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18 殺楊曦(上)

“那龍殘和龍缺又是為什么一定要找到這種功法?”楊晨沒想明白這個問題,但龍殘也好,龍缺也好,楊晨等人都不了解,只能等熬瀾大姐和龍狂他們回來之后再說。
  有些家伙就是不經念叨,這邊楊晨等人才想著熬瀾龍狂他們已經離開了一段時間,那邊公孫玲就告訴大家,熬瀾大姐他們回來了。
  炮制楊曦的時候,公孫玲也好,龍殘也好,都沒有再發動攻擊,雙方默契的留手互相防備。這也是楊晨有意為之,否則的話,龍殘未必就有余力能夠在楊曦的識海中興風作浪。
  熬瀾大姐和七個龍家高手一進入山河地理圖,就被公孫玲送到了楊晨面前。這次熬瀾大姐和龍狂帶回來的,就是上次楊晨一家見過的姓龍的六個高手,替楊晨煉制龍宮的那幾個。
  還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楊晨也顧不得和他們寒暄,直接了當的把龍殘龍缺的事情說了出來,引得熬瀾大姐一陣驚訝。
  “還有一個龍族高手,叫龍缺?”熬瀾大姐仿佛從來沒聽說過龍缺一般,反應很大。龍家高手們都是如此,都知道龍殘,但卻誰也不知道龍缺。
  “上次你們也應該見過的。”楊晨很清楚,熬瀾大姐和龍狂應該是和自己一樣,莫名其妙的就忘掉了那個土屬性的龍族高手,要知道,上次玄天門滅門的時候,熬瀾龍狂也都是出了手的,也見識過那個龍缺將周勝重傷的情形:“重傷周勝的那個。”
  楊晨這么一提醒,熬瀾大姐和龍狂才想起來是誰。不光是他們,當時在場的敖烈和林正元也同樣想了起來。忽的意識到大家都下意識的忘記了龍缺的時候,眾人才明白這家伙不聲不響的厲害。
  一個龍族叛徒的話,熬瀾大姐和七個龍家高手肯定是穩贏不輸的,可是突然冒出來一個龍缺,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尤其這個家伙還有這么一招莫名其妙的手法。更是讓人頭疼。想想看,戰斗的時候誰也不會想起來的某個家伙,突然之間就冒出來發動攻擊,誰能受得了?
  “對了,龍族是不是有一種秘法,可以通過進入別的修士的識海來強行的提取對方的記憶?”楊晨又想起了自己當時的問題。趁著這個時候問了出來。本來是要問哮天的,但熬瀾大姐既然在,就正好讓她解釋一下。
  “龍族有這種秘法!”不出所料,熬瀾大姐馬上承認了有這樣的方法,但緊跟著就解釋道:“不過。這種方法有點傷天害理,不是大奸大惡之徒,龍族也不會隨便使用。”
  從這個限制條件上來看,楊曦絕對算是大奸大惡,龍殘龍缺使用起來并沒有破戒。況且,別說沒破戒,龍殘本就是龍族叛徒,連同族都殺。破戒這種小事,實在是不值一提。
  “龍殘龍缺為什么會需要這樣的方法?”楊晨想知道原因,其實更想知道當時龍殘為什么會成了龍族叛徒。
  “龍殘出生下來就是一個殘廢。”到了這個地步。熬瀾大姐也覺得沒有隱瞞的必要,反正是很快要見到龍殘當面的,再隱瞞也沒有什么意義,很直接的說了出來:“或者不能說是殘廢,而是一個畸形。”
  人類之中也經常會有畸形兒的出現,這和懷孕期間的很多因素有關。有的也是和父母雙方都有關,倒是并不為奇。其實不止是人類。各個種族基本上都會有這樣的畸形胎兒,那么龍族有一個畸形胎兒。其實并不是多么稀罕的事情。
  “他有兩個頭。”龍狂接過熬瀾大姐的話頭,繼續說了下去。有些東西讓女士說出來未免不太好,所以龍狂很體貼的幫自己的女友說出來后面的話:“一個是活的,一個是死的。有前輩把他的那個死掉的龍頭用**力藏起來,讓他看起來和普通的一樣,只是……你知道的。他本名不叫龍殘,后來是他自己改的名字。”
  龍狂這家伙最近表現的很不錯,再沒有狂性不說,對自己的女友還是百般的照顧。看來這種驕傲到了極點的家伙就是需要一頓結結實實的教訓,讓他知道了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之后,就會明白不是所有人都會圍繞著自己轉。這不,龍狂就表現的很好,至少說明那次的一頓打沒白挨。
  一個天生畸形的家伙,會被自己的某些無知的同族歧視笑話,這簡直就是一定的事情。即便有高手讓他看起來像個正常的龍族,可一定會有不長眼的家伙各種出言不遜。那么龍殘會殺掉同族成為龍族叛徒,很有可能就是源于此。這樣的事情在凡人之中實在是太多了,楊晨甚至都不用問,事實一定是這個。事實上,龍狂的那一句“你知道的”,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
  兩人的話也讓楊晨大概的明白了一些。龍殘是畸形,有兩個腦袋,雖然當時一個腦袋是活的一個是死的,可誰知道龍殘有沒有什么辦法將死的弄活呢?說不定那個龍缺,根本就是大家一直以為是死的那個。
  這樣一來的話,大家就能明白為什么龍殘會需要楊曦的那種功法了。李承大哥才分析說楊曦可能是精神分裂,這龍殘龍缺分明就是活生生的兩個啊。但他們又是共同一個身軀,不同的腦袋,可以說,完全符合楊曦那種功法的修行條件,能讓龍殘和龍缺完美的合二為一啊!
  一條雙頭龍,真的是匪夷所思。要不是熬瀾他們說出來,估計沒人能猜得到。
  雖然這只是楊晨的猜測,可這也是目前來說最符合目前事實的推測。從熬瀾等人的表情來看,似乎他們也是一樣的心思。
  熬瀾并沒有覺得楊晨放任龍殘龍缺找到楊曦的修行方法有什么問題,盡管他們這么多年來一直在試圖追殺龍族叛徒龍殘,可楊晨能看出來,他們是帶著愧疚的。也就是說,當時龍殘恐怕真的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大姐,你們打算怎么做?”楊晨也不會追究以前發生的事情,他現在和熬瀾站在一邊,肯定不會想別的,只是問道:“約他單挑,還是一起上群毆?”(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