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216 掀桌(下)

龍殘說不客氣,并不是只說說而已,他是真的不客氣。不光是龍殘,還有另一個土屬性的龍族高手,行為模式和龍殘幾乎一模一樣。
  的的確確是不客氣,還不是普通的不客氣。兩道瘋漲的神識印記仿佛成了楊曦識海的主人,直接在楊曦的識海之中橫沖直撞。
  和楊晨的神識絲在楊曦識海中如同最細小的蚊蚋游走不一樣,兩個龍族高手的神識印記簡直就是在碾壓。
  別看楊曦兩個識海一個金仙后期一個金仙巔峰,可是在這兩個不講道理的金仙巔峰的神識印記面前,差的簡直不是一點。
  楊曦剛開始還有一點點抵抗,可是還沒幾下,他的神識碰撞上去,就好像雞蛋撞上了石頭一般。別看雞蛋多的能有成千上萬,可是再多的雞蛋撞在石頭上又如何?還不是變成一攤碎雞蛋?
  此刻的情形就是這樣,楊晨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楊曦的神識修為境界雖然高,但和龍殘這種把自己的識海凝練了數萬年的老家伙相比,那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光是在穩固程度上來說,如果說龍殘的識海是鋼筋混凝土建筑的話,那楊曦最多也就是風一吹就會散的茅草屋,完全沒有可比性。
  更可怕的是,龍殘和另一個龍族高手的神識印記都旋轉起來,然后兩道神識印記再次以螺旋形前進,所過之處,不管前方有什么,都是被一撞變成粉末。
  兩道神識印記在楊曦的識海中瘋狂的破壞著,將碰上的一切撞毀。撞成齏粉。楊曦此刻只能發出一陣痛苦到極致的慘叫聲,痛苦的全身發抖卻無法做出別的事情。
  楊曦的神識絲輕松的纏繞在龍殘和那個龍族高手的神識印記上。跟著兩個家伙在楊曦的識海中橫沖直撞。
  轟,巨大的聲浪在楊曦的識海中翻騰。兩個神識印記重重的撞在一柄造型奇特的飛劍上,引得外面楊曦再次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這是楊曦的本命飛劍,可以說是和他性命相連的法寶。按道理,這種本命法寶在第一時間就應該離開識海,可現在卻連動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被兩道神識霸道的侵襲。
  本身就旋轉著,同時兩個互相纏繞成螺旋形的神識印記蠻橫不講理的沖進了楊曦的本命飛劍中,肆意的破壞起來。不一會,被楊曦溫養煉化了千年的本命飛劍就好像被撞碎了里面楊曦的神識。嗡嗡嗡的顫抖起來,等到兩道神識一沖出飛劍,飛劍就不受控制的自己飛出了識海,不知道飛向了哪里。
  楊曦不知道這到底是因為什么,更不知道龍殘和那個龍族高手要做什么,可緊跟著的楊晨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兩個神識印記根本就不是把楊曦的識海撞碎,而是通過互相糾纏把楊曦的神識吞下,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絞碎,完全不是看上去的樣子。
  只看楊曦什么都不能干只能慘叫就能看出來。這是怎樣的一種殘酷的刑罰,同樣也說明了龍殘的手法很兇悍,這樣做,一定是深有用意的。
  直到將他們棲身的這個識海幾乎要絞碎了。兩個神識印記這才兇猛無匹的沿著剛剛楊曦試圖發動禁制的那道神識進入到了第二個識海之中,還是依法施為。
  前一個識海已經被攪成了一攤,再沒有一點完整的東西。可以說。那個識海已經完全徹底的廢掉了。
  看著兩個龍族高手這種瘋狂毀掉別人識海的行為,楊晨很是有點賤的代入了自己一下。然后很坦然的放下了心。緊跟著兩個龍族高手的神識看戲。楊晨的識海,如果不是他主動。沒有外人可以進入。
  就算是有神識進去了,也一定會進入到一個虛擬的識海中,被騙的團團轉。即便有強如龍殘這種兇殘的家伙沖到了真正的識海,可當他面對凌霄寶殿的時候,一定能絕望的哭出來。論識海的凝練和穩固程度,龍殘的神識印記算鋼筋混凝土建筑的話,而楊晨的凌霄寶殿一定是莫氏硬度十的完美金剛石級別。
  “有意思,果然有意思!”兩個龍族高手的神識印記一邊絞碎楊曦的神識,龍殘那邊一邊還發出一聲聲的評價,這評價楊晨能聽到,相信楊曦更能聽到。
  不過楊晨也從中發現了一些端倪,似乎龍殘和那個龍族高手有一種秘法,能夠從這些被他們絞碎的神識中發現一些記憶。怪不得之前龍殘就說要不客氣自取,原來是這樣的方法。
  在此之前,除了一些催眠手法,楊晨還從未見過有高手能直接從別人的識海中搜尋記憶的。龍殘竟然有這樣的霸道手法,想想就讓人驚恐。或許這是龍族的某種秘法,這次以后也許需要去問問哮天了。
  楊曦的新識海中,不出意外的又煉制了一把本命飛劍。不能不說,楊曦這家伙心機之深,城府也如此之深,后路備的十足。可惜,他太自大了,在不恰當的時候讓兩個不恰當的神識印記進入了自己的識海之中,這就是他驕傲自大的代價。
  龍殘完全是用這種根本不給楊曦留后路的方法在強行尋找楊曦的修行方法,而代價就是楊曦的識海整個的破碎,本命飛劍連續的兩把都被放飛,辛辛苦苦修煉的修為一朝之內變成了泡沫,這種打擊,比死還要難過。
  識海的主人楊曦已經無力慘嚎了,識海一下子碎裂那是一種很痛苦的事情,可畢竟也只是一下子,馬上就過去了。可現在,他的識海是被兩個龍族高手用蠶食的方法一點一點的搗碎,這痛苦甚至比一寸一寸的活剮還要讓他痛不欲生,可他偏偏什么也干不了,不能抵抗,不能逃跑,只能生受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以前控制的那些傀儡不也是這樣嗎?”一個楊曦從來都不敢想的聲音響在楊曦耳邊,可楊曦無論如何也無法發現聲音的主人,很快,楊曦就明白過來,這聲音其實是響在他的識海中。(未完待續。。)
  讀首發,無廣告,去品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