情。否則,依照楊曦多疑的性格。光是這個問題就能讓他寢食難安。
  “我們,自然就是我們了!”龍殘的聲音中沒有一點被控制的不安,很是直爽很是正常的說道。隨著他的意念傳遞。另一道極強的氣息也隨之在楊曦的識海中出現。
  楊曦當場就是一驚,但隨即馬上鎮定下來。這道氣息他同樣熟悉。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腦海中總會下意識的忘掉這個氣息。現在這股氣息自己爆發。才讓他想起來到底是誰。
  知道是這個高手,楊曦反倒是放下心來,心中未免多了一絲得意。
  趙家有兩個龍族高手,一個就是龍殘,木屬性的龍族高手。另一個不知道名字,土屬性的龍族高手。楊曦以前應該見過,可就是不知道為什么總會忘記,不知不覺間的忽略。
  這樣不為人知的高手才最可怕。想想看,當誰也想不起想不到還有一個恐怖的高手出現,而這個高手偏偏在戰斗最激烈的時候出現的時候,那是怎樣的一種恐怖情形?
  但楊曦卻開心起來。這個高手以前就出現在趙家,不用問,一定也是被趙家控制的高手。既然楊曦能夠從趙家找到控制龍殘的手法,那么這個土屬性的龍族高手也一定是被同樣的手法控制。也就是說,楊曦現在能控制兩個龍族高手了,當然是大喜事,由不得楊曦不高興啊!
  楊晨也及時的察覺了這個土屬性的龍族高手。這時候他也想起來了,這個龍族高手在玄天門被滅的時候也同樣出現過,甚至于造成周勝這個大羅金仙重傷自爆的就是這個土屬性的高手。
  和楊曦的想法類似,這個土屬性的龍族高手存在感很弱,幾乎沒有。就連楊晨好像也是在事后就下意識的忘掉了這個高手的存在。剛剛那個高手突然釋放出氣息,也是把楊晨嚇了一跳。
  倒不是說楊晨怕被楊曦知道,而是龍殘這邊還有一個龍族高手,自己和眾女竟然全部都沒有想到,一直以為牽制住龍殘就足夠了,差點讓靈界所有修士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龍殘這家伙,隱藏的果然深。
  “既然還有一位龍族朋友在,那么想必也不會和我作對了?”楊曦得意的聲音再次傳來,飽含著毫不掩飾的驚喜。能控制一個金仙巔峰的龍族高手已經是幸事,突然又主動跳出來一個讓自己控制,這可不就是大喜事嗎?
  “如果你愿意把你如何另造識海的方法告訴我的話,我可以給你留個全尸!”龍殘總算是送過來一道意念,懶洋洋的,卻不是楊曦意料中的臣服,而是**裸的威脅:“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只能親自從你的腦子里把這方法掏出來了。”
  話語雖然是軟綿綿的,可里面蘊含的一股凌厲的殺意卻不是假的。楊曦相信,只要他拒絕,龍殘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