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21 誰的身體(上)

飛行的途中,大家一直沒有休息,每隔那么一會,大概小半個時辰的時間,熬瀾他們就會集體發出一聲低沉的吼聲,然后氣勢再度提升。
  而在楊晨的感應中,龍殘龍缺的氣勢同樣也在提升著。每一聲低沉的回應吼聲之后,都會帶動氣勢的少許提升。和熬瀾大姐他們一樣,龍殘龍缺也同樣在蓄勢。
  這是龍族公主帶著族人清理同族叛徒的一場戰斗,無疑雙方都拿出了絕對認真的態度來應付。都知道對方不好對付,才會有這樣的情形產生。
  不過讓楊晨不解的是,他還是無法理解,熬瀾為什么不在龍殘龍缺還在修行的時候殺上門去。畢竟龍殘是龍族叛徒,殺了至少兩個同族,這樣的叛徒,不用那么正式的殺上門去都沒的說。
  也許是龍族特有的驕傲,對待同族的叛徒也要給他一個體面的機會?楊晨無法理解這種驕傲&無&錯&小說{www.booksrc.net},甚至他懷疑根本不是因為這個。
  因為熬瀾大姐現在已經沒那么驕傲,連龍狂都是如此,他們甚至可以做出來變化成人身這樣的狀態,平和的面對不僅僅是楊晨一家之外的任何人。要說這樣的龍族高手很驕傲,那實在是有點過了。
  既然不是因為驕傲的緣故,那或許就是另有原因了。其實這是楊晨最擔心的,哪怕他之前已經問過熬瀾,是不是對龍殘絕對愧疚,當時熬瀾大姐否認了,可楊晨現在又有點沒底了。
  現在的這種表現太奇怪了,熬瀾大姐不說。連龍狂這個差點被龍殘干掉的家伙都是同樣的態度,這就有點不正常了。就算是龍狂因為深愛熬瀾的緣故不想讓熬瀾為難。可其他的六個龍家高手就沒這個顧慮,多多少少也應該有一些咬牙切齒痛恨的情緒吧?
  偏偏他們都沒有。每一個都是如同熬瀾龍狂一樣的認真,這就不能不讓楊晨擔憂了。這里面透著一股極端的不正常,讓楊晨很是費解。
  擔心歸擔心,但楊晨并不害怕熬瀾大姐他們有性命之憂,因為楊晨本人就在不遠處觀戰。這是最大的定心丸,只要性命無憂,天大的禍事都不用太擔心。畢竟連靈界被煉化這種逆天的事情都遇上過了,難道靈界還有更大的事情大過這個?
  龍殘龍缺發起挑戰的地方很遠,幾乎跨越了被龍殘煉化的六成妖界的大半。光是路上,楊晨跟著熬瀾大姐,用比大多數修士御劍飛行都快的速度飛行就飛了整整一個月。
  不能不說,龍殘龍缺也異常的看重這次挑戰,他們并沒有直接動用空間的力量將熬瀾他們帶到要挑戰的地方,只是通過某種玄奧的方式將聲音和氣勢送到了對方的視聽范圍之內,同時自己也在不停的蓄勢待發,可想而知他們對這一戰同樣是重視異常。
  路再長,也有走完的時候。楊晨總算是看到了龍殘和龍缺的模樣。在一個巨大的廣場上,龍殘和龍缺已經在那邊的兩個椅子上等了許久,而廣場的另一邊,則是和九個龍宮中一模一樣的龍族的椅子。同時還有一個給楊晨準備的人類的椅子。
  熬瀾一點都沒客氣,直接在那邊正中間的椅子上坐好。龍狂坐在她身邊,然后龍家的六個高手分別坐在兩邊。而楊晨則是和敖烈很自覺的坐在稍微偏一點的地方。光是這個座椅的安排,看起來龍殘龍缺就已經猜到了熬瀾他們的心思。
  龍殘和龍缺分別坐在兩個只隔了一張玉桌的椅子上。露著上半身,看不出來是不是共用一個身體。按照屬性和氣息的話。楊晨可以認出來他們兩個誰是誰,可要是讓楊晨用相貌來區分的話,楊晨也只能搖搖頭。事實上,幾乎所有的龍族不看氣息和屬性的話,都長的一模一樣,不是龍族根本無法區分。
  “龍殘,收手吧!”熬瀾他們并沒有一上來就動手,而是十分嚴肅的規勸起來:“只要你愿意收手,并接受囚禁萬年的處罰,我可以不追究你擅殺同族的罪行!”
  “擅殺同族?龍雄嗎?”。龍殘冷笑一聲,不予置評。龍缺在一旁根本就沒有開口的興趣,從一開始就沒說過一個字。
  “龍雄侮辱你和你父母,他的死咎由自取。”熬瀾面無表情的回答著龍殘的話,身上的氣勢卻一刻也不曾降低。
  倒是楊晨在旁邊聽著來了興趣。這里面有貓膩,絕不是熬瀾大姐口中龍殘殺了同族那么簡單。甚至于包括熬瀾在內,對這個叫龍雄的家伙被殺都是不以為然的。
  “那我把你的情人打個半死,也沒關系嗎?”。龍殘這家伙看起來十分嘴賤,至少現在十足的嘴賤貨色,用了一種很輕佻的語氣,把這句話問了出來。
  “只要你答應公主的要求,你打傷我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沒發生過。”熬瀾根本不用回答,龍狂自己就接口過去:“另外,害你數萬年被區區螻……被趙家控制,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
  聽的出來,龍狂本來想說區區螻蟻的,估計是考慮到楊晨就在不遠處,硬生生的改了口。不管怎么說,趙家也是人類出身,當著楊晨的面鄙視很不好。況且,經過楊晨一家的教訓,龍狂現在已經很少會用那種高高在上的目光看人。
  不過,龍狂依舊還是很驕傲,只是他現在是有底氣的驕傲,不是那種生來目空一切的驕傲。至少之前的話語中,龍狂并沒有落在下風,龍殘說他把龍狂打個半死,龍狂馬上反擊說害他被趙家控制數萬年,口頭上針鋒相對。
  只是,到現在為止,楊晨一直想不明白,之前熬瀾不是一直說龍殘殺了同族并煉制成了傀儡罪無可恕嗎?怎么到了現在卻提都不提一句?更讓楊晨不解的是,似乎龍家高手中,也有三個流露出了不解的表情,另外三個修為最高的卻是對此根本無動于衷。
  “看起來你現在的狀況很不錯。”龍殘饒有興味的看著龍狂,還帶著一種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的身體,你用著很爽吧?”突如其來的,龍缺在一旁開了口,一開口就讓楊晨愣在當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