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17 找到了(下)

“既然兩位前輩找到了想要的東西,那晚輩就僭越了。”楊晨的聲音適時的傳來,依舊還是平靜依然:“楊曦和晚輩有舊,他這最后一程,就由晚輩來送了。”
  “有勞!”拿到了想要的東西,龍殘龍缺自然再沒有留著楊曦的意思。楊晨這么說,正好順水推舟的答應,也算是回報了楊晨之前并沒有趁他們不注意偷襲的人情。
  “楊曦,冤有頭,債有主,你這份因果,我接下了。”楊晨也不再理會龍殘龍缺,直接沖著楊曦說出了那句著名的口頭禪:“上路吧!”
  “等等……”楊曦當然知道楊晨這句話的意思,頓時間亡魂大冒,正要說些什么,但也只來得及說出兩個字,就被一陣如同狂潮般的神識淹沒。
  就在楊曦說話的瞬間,楊曦的識海中突然之間充滿了楊晨的神識,汩汩蕩蕩,綿綿密密,不像是龍殘龍缺的那么霸道,但卻勝在凝實,轉瞬間幾乎就將楊曦的識海整個的撐滿。這還不算,楊晨的神識依舊還在不停的瘋狂增加,將楊曦的識海撐的搖搖欲墜。
  龍殘和龍缺此刻面臨楊晨這種溫和的霸道神識,卻沒有一點抵抗。不過,他們也小小的嘗試了一下,可惜,之前他們在楊曦的識海中無往而不利的神識印記,撞上楊晨的神識之后,全都被緩緩的彈回。既沒有什么傷害,也沒有讓他們兩個的神識亂闖,就好像是溫柔的規勸他們蜷縮到了楊曦的識海一角一般。
  兩個龍族高手感覺并不是很強烈。可是身為主人的楊曦就不一樣了。楊晨無比充沛的神識填塞他的識海,帶給他的絕不是龍殘龍缺那樣的彈性無傷害,而是最恐怖也最痛苦的酷刑。
  想象一下腦子里不停的被塞進東西然后活生生撐爆的場景。就是楊曦此刻的感受。他只覺得,自己的腦袋仿佛像一只正在瘋狂充氣的氣球。可自己的腦袋并沒有那么大,硬生生的被撐大的感覺,比鈍刀子割肉的痛苦還要劇烈。
  可楊曦現在卻什么都做不了,他的兩個識海,之前已經被龍殘和龍缺摧毀的差不多,就算是楊晨最后不出手。他也已經是個廢人。還能留下一絲神智,已經算是龍殘龍缺為了尋找他腦海中的記憶手下留情了。
  但楊晨卻不想再給他任何的機會,現在楊晨要的只有一個。就是楊曦死。甚至于連龍殘龍缺動手楊晨都有點不放心,一定要親自出手才行。
  從凡間到靈界,楊曦就好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強,不管遇上什么災難。都能夠在卑微的夾縫中活的游刃有余。得勢之后,卻又能給傷害他的家伙們無以倫比的殘酷報復,這樣的家伙,楊晨絕不會允許他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楊曦已經被撐的說不出話來,眼睛也激凸了出來,舌頭不受控制的伸出來,上面也是吹氣球一般的情景,識海中強大的壓力讓他整個腦袋都浮腫起來。想說點什么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原來陰謀一生,也不過就是這樣收場。楊曦的腦海中閃過的最后的幾個字之后。腦袋就砰然爆炸開來。無頭的尸身靜靜的躺在妖界的某處,也許日后龍殘龍缺會處置,也許不會。也許是公孫玲有朝一日來煉化,也許不是,這已經不重要了。
  任憑你生前做了多少大事,可一死之后,也不過就是三尺之地。楊曦甚至連這點奢望都沒有,誰知道龍殘龍缺和公孫玲對抗起來,那些控制不住的妖獸會不會一口將他的尸體吞掉?一個玄仙級的修士尸體,對于妖獸來說,也是有著非凡的吸引力的。
  楊曦一死,他的識海再不存在,楊晨的神識印記也就直接回到了楊晨本尊身上。同樣的,龍殘和龍缺的神識印記也會歸位。不久的將來,也許等龍殘龍缺領悟修行了楊曦的功法之后,就會和公孫玲進行最后的爭奪。或者是和熬瀾龍狂以及龍族一眾高手了解之前的仇怨。
  在龍殘和龍缺搜尋楊曦功法的時候,楊晨并沒有阻擋。并不是他不把龍殘龍缺放在眼里,恰恰相反,楊晨更希望他們能夠修行到最強的狀態,再來和自己一戰。
  楊曦坑殺了數百萬人的大手筆,說實話,比起楊晨來,心狠手辣了不知道多少倍。靈界和趙家和楊曦一路戰斗到現在,也的確是給了楊晨許多的領悟。
  楊晨忽然發現,在某些絕對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陰謀詭計都是浮云。趙家費盡心思數萬年的布置,也不過就是早在數萬年前呂祖的一念而已,天地棋盤,修士棋子,翻手為云覆手為雨,何等的氣概,忍不住楊晨也有向呂祖學習的沖動。
  又如李承大哥,不管你強敵如何強悍,不管你陰謀如何的布置,總會等到你發作之時,給你足夠的醞釀,然后在你最得意的時候將你一切碾壓,連反抗的心思都無法興起。
  而要達到那種程度,首先就要不怕面對任何的強敵。龍殘和龍缺,讓他們成長到最強的狀態,也是楊晨的一塊磨刀石,楊晨要在龍殘和龍缺身上,把自己在靈界的修為磨礪到極致。
  “大哥,楊曦自創了一種神識修行的功法。”楊晨暫時還沒弄清楚楊曦那種情形到底是怎樣,所以,當他解決了楊曦之后,第一時間就是向李承大哥請教。
  楊曦當時的情形楊晨描述的很詳細很徹底,連楊曦識海的變化和不同都說了出來。楊晨的話引得眾女嘖嘖稱奇,楊曦這樣的家伙竟然也能有這樣的資質和悟性,委實是難得。
  “兩個識海,還是不同的識海。”李承聽著楊晨的描述,思索了良久之后這才緩緩說道:“如果我沒料錯的話,楊曦這家伙肯定不是一個性格,而是兩種。”
  在眾人的疑惑間,李承大哥開始解惑:“這世上有這么一種人,他們的人格會分裂,會在一個身體內形成兩個性格完全不同的性格,也只有這樣,才能分別控制一個識海,否則分裂識海不找一個載體的話,必死無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