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16 掀桌(上)

別說楊曦,就連楊晨都倍覺驚訝。不過驚訝之后也就想通了,以龍殘的驕傲,加上另一個不知道身前的龍族高手,怎么可能甘心在被趙家控制了數萬年之后,再次落入楊曦手中?
  要是楊曦之前不自作聰明的告訴龍殘他知道了控制龍殘的手法,龍殘說不定還會以看戲的心情讓楊曦多活上一陣子。可楊曦竟然敢用那種手法威脅,龍殘不馬上做掉他才怪。
  龍殘可是一個連同族都能干掉至少兩個的龍族叛徒,區區一個人族楊曦,螻蟻般的東西,怎會放在心上?
  至于說楊曦掌握的控制龍殘的方法,早在趙家滅亡之前楊晨和龍殘聊天的時候楊晨就知道,龍殘早就知道該如何解決,只是一直沒有顯現出來而已,借助趙家完成他煉化靈界的豐功偉業,僅此而已。
  偏偏趙家也好,楊曦也好,還真以為他們捏住了龍殘的命門,想要用這種方法來控制龍殘,只能說,他們太不了解龍殘,也太小看龍族了。
  楊曦倒是沒想這么多,他只知道,自己用趙家留下的方法來控制龍殘,已經激起了龍殘的兇性。如果不做點什么的話,恐怕就只有按照龍殘的話,將方法教給龍殘之后,自己也等著龍殘發落了。
  前一刻還志得意滿得意萬分的楊曦,怎么可以接受這種悲慘的局面?所以,當龍殘的意念發過來的下一刻,楊曦就發動了趙家的禁制。
  這是趙家專門針對龍殘,針對龍族高手設下的禁制。只要發動,輕則痛苦不堪昏迷不醒。重則身亡,要不是生死受到威脅。龍殘怎么可能在一開始乖乖的聽任趙家擺布?
  即便是楊曦初學乍練,可一個控制手法而已,難道還需要研究多么的博大精深?剛剛為了證明自己已經掌握了方法的時候,就已經施展過一次。只不過那會只是為了讓龍殘知道點厲害,知道他掌握了手法就行,倒是沒有下重手。
  不過,那個時候龍殘也是顫抖了一下,楊曦了解的很清楚,這是禁制發作的痛苦。既然禁制還在龍殘的身上。那么楊曦就還有翻盤的可能。現在無非就是讓龍殘知道自己的心意有多堅決而已。
  全力發動禁制,楊曦這個時候也不做保留。不是有兩個龍族高手嗎?就算是死了一個,也還有另一個。不聽話的干掉,留下那個聽話的再說。
  楊曦全力發動禁制,對于龍殘絕對不是沒有一點影響。眼看著龍殘神識印記就越來越虛,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一般,可是任憑楊曦如何的發力,那一絲一縷飄渺的神識印記就是頑固的如同最難洗的污漬,一直存在于楊曦的識海之中。讓楊曦如同吃了蒼蠅一般的難受。
  讓人不解的是,連帶那個剛剛現身的土屬性的龍族高手,此時的神識印記也是隨著龍殘的印記同時虛弱,也只剩下淡淡的一縷。但依舊還是頑強的存在著。
  楊晨一直就在袖手旁觀著,土屬性龍族高手的突然出現讓楊晨有點始料未及,所以他也沒打算直接暴露自己。不過。楊曦的那個另造識海的法子楊晨是真的感興趣,當楊曦發動禁制的時候。楊晨的神識絲就順著楊曦從另一個識海中傳過來的神識進入到了他的另一個識海之中。
  可以說,楊曦和龍殘他們是鷸蚌相爭。讓楊晨這個漁翁得利了。
  一進入楊曦的第二個識海,楊晨就開始仔細的搜尋起來。平日里想要知道對方的記憶和修煉之法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這個時候他正用第二個識海和龍殘他們斗的你死我活,又哪里還能兼顧自己的識海不受侵襲?
  不過,楊曦還真是不簡單,即便是這樣的情形之下,也沒有暴露他的修行之法。當然,不排除楊曦明知道龍殘和另一個龍族高手神識印記還在自己的識海中,所以故意隱瞞的結果。
  但楊晨的神識絲卻是將楊曦的第二個識海盡情的游蕩了一遍,至少第二個識海的特性他算是摸的一清二楚。
  這個識海和楊曦的第一個識海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稍微的小了那么一點。本源完全相同,但區別也很大。別的不說,光是從識海的穩固上來說,就相差了不少。但神識的總量卻是比那邊多出了不知道多少。
  按照第二個識海的神識修為看,楊曦差不多已經達到了金仙巔峰的神識水準。怪不得他敢那個時候揪出龍殘來,原來還是有這樣的底牌。
  兩個識海看起來就好像是兩個不同性格的修士修行出來的一樣。一個重視修為境界,一個重視穩固程度。這讓楊晨也的確好奇起來,楊曦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盡管好奇,楊晨也并沒有多做什么,反正龍殘肯定是有手段做到的,只要靜靜的呆著等著就行。
  頓飯功夫,楊曦已經開始著急,可是龍殘也好,那個不知名的龍族高手也好,他們的神識印記非但沒有更虛弱,反而慢慢的開始恢復起來。
  至此,楊曦哪里還不知道,自己的完美打算已經泡了湯?不過他并不是束手待斃之人,馬上開始動用大自在魔心經的手段,反正自己的神識印記還留在龍殘的識海中,只要自己的修為比龍殘高,一樣可以強行控制。
  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紙薄這句話說的就是楊曦,任憑他如何的催動自己的神識印記,以往百試百靈的印記此刻卻好像被什么強大的牢籠束縛住,分分毫毫都動彈不得。
  “看來你還是不死心啊!”龍殘的話語在楊曦的第一個識海中響起,將整個識海都震的嗡嗡顫動。
  可此時此刻,楊曦已經再沒有之前的智珠在握,整個人如同被逼到了絕路的可憐蟲,顫抖的如同驚嚇到了的鵪鶉。這種逃無可逃戰無可戰的絕望,讓他徹底的感受到了最接近死亡的味道。
  “我只要要你的修行方法,然后給你一個痛快!”龍殘的神識印記開始瘋狂的暴漲起來,另一個龍族高手的神識印記同樣瘋漲,在楊曦的識海內肆無忌憚的掃蕩著,甚至也沿著剛剛楊晨經過的通路來到了另一個識海之中。
  “既然你這么不識抬舉!”龍殘的冷酷聲音毫不留情的說道:“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