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4 看看誰快(下)

“咦?”剛剛找到高月,穩定了一下她傷勢的王永,驚咦了一聲,發現了楊晨的身影。
  他原以為楊晨會在幾日后和他在返程途中相遇,卻沒有料到楊晨來的這么快。不過楊晨一向有超常表現,這個也算不了什么。
  “師父怎么樣了?”楊晨直接用沖刺的速度沖到了王永這邊,焦急的看著王永手中橫抱著的高月。高月此刻手腳低垂,臉色煞白,幾乎沒有什么生氣。
  “受了重傷,吃了一顆保命的丹藥,一直撐到現在!”王永同樣精于煉器,但卻對煉丹不怎么精通,面對高月的傷勢,幾乎是一籌莫展。
  “吃這個!”楊晨想都不想的直接掏出一顆丹藥,就要送進高月的口中,但高月此時早已昏迷不醒,哪里還有意識吞咽下丹藥?
  “這是?”王永看著那顆丹藥,感覺有些眼熟,但一時卻沒有想起來。不由得問道,他倒是不擔心楊晨會害高月,只是怕這丹藥無起作用。
  “靈芝玉露丸!”楊晨的回答,讓王永大喜過望。靈芝玉露丸是療傷圣藥,使用了千年靈芝和萬載玉露作為主藥,元嬰以下的任何傷勢,都可以的恢復。
  不過,現在高月卻是毫無意識,想要喂丹藥進去,也沒有辦。楊晨焦急之下,扭頭四下看了看,除了自己之外,就是王永和余奎謝沙,沒有什么人幫忙。
  想了想,一咬牙,楊晨將那顆靈芝玉露丸含到了自己的口中,也不管什么師徒尊卑,直接扶住高月的臻首,口對口的將丸藥度了過去。
  靈芝玉露丸入口即化,在楊晨口中,就已經化成了一道津液。楊晨緩緩的度入到高月口中,隨后輕輕的按摩著高月的喉嚨,口中微微,一口津液就沿著高月的喉嚨,慢慢的進入了高月的腹中。
  王永就在旁邊,但看著楊晨的這番動作,卻絲毫沒有阻攔。這個時候救命要緊,哪里還顧的上其他的什么繁文瑣節。就算是此舉稍顯有點出格,卻也顧不得其他了。
  而且現場之人,也就是楊晨最合適,總不成讓王永余奎謝沙來做這件事情。別的不說,楊晨就第一個不答應。
  丹藥十分的靈驗,進入了高月腹中,登時化為一股股的暖流,開始修復高月身上的傷勢。高月的臉色,也顯得紅潤了許多。
  “什么人做的?”看著藥效起作用,楊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馬上開始追問高月的境遇。面對師祖王永,楊晨也不可能太過于囂張,只是用平靜的語調問道。
  “不知道!”王永搖了搖頭,眼中同樣是難以壓抑的憤怒:“我過來的時候,小月已經自己躲在那邊地下的一個洞里。不過身上的傷勢很雜,很多人出手,最嚴重的是背后的傷勢,可能是對方偷襲。”
  聽著王永師祖的話,楊晨也開始有些仔細的檢查起高月身上的傷勢。神識掃過,頓時又是大怒。
  高月的身上,至少有八處嚴重的傷痕,胳膊碎裂,一條腿碎裂,此刻已經被王永固定整理好傷處,但是其他的傷處卻幾乎都是致命的,顯然對方根本就是下殺手,絲毫沒有打算留高月的性命。
  要不是高月身上還帶著楊晨給過的一枚用極品老山參煉制的吊命的丹藥,及時服下的話,根本就堅持不到現在。
  即便如此,高月身上的傷勢也是岌岌可危,王永和楊晨再稍微遲來一兩天,說不定就已經回天乏術。
  之前楚亨只是順帶的罵了高月一句,楊晨就已經怒不可遏,現在竟然有人敢將高月傷到這樣的地步,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讓楊晨無接受的是,高月是為了給楊晨煉制飛劍,缺少材料才來到十萬大山的。因為楊晨而受到了如此重的傷勢,怎能讓楊晨不出離憤怒?
  “師祖,師父是找什么材料來這里的?”楊晨強行按捺著巨大的憤怒,問王永道。
  “赤陽鐵魄。”王永同樣的不平靜,但還是給楊晨說出了材料的名稱:“小月打算給你煉制一柄上好的火屬性飛劍,缺少赤陽鐵魄,這東西只有十萬大山有,所以才趕過來的,沒想到卻被人暗算。”
  服下靈芝玉露丸到現在,高月的臉色已經明顯的好了許多。身上的傷勢也正在緩緩的減輕,看起來狀況不錯。不過,這么重的傷勢,想要馬上痊愈,絕不可能,至少需要調理半年以上。
  “師父的乾坤袋被人搶走了。”楊晨稍微仔細一打量,就注意到了高月身上乾坤袋已經消失。王永肯定不會貪污高月的乾坤袋,唯一的解釋就是被人搶走。
  “小月現在身上的寶只剩下本命飛劍和身上的這件七禽羽衣。七禽羽衣已經被廢了,要不是她衣服上這顆明珠,我也沒辦找到她。“王永壓抑著憤怒,疼惜的看著高月昏迷不醒但是依舊還露出一點點痛苦神色的面孔,憤恨的說道:“不幸中的大幸,她逃到這里發動了求救信號,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這的確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則的話,楊晨和王永只能夠等到高月的死訊了。
  “搶了乾坤袋,說明是有東西讓人惦記上了。”楊晨冷冷的分析道:“敢動我師父,不管是誰,我都要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楊晨,你帶小月回純陽宮,我倒要再這里查一查,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敢動我徒弟!”王永也是一個暴脾氣,護短幾乎是他這一脈的傳統。高月被傷成這幅摸樣,王永要能忍得住才怪。
  “師祖,弟子覺得,還是您帶著師父回去合適。”楊晨卻搖了搖頭,直接否決了王永的建議。
  聽著楊晨的話,王永已徑直接瞪起了眼,似乎楊晨要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他就要對楊晨不客氣。
  “您是元嬰老祖,那些人就算是做了,誰又敢當您的面承認?”楊晨緩緩的說道:“弟子不同,我只是個筑基后輩,想必有人絕不會害怕在弟子面前承認,反正肯定殺人滅口。弟子倒想要看看,是哪個王八蛋,敢傷師父。”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