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24 輸了(上)

別看雙方似乎都把持住了對方的致命之處,可是雙方的致命之處卻有所區別。
  熬瀾和龍狂被龍殘龍缺飛劍指在雙眼之間,只要飛劍往前一送,就是腦子里,必死無疑。
  而龍殘龍缺被熬瀾龍狂指著心臟,承受兩把飛劍一擊卻未必馬上會死,有靈藥撐著或者有強大修為撐著的話,基本上還能活的活蹦亂跳的。
  一方必死,另一方可能活下來,誰勝誰負其實一目了然。只不過作為龍家這幾位高手來說,他們和熬瀾龍狂天生親近,勸熬瀾龍狂認輸的話實在是說不出口。而龍殘龍缺直接讓兩人認輸,熬瀾龍狂也未必能夠接受。
  “你們輸了!”果然,龍殘不出意料的說出了自己的結論。
  “你們也沒贏!”龍狂控制著自己的飛劍向前挺了挺,緊貼著對方身上的鱗片,不服輸的說道。
  其實,光就這一點來說,也可以分出勝負的。熬瀾龍狂雙眉之間并沒有鱗片遮擋,鋒利的飛劍可以長驅直入腦。可龍殘龍缺心臟部位卻還有厚厚的鱗片遮擋,就算是同時發動,飛劍刺入致命位置的先后順序也不一樣。
  可龍狂分明不想認輸。一旦認輸,就意味著不僅僅是自己輸了,連心上人熬瀾也輸了。想想熬瀾在他重傷的時候做的事情,龍狂寧可去死,也不愿意讓熬瀾再受委屈。
  雙方就這樣僵持在一起,誰也不想直接取對方性命。但誰也不想己方認輸,場面上也是一觸即發。
  “大姐,輸了就是輸了。”楊晨適時的開了口。沖著熬瀾說道:“輸不要緊,怕的是連認輸的勇氣都沒有,那以后還想有什么心境提升?”
  龍狂這邊剛要說話勸阻,楊晨仿佛已經料到了他會開口一般,直接說道:“別和我說什么輸不起什么的,連敖廣都承認過輸了,你比敖廣還驕傲?”
  一番話龍狂直接啞口無言。別說龍狂,連熬瀾都是同樣如此。比修為比輩分比尊崇,在場的全算上加起來也沒有東海龍王敖廣一個強。連敖廣都認過輸,他們還有什么不能認的?
  這話從楊晨口中說出來,在場的龍族眾人連反駁的余地都沒有。這不是捏造事實,敖廣的天元丹熬瀾已經使用過。甚至連楊晨的許多龍族法寶都是敖廣告訴楊晨下落的。鐵一般的事實,誰也不能推翻。
  “好吧!我們輸了!”熬瀾也干脆,直接將飛劍撤了回來,然后承認自己技不如人。龍狂一向是以熬瀾馬首是瞻的,熬瀾怎么做,他就怎么跟,毫不拖泥帶水。
  龍殘龍缺看著爽快認輸的熬瀾龍狂,兩把飛劍在熬瀾龍狂的眉間懸浮了好一會。兩雙龍眼仔仔細細的盯著熬瀾和龍狂的臉上,好像想要從他們臉上看出點什么來。最后終于什么也沒說。同樣將飛劍撤回。
  楊晨看著這一幕,心中卻是略微一動。不過這個時候他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靜靜的看著。
  龍殘龍缺很清楚,只要楊晨站在這里,就不會容忍他們動手殺了熬瀾龍狂以及龍家的其他人。試探的時候楊晨給他們留下的印象更深,以他們現在的修為,很清楚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勝得過楊晨,所以即便心中以后多不愿意,也只能看似輕松的放過熬瀾和龍狂。
  “你們輸了,以后我們的事情,你們少管!”龍殘還是心有不甘,恨恨的丟下一句,然后沖著楊晨這邊同樣狠狠的盯了一眼,轉身離開:“我不想再見到你們!”
  “誰稀罕!”楊晨才不會怕龍殘龍缺,針鋒相對的給了一句:“別以為你們贏了熬瀾大姐就能高枕無憂!給你們拜百年的時間,把功法融會貫通了,我再來挑戰你們!”
  楊晨不可能放過龍殘龍缺,這一點楊晨清楚,龍殘龍缺更加清楚。贏了熬瀾龍狂那是龍族內部的事情解決了,楊晨這個挑戰才算是終極大事。
  如果楊晨這個時候動手的話,龍殘龍缺剛剛和熬瀾龍狂大戰過一場,絕對不是養精蓄銳的楊晨的對手。就算是加上空間的力量,也未必能夠穩穩的占據上風。龍殘龍缺一直擔心的就是這點,楊晨要是發作的話,他們還真難辦。
  讓龍殘龍缺有點放心的是,楊晨很大方的給了他們一百年的時間讓他們把楊曦的功法徹底的融會貫通,讓修為再上層樓。到時候,未必就不能勝過楊晨。
  龍殘揮手間,眾人眼前的情景一變,已經到了山河地理圖邊緣。輕松的走幾步,就走到了山河地理圖的這邊,算是徹底的到了安全的地方。
  剛剛才站定,眾人眼前又是一變,停下來的時候,公孫玲已經俏生生的站在眾人身邊,不遠處就是五行龍宮巍峨的建筑。芳華夫人帶著三十名侍妾正在那邊笑吟吟的等著眾人。
  “大姐,勝敗乃兵家常事,小事一樁,不用放在心上。”楊晨似乎并不覺得熬瀾輸了是多么大的事情,微笑著請熬瀾進入了龍宮中,坐下后就開解道。
  “只是有點不甘心!”熬瀾臉色不太好,不管是誰,準備了數萬年,辛苦了數萬年,換來一個輸的結果,都可能是她這樣。
  “恕我直言,大姐。”楊晨卻好像完全沒有看到熬瀾的臉色一般,笑著遞過去一杯玉龍釀,然后笑嘻嘻的說道:“戰斗的時候,你可沒盡全力,為什么想著要放過他們兩個?”
  這話一出,包括熬瀾在內,龍家眾人加上敖烈,全都是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楊晨。尤其是龍狂,更是夸張,目光中已經帶上了惱怒。他是親自下場戰斗的,有沒有盡全力,難道他還不清楚嗎?
  “你們一直說龍殘是龍族的叛徒,因為他殺了同族。我相信確有其事,至少他殺了龍雄。”楊晨根本不理會龍狂,自顧自的說道:“可你們所有人都覺得龍雄咎由自取,那么自然不會因為這件事情恨龍殘。”
  “我發現一件好笑的事情。”楊晨接著笑道:“龍殘竟然使用了龍角煉制的飛劍,他的本命法寶不是可以煉化靈界的空間法寶嗎?怎么一點都沒有動用,非要和你們斗個旗鼓相當,然后恰好棋高一著結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