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225 誰是叛徒(上)

空間法寶到底是誰的,現在已經成了大家迫切想要知道的答案。
  其實綜合前面的內容,再笨的人也應該能想出來答案。只是這個答案太過于匪夷所思,以至于如果熬瀾大姐不確定的話,誰也不想肯定自己想出來的答案。
  “空間法寶當然是那個龍族叛徒前輩的。”熬瀾大姐果然不負眾望,把大家期待的那句話說了出來。
  于是,問題又來了,既然連熬瀾大姐都不知道那個龍族叛徒……前輩被囚禁在什么地方,那么趙家是怎么通過龍殘來動用空間法寶的力量的?
  這是一個相當長的故事了。龍殘因為被同族的那個龍雄歧視侮辱,所以一怒之下憤而殺人殺了龍雄,成了事實上的龍族同族相殘的叛徒。不過,因為龍殘動手實在是情有可原,所以包括熬瀾龍狂和龍家的三個長老在內都默契的放龍殘離開。
  至于龍殘和龍狂的一戰,卻是雙方都有原因,龍殘本就是一個被同族歧視極端易怒的性格,而龍狂那個時候也不是什么好鳥,狂傲無比,連面對楊晨的時候都是那種表現,可想而知數萬年前是什么德行。
  這兩個家伙一言不合,馬上天雷勾動地火,爆發出了火星,開始瘋狂的大戰。于是,一個重傷垂死被冰封,另一個同樣*重傷卻是逃之夭夭。
  熬瀾因為心上人被傷成這樣,心中也是有些惱怒,但還是忍住了憤怒先救龍狂,然后才追殺龍殘。結果龍殘被趙家那邊發現。種下了禁制,發生了后面的事情。
  這些都是大家可以想象到的情節。問題的根本是,龍殘在某個極度偶然的情形之下。發現了那個神秘的龍族叛徒的被囚禁之處,并且因為他同樣是木屬性靈根,很自然的成了那個前輩的代言人。
  熬瀾不知道那個龍族叛徒已經做到了什么地步,但能夠煉化靈界,已經不是等閑可以形容。之所以勸龍殘龍缺收手,就是希望他們不要再和那個龍族叛徒繼續發生糾葛,免得還有更大的禍事產生。
  至于不知情的龍狂,當然是熬瀾怎么說他就怎么說。熬瀾要龍殘龍缺放手,哪怕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是照樣盡力的勸說,甚至還會愿意放棄自己現在的這具身體。從這點上來說,龍狂這家伙為了他自己的女友還的確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很奇怪,雖然龍族全都知道那個家伙是個叛徒,可是熬瀾的稱呼中,總是還帶著個前輩。也許這是發自內心的,可楊晨總覺得奇怪。
  龍族叛徒很強,甚至很有可能龍殘能夠有這種修為,龍缺能夠有那等奇異的提升方法。都是來自于那個龍族叛徒,那個龍族叛徒修為也一定極高。這也能解釋為什么龍殘龍缺聯手就能逼迫的大羅金仙周勝自爆的緣故,畢竟讓楊晨按照龍殘龍缺現在的戰斗力來看,未必就能擋得住周勝。
  “你真以為差了一個大境界。低境界的那個還能殺掉高境界的那個?”敖烈插了一嘴,用他理解的話語來解釋了一下。
  但話剛說完,敖烈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不言不動的楊晨。只能撇撇嘴,補充了一句:“怪胎例外!不能算在里面。”
  剛剛說完這句話。敖烈的眼前又閃過幾個美麗的女子形象,往龍宮中楊晨的女人那邊看了幾眼。不由得氣餒的又加了一句:“怪胎的女人也不算。”
  補充完這句,敖烈的眼中忽然間不知道怎么就閃過李承的身影,只能嘆了一口氣再次做補充的補充:“怪胎的某些朋友也不算。”
  這話說出來,要是在別的場合,肯定會引起一片笑聲。不過,在這里,不管是龍族的修士還是在楊晨龍宮里的家人和朋友們,都沒有笑。這家伙說的是事實,對不對,曾經被教訓過的龍遠和龍狂知道的最清楚。
  “也就是說,我們真正的敵人,其實還是那個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龍族叛徒。”楊晨做了總結性的發問:“很有可能修為已經超過了我們所有,是大羅金仙級別?”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熬瀾大姐很是白了楊晨一眼反駁道:“不然你為什么給他們百年時間?”
  “百年時間,或許能讓龍殘龍缺徹底把功法融會貫通,然后把你們那個龍族叛徒前輩放出來。”楊晨也不否認,直接說道:“我希望面對一個真正的強敵。”
  連龍殘龍缺聯手都未必是楊晨的對手,楊晨的這番心態龍族高手們倒是都很理解。很多年之前,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是這種狀態,覺得修行已經沒有什么太大意義,除非飛升到更高等級的仙界。渴望有一個強敵出現,能激發他們的斗志。
  趙家沒有了,靈界各宗門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蜜月恢復期,沒有了敵人,楊晨的確是覺得寂寞了。朋友雖然修為也不低,可最多也就是切磋點到為止,畢竟不會生死相搏。
  “阿玲,全力煉化妖界!”楊晨知道了這些前因后果之后,果然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興奮,沖著公孫玲吩咐起來:“不用管其他,全力煉化就好。”
  “你不是要給龍殘龍缺百年時間提升嗎?”熬瀾很奇怪的問道:“怎么讓阿玲強行煉化靈界,這不是讓那位前輩也無法安心修行嗎?”
  熬瀾想不通這個道理,連龍狂他們也想不通,反倒是和楊晨相處最久的敖烈最了解楊晨,直接替楊晨把原因說了出來:“因為這家伙猜到了那件空間法寶也不是那位叛徒前輩的本命法寶而已。”
  眾人頓時間全都目光一亮,還有這種事情?這么強悍的空間法寶,可以煉化靈界煉化大半個妖界的空間法寶,竟然不是那位龍族叛徒的本命法寶?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敖烈不用楊晨解釋自己就能想明白:“這件法寶肯定是類似山河地理圖的法寶,可在敖廣先輩的藏寶庫中,山河地理圖可不是排第一的。”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位所謂的叛徒前輩,應該也是姓熬吧?”楊晨果斷的接上話頭,沖著熬瀾問道:“不然大姐你也不會前輩來前輩去的,我猜的沒錯吧?”(未完待續……)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