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228 多謝(上)

這么堅固,幾乎所有知道的修士眼中,這就是一個防護陣法。
  楊晨也是下意識的這樣以為的。當他接觸到陣法邊緣的時候,哪怕還不了解陣法的奧妙,但也能瞬間肯定,這陣法的確是防御性質的。
  第一時間楊晨就通知了公孫玲。實際上不用楊晨如何的特意告訴,楊晨動念間,第三元神就能知道。第三元神知道,馬上就反饋給了公孫玲。而下一刻,公孫玲就出現在了楊晨的身后。
  身為陣修,遇上這樣的神奇的防護陣法,以前自己沒見過的不知道的,特別還是在和自己相仿的本命法寶中布置的陣法,公孫玲怎么可能會不感興趣,馬上就要研究。
  還是楊晨謹慎,阻止了公孫玲的舉動。畢竟這是在對方的空間之內,楊晨怎么樣小心都不為過。
  斬仙刀一長,在哮天的控制下,很輕松的變成了數十丈長,輕松的刺破了那個防護陣法,還沒有破壞陣法分毫。
  這是斬仙刀融合了斬仙臺大門和拋尸口之后特有的刺穿空間的功效,道理就如同在一堵墻壁上用針刺破一個口子并不會影響到整體墻的完整性一樣,但卻可以通過這種方法,來探知陣法內的一些東西。
  隨同斬仙刀刺入的不僅僅有楊晨的神識,還有哮天的。這陣法擺明是熬森布置的,那一定是和龍族有關的。這家伙還能不感興趣?
  陣法之內的空間很奇怪,就連楊晨大羅金仙巔峰的神識穿行都感覺十分的困難,里面仿佛是已經凝固的最粘稠的液體,大羅金仙的神識最多也只是能穿透數尺的距離就再也無法深入。
  這還不是那種特殊的完全無法被神識穿透的材料。完全就是陣法的功效。不能不說,龍族在某些陣法的研究上,的確是有獨到之處。
  從哮天的反饋哪里得知,哮天在龍塔之內并沒有找到類似的東西,這也只能說明。這陣法是熬森獨有的,說不定就是他在被囚禁期間琢磨出來的。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斬仙刀的鋒銳并沒有收到影響,可以輕松的刺入拿出,楊晨可以從各個方向上仔細的研究一番。否則的話,恐怕沒辦法弄清楚陣法的究竟。
  其實到了這個地步。楊晨已經徹底放下心來。既然陣法擋不住斬仙刀的鋒銳,那么破陣也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無非就是覺得這個陣法不錯,有借鑒和學習的價值,所以才沒有暴力破解而已。
  話說回來,以前趙家圍困木柏葉羽他們的時候。動用的就是龍族的困龍陣的變種陣法,后來更是利用了這種困龍陣的高級變種陣法。現在楊晨的感覺中,現在的這個防護陣法隱約的也有一種困龍陣的影子,不過就是把圍困變成了穩固空間而已,相信過一段時間之后,公孫玲就能輕松的解開陣法的奧秘。
  在自己修行蓄勢的過程中,還能讓公孫玲學到一種全新的陣法,也是不錯的事情。尤其是這個陣法還是能夠用在山河地理圖中的。更是能讓公孫玲如虎添翼。
  有了這個陣法,日后公孫玲就算是遇上了類似有石珊珊這樣無上純陽劍氣的高手,霸道一擊無堅不摧的對手。也能用這個陣法加上山河地理圖抵擋一二。
  楊晨,第二元神,第三元神,公孫玲,哮天,從數個方向開始研究這個強悍的陣法。為此楊晨特意尋找了數個方向。摸到了陣法的邊緣,用斬仙刀試探。總算是全方位的了解了一下陣法的情形。
  光是這個研究就整整花了楊晨他們兩年的時間,才算是把陣法的大概摸清楚。再具體的話就需要公孫玲自己在山河地理圖中各種試驗。直接從布置好的陣法上已經無法得到更多的借鑒。
  至此,楊晨才停止了研究,然后揮舞著斬仙刀,從幾個方向上,將防護陣法的幾個他們已經研究出來的關鍵節點一一砍斷。
  這幾個節點一斷,整個陣法就無法再保持平衡,一陣無形的碎裂聲之后,楊晨就感覺到身前一輕,仿佛堅固的空間都被打破了一個口子,輕松了許多。
  光是在這個陣法前面就耽擱了三年多的時間,可這些時間的耽擱并沒有讓楊晨的斗志有絲毫的減弱,反倒是越發的斗志昂揚,奮勇向前。
  陣法破碎后只輕松了一下,楊晨馬上又感覺到了幾乎不弱于之前陣法的壓力。斬仙刀斬下,依舊還是之前的效果,影響范圍不過丈許方圓。
  突如其來的又一重壓力讓楊晨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前方,他仿佛看到熬森正在前方的虛影中露出微笑,嘲笑自己一般。
  “真以為這樣就能擋住我的腳步?”楊晨冷笑一聲,再次揮起斬仙刀,向著前方走去。
  同樣類似的略有小區別的陣法,在前方的路上楊晨一連破掉了七個,連同之前的那個,總共有八個變種的陣法被楊晨破開,時間上也足足用了楊晨十年的時間。
  楊晨很清楚熬森的手法,他就是想用這種每次都不一樣但每次還大體相同的手法讓楊晨感覺到厭煩,感覺到不爽,進而瓦解楊晨的斗志。可楊晨既然已經看穿了熬森的手法,又怎么可能上當?
  不過,熬森還是成功的做到了讓楊晨不那么精細。當又一道類似的陣法出現在楊晨面前的時候,楊晨下意識的舉起了斬仙刀。
  這個陣法給他的感覺依舊十分的類似,經歷了前面八個陣法,楊晨對這個陣法的研究*已經小了許多。無非就是這里稍微改一點,哪里稍微改一點,總體的原理不變,研究價值也不大。
  所以面對陣法的時候,楊晨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下,就舉起了斬仙刀,奮力一刀砍下。
  熟悉的動作,以前的幾個陣法都是這樣破壞掉的,眼前的這個陣法也一樣。
  只是,砍下去之后,楊晨陡然間發現,這個陣法破碎的感覺和之前的八個完全不同,不是那種輕微的碎裂聲,而是巨大的轟然巨響。
  “哈哈哈哈!”夾雜著轟隆巨響的大笑聲傳進了楊晨的耳中,然后就是一個從未聽過的聲音:“多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