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24 (下)

所有在場的人都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著楊晨,熬瀾臉上更是顯現出一種超級的不可思議,好像在看著一個神仙一般。
  “不用這么看我,大姐。”楊晨溫和的笑了笑,接著問道:“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讓我知道,可是又實在避不開?”
  這一次,連龍家年紀最大的那個高手也如同見鬼一般的看著楊晨,似乎楊晨已經說中了某些關鍵。
  “龍族的那個叛徒,其實并不是龍殘,對吧?”楊晨終于說出了他的判斷。
  這個判斷,卻是讓龍家除去最年長的那個高手之外的其他人,包括龍狂在內,全都都臉色大變。不可思議的目光不但看著楊晨,還看著熬瀾和龍家的那位長老,都在等著他們反駁或者給出一個解釋。
  敖烈這家伙似乎最是輕松,根本不管這些。反正所有事情的根源都是在他來到靈界之前,和他一點邊都不沾,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也正因為如此,敖烈才算是最能夠客觀的看待楊晨的唯一的一個。
  “這家伙在凡間就是有名的過目不忘過耳不忘。”敖烈懶洋洋的聲音在所有修士耳中響起,也算是在為楊晨解釋著什么:“熬瀾你肯定是以前說過些什么自己也忘掉了,所以才會鬧出這樣的烏龍。”
  熬瀾的臉上也露出了苦笑,搖頭不已。一干龍族高手見狀,也都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等著熬瀾的解釋。
  “我就是怕你們知道這些,才隱瞞了一些東西。”見楊晨已經看穿了很多東西,熬瀾知道有些東西是瞞不住了。所以想了想還是開口道:“沒想到還是被你看穿了。”
  這計劃熬瀾也不知道計劃了多久,反正連龍狂龍遠什么的都沒能看出來,也說明的確相當周詳了,熬瀾自問已經很不錯了,可還是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居然被楊晨看出來。
  “大姐你一千多年前就說過,龍族有個木屬性的叛徒,傳說被囚禁在某個絕密的陣法之中。”楊晨還是那副云淡風輕的笑容,慢慢的說道:“龍殘的樣子,可不像是被囚禁在絕密陣法中的模樣。”
  “一千多年前閑聊的一句話,你還記得這么清楚?”熬瀾覺得實在是不可思議的緊。就因為這句話,楊晨就能判斷出龍殘不是他們真正的龍族叛徒。說起來,也是因為熬瀾一句不小心的失言。
  這話應該是在楊晨剛拿到木龍宮的時候說的,當時熬瀾的意思還是傳說,也就是說熬瀾自己都不敢肯定。雖然不知道不敢肯定什么。不敢肯定絕密陣法的位置,還是不敢肯定有沒有這個叛徒,可不管怎么說,絕不會是后來龍殘的這個樣子。
  “早和你說了,這家伙有名的過目不忘過耳不忘,別說一千年前,再久的東西他都記得。”敖烈很是不給熬瀾面子的再次插話,也算是替楊晨解釋了他還記得那句話的原因。
  “龍殘雖然做過很出格的事情。可正如我們之前所說,那個龍雄死的咎由自取,并不算是龍殘的罪過。”話都說到了這里。熬瀾也不好再隱瞞什么。何況連龍家的幾個后輩都在等著聽當年的秘辛,熬瀾索性把前因后果都說出來。
  “后來雖然發生了龍缺的事情,我們知道后很憤怒。可見面之后才知道龍缺是自愿的,只是陰差陽錯變成了現在的這個狀況。”這些龍族的基本上都知道,只有敖烈一個例外。現在熬瀾大姐說的這么透徹,也是讓敖烈順便了解一下龍族的歷史。
  從龍家眾人在當時的表現來看。的確是如此。一開始還氣勢洶洶的想要追究龍殘殺了龍缺并煉制成傀儡的罪過,可當龍缺放出氣息之后。龍族這邊就知道有了意外。后來哪怕是最狂傲的龍狂,對龍殘龍缺也只是讓他們收手。沒有流露出過哪怕一點要將他們明正典刑的意思。
  “沒錯,龍族的叛徒另有其人。”到了此刻,熬瀾才算是真正的承認了之前楊晨懷疑的一切:“而且直到現在,我還沒找到他的所在。”
  前面這個大家不突兀,可后面這個消息卻讓龍狂都摸不著頭腦了。既然如此,何必弄的這么復雜?
  楊晨倒是略有了點猜測,不過他也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等著熬瀾大姐主動掀開答案。
  “其實楊晨剛剛已經說出了一個疑點。”熬瀾大姐這時候倒是不忘記借機教育龍家的一干小輩:“只是你們都沒有注意到而已。”
  剛剛楊晨有說過什么疑點?龍家眾人開始仔細琢磨起來,只是一時之間,都有點想不起來剛剛楊晨哪句是疑點。
  “龍殘用的是飛劍,不是空間法寶。”敖烈這家伙別看吊兒郎當,其實花花腸子一大堆,七竅玲瓏心的家伙,剛剛楊晨一說他就想明白了,這會順口說了出來。
  敖烈這么一提,大家也都明白過來。在熬瀾龍狂這種級數的對手面前,哪怕龍殘龍缺再厲害,也不可能用不趁手的家伙取得勝利。也就是說,龍殘戰斗的時候用的就是自己的本命法寶,而他的本命法寶很可能就是龍角飛劍。
  可是,龍殘的本命法寶如果是龍角飛劍的話,那能煉化靈界的空間法寶又算是什么?或者說,那是誰的本命法寶?事情好像是又到了一個揭開驚天大秘密的時刻。
  趙家費盡千辛萬苦控制了龍殘,為的就是要利用他的本命法寶煉化靈界。之前的一切也都表明,那個空間法寶的確是足夠厲害。現在突然間熬瀾和楊晨告訴大家,空間法寶并不是龍殘的法寶,這個顛覆實在是夠大,連楊晨的女人們也都被驚得花容失色。
  和公孫玲對抗了這么多年的空間法寶,竟然不是龍殘的,也就是說,大家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打了這么多年的糊涂戰。
  當然,趙家更慘,他們以為找了個超級的高手,可以實現控制靈界控制世界的夢想了,結果竟然是連正主都沒弄清楚到底是誰,簡直可以說是悲催到了極點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