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29 熬森挑戰(上)

可以說,一系列的巧妙布置造成了楊晨這個本應該是熬森大敵的人成了幫助熬森逃脫束縛的幫兇。可偏偏楊晨還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對象來發泄心中的憤怒,被敵人玩成這樣,楊晨還是第一次。
  數十年來不停修行不停的高漲的氣勢也因此而一下子煙消云散,任誰被這樣的玩弄一次,估計都無法再有什么氣勢什么的,只剩下被玩弄的無奈和憤怒。
  “相公,熬森向你挑戰。”就在這個眾人還沒有完全接受這一切的時刻,公孫玲忽的臉色一變,沖著楊晨說道。
  在雙方空間交界的地點,熬森此刻正向楊晨發起了挑戰。通過公孫玲和第三元神,挑戰的內容也傳到了楊晨這邊。
  熬森挑選的時機還真是合適,正好是楊晨之前的努力完全被利用然后心情倦怠的時刻,這個時候挑戰,楊晨的士氣最低,戰斗力也是最低。而熬森自己在陣法當中早就料到了這一切,以逸待勞,準備充分,端的是好算計。
  不過楊晨并沒有因此就避而不戰,這不是楊晨的風格。對方既然要戰,那就戰個痛快。之前楊晨被戲耍的憤怒,也正好需要發泄出來。
  下一刻,所有人就從龍宮中消失,出現在了熬森挑戰的位置。當然,都是在公孫玲的山河地理圖這邊。
  對面一條深綠色幾乎要變成黑色的巨龍正懸停在空中,身體一晃一晃的,目光炯炯的看著眾人的出現。龍臉上還有一種掌握的自信表情,靜靜的等著大家。
  “熬森。百年之期未到,難道你想要食言?”還沒等楊晨怎么著。熬瀾就已經跳出來,也不管熬森是自己先祖之一,只管沖著他喝斥了起來。
  “百年之期是你們和龍殘龍缺訂下的約定,和我有個屁關系?”熬森冷笑一聲,沖著熬瀾就是一句。
  龍族眾人都是一怔,隨即意識到,熬森這話還真是無言以對。當時大家誰都不zhīdào會有熬森這么一檔子事情,所以楊晨訂下的約定也是和龍殘龍缺訂下的,真的是和熬森無關。
  可是。眼下正是楊晨狀態最不好的時候,熬森卻趁著這個時候出現,用心險惡一目了然。
  “bùcuòbùcuò!”熬森的目光掃過了出現的龍族眾人,臉上露出了一種開心的笑容:“全都是金仙級了,很好,很好,這下我的法寶可以完善許多了。”
  幾句話就已經顯現出,熬森的眼中根本就沒有什么同族,只有適合的材料和法寶。這家伙根本就沒把出現的這些后輩同族放在眼里。心中依舊還是以前用龍族身體來煉器的心態。
  “看來你們很不爽龍殘龍缺啊!”說完剛剛那句,熬森的目光又回到了熬瀾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番,那種審視的目光讓熬瀾整個的都感覺不好了。
  “放心。既然你們不爽他們兩個,我可以替你們解解恨。”熬森笑嘻嘻的從龍家眾人身上一個一個的又掃視過來:“等到解決了你們,我就把他們兩個干掉。煉制成器靈給你們解氣,如何?”
  “你還是不是龍族一員?”熬瀾大怒。沖著熬森大喝道。
  “是不是龍族有什么不同嗎?”熬森根本不在乎熬瀾的態度,反而是越發笑嘻嘻的:“憤怒吧!你們越憤怒。到時候制作的器靈效果就越好。龍殘龍缺最近得到一種很bùcuò的功法,你們成了器靈,一起修行那個功法,等你們融為一體,就zhīdào那種功法有多厲害了。”
  “你的對手是我!”楊晨的話語適時的傳來,傳到了熬森的耳中。
  熬瀾龍狂他們已經被熬森刺激的憤怒無比,這個時候不管做什么肯定都不是好事,楊晨及時的開口,把熬森的注意力拉到了自己的這邊。
  “很厲害的煉體術!”熬森的目光的確是轉到了楊晨的身上,但他的關注點似乎完全和普通的修士不同,他看到的不是敵人,不是正要和自己戰斗的對手,而是一件很好的煉器材料:“用你的身體煉制的法寶,相信比那邊幾個我的同族還要厲害。”
  一邊說著,熬森的雙眼中都有些光亮。當他的目光再掃到了楊晨手上的斬仙刀和哮天的時候,更是無法掩藏自己的笑意:“有仙界氣息的法寶,看來這件就是你從斬仙臺拿到的傳承了。好東西!”
  龍殘龍缺和這家伙有交流,而龍殘龍缺又能從趙家和楊曦那邊得到自己的消息,熬森zhīdào楊晨得到了斬仙臺傳承,倒是一點都不意外。
  稱贊完斬仙刀,熬森還不忘記沖著哮天揮揮爪子:“小家伙,如果你愿意當我的妖寵,我可以留你一條性命。”
  “嘖嘖,這邊好厲害的一群女子啊!”熬森轉眼又看到了楊晨的妻妾們,眼睛又是一亮:“好法寶!好資質!用你們煉制一套姹女天魔,估計大羅金仙的高手見了也會被困住。”
  到了此刻,楊晨算是看明白了,熬森這家伙根本就是個瘋子。估計他眼里從頭到尾就只有煉制法寶,看什么都是煉制的原材料。別說同族,估計就算是血親,在他眼中也不會例外。真不明白這家伙已經被囚禁了這么多萬年居然還是這么死性不改,那個囚禁他的龍族高手為的是什么。
  連幫助過他的龍殘龍缺,在熬森的眼中也只是兩個bùcuò的器靈,可想而知這家伙已經走火入魔到了什么地步。這樣的家伙,留在世上也只有害人,如果今天楊晨不阻止他,估計轉過頭去他就能再去把靈界煉化。
  這樣的家伙,留不得了!別說他這種瘋狂的性格,光是他剛剛對眾女說的那些話,就已經沒有了活xiàqù的理由。如果說之前楊晨還要照顧一下熬瀾的面子,到了現在,估計熬瀾自己都恨不能將這個瘋狂的先祖自己干掉。
  “聽說你也煉制了一套和敖廣一樣留給龍族的法寶。”楊晨沖著熬森開了口:“我倒是想給你們評判一下,kànkàn是你煉制的出色,還是敖廣煉制的出色。”(未完待續……)
  ps:————
  趕上了,不用明天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