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33 兩個熬森(上)

“你們道門修士不是講究功德嗎?”熬森在楊晨和斬仙刀雙重加攻之下,靠著高速飛行躲過了至少十幾次險之又險的攻擊,集中精力應付的同時,不忘記口中干擾著楊晨:“你如此濫殺,不怕天譴嗎?天劫臨身之際,你就沒有一點愧疚?”
  “你都不愧疚,我怎么會愧疚?”楊晨的拳頭再次準確的砸中了熬森的某個身體部位,金鐘現形,上面的金光閃耀了數次,十幾條龍影盤旋了好一會,才把那個被楊晨一拳轟出來的裂縫慢慢的補好。本文由。。首發
  “我是瘋子,你也是瘋子嗎?”熬森哈哈狂笑道:“我當然不在乎,可你難道一點都不在乎?”
  自認瘋子,這讓楊晨聽著一愣。這家伙就不是個正常的家伙,從來沒有按照正常人的思維考慮過問題,和他談論這些,還真是對牛彈琴。
  可就這一愣的功夫,讓熬森看到了機會,龍口一張,一道凌厲之極的劍氣猛地從他喉嚨口沖出,準確的轟在了楊晨的身上,透體而過。
  楊晨的身體如同離弦之箭一般,直接被轟擊的告訴向后飛出至少數百里,這才余勢用盡,摔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熬森的狂笑聲直接跨域了數百里的距離,響徹天際:“八條金龍畢生凝結的無滔劍氣威力如何?”
  這可不是普通的劍氣,而是八條至少金仙后期的金龍凝練的無滔劍氣,八條金龍按照八卦的方位同時出手煉制,至少煉制了數千年才煉制完成的劍氣。
  可以說,這道無滔劍氣在靈界絕對是無堅不摧。就連熬森本人,也在這道劍氣之下受過大苦頭,差點就殞命。劍氣的主人當然是被熬森干掉了,劍氣也被熬森偷偷收起煉化,關鍵時刻才能發出這一道偷襲。
  熬森本以為會看到楊晨一家人驚慌失措的表情。還能看到熬瀾龍狂他們同樣驚恐無比的表情,敵人的驚恐那是熬森最大的享受。可讓熬森差異的是,他并沒有看到一個人臉上有這樣的表情。
  “唉,雖然你算是先祖,可你根本不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怪胎!”敖烈看熬森有點詫異的樣子,忍不住搖頭提醒道:“那是在任何時候都能把你打擊的體無完膚的絕對變態。一道劍氣就想傷到他,不是我說你,先祖,還差了點。”
  “死鴨子嘴硬!”熬森才不會理會這個修為最低的龍族晚輩。雖然敖烈身上也算是有些龍族的皇族氣息,可熬森會把龍族皇族放在眼中?敖烈現在也不過就是這么多龍族當中最差的那件煉器材料而已。
  砰。正在得意間,熬森被第二元神鎖定,狠狠的攔腰就是一刀。
  血雨紛飛間,熬森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嚎,整個身體被斬仙刀一分為二。
  熬森痛苦的龍吼聲直接傳遍了方圓數萬里的區域,周圍觀戰的楊晨家人朋友以及龍族的朋友們,全都是及時出手開始抵抗這股強烈的龍吼帶來的攻擊。
  本以為被一分為二的熬森會失去戰斗力,可是就在他的狂吼聲中。兩個半截的身體齊齊的開始生長,一個向下生長,一個向上生長。
  不一會。向下生長的那部分已經長出了完整的后腿和尾巴,又成了一條完整的龍身。而向上生長的那部分卻顯得麻煩一點,生長的速度不夠快。
  但也僅僅只是不夠快而已,只多過了一會,后半截龍身就長出了完整的前半部分身體,完整的腦袋。至此。被斬仙刀一分為二之后,熬森從一條龍變成了兩條龍。
  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發生。楊晨的妻妾們心中全都是一驚。這樣都殺不死熬森,那要怎樣的攻擊才能要他的性命?
  想到熬森背后可能的數以億兆計算的瘋狂妖獸。眾人都是一陣頭疼。這個數量級的妖獸,哪怕排著隊讓楊晨挨個的砍頭,估計也能活生生的把楊晨累死。有這個在,熬森這個家伙根本就是無敵的存在。
  “幸虧之前龍殘龍缺得到了一份不錯的功訣。”兩個熬森,肯定一個為主一個為副,一個身上有全套的法寶,另一個身上則是光溜溜的。
  但此刻兩條龍卻是同時開口,仿佛思維都是一致的一般。看到這情形,眾人心中又是一沉。熬森口中的不錯的功訣,一定是楊曦的那份神識分開的法訣,這會熬森一分為二,果然是最適合的法訣。
  吃一塹長一智,被斬仙刀抓住機會一分為二,熬森當然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兩個身體一個緊盯著斬仙刀,牽制著,另一個卻沖著眾人再次叫囂起來:“你們不是不擔心揚楊晨嗎?那么他現在在哪里?”
  修士有時候就不能得意,一得意就會忘形,這會熬森的情形就是如此。他的話音剛落,就猛地好像看到了厲鬼一般的驚叫出聲:“怎么可能?”
  被熬森一道無滔劍氣轟擊出數百里的楊晨,此刻鄭從地上緩緩的站起。本應該被劍氣洞穿的身體,看起來卻沒有一點異常,下一刻,楊晨的身影就在那邊消失,重新出現在熬森面前。
  “好劍氣!”楊晨再次回到熬森面前做的第一個動作就是伸出大拇指夸贊:“本來我還擔心最近是不是冷落了珊珊,結果你就送來這么一份大禮。這道劍氣我預定了,打算送給珊珊做禮物。”
  “你怎么可能擋下這一劍?”熬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楊晨的肉身加上金鐘而已,怎么可能接下無滔劍氣全力一擊?
  要知道,熬森煉制的金鐘自認比楊晨身上的強悍數十倍,可也經不過無滔劍氣一擊。接下一擊的結果就是被雙面洞穿,楊晨身上怎么可能連點傷勢都沒有?
  “哦,要是別的還不好擋,不過劍氣嘛,我正好擅長。”楊晨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倒不是楊晨吹牛,當年呂祖留下的保存那道無上純陽劍氣的劍鞘已經被楊晨煉化到身體中,劍氣類的傷害,只要沒有無上純陽劍氣那么強悍的,以楊晨的肉身強度,基本上可以無視。
  “接招!”熬森氣急,第一個熬森不動,第二個熬森卻直接沖向了楊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