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235 我有本命火種(上)

要說熬森心中不忌憚楊晨,這是假的。打到現在,熬森比任何一個修士都忌憚楊晨。
  熬森身上的殺手锏,強悍的肉體不說,比不過楊晨。超凡的法寶,現在也最多就是能和楊晨拼一個旗鼓相當,還是因為熬森修補的快。而楊晨前前后后就亮出了斬仙刀和金鐘,而金鐘后期都已經不用了。
  在熬森眼中一擊必殺的無滔劍氣,拿楊晨一點事沒有,只是把人打退了數百里,然后人家不但接下了劍氣,還麻溜的回到了原地毫發無傷。
  本想靠著修為和數量的優勢,動用神識攻擊將楊晨的識海擊毀,結果卻看到了一個恐怖的凌霄寶殿,順帶直接收了自己的那些傀儡龍靈不說,還把自己的龍靈吸收一半,逼迫熬森不得不自爆分身,這才勉強算是打平。
  現在熬森唯一還有的依仗就是自己山河地理圖中的那些瘋狂妖獸了。數量巨大的瘋狂妖獸能夠和熬森生命共享,這可以給熬森帶來源源不斷的生命支持,讓他可以“悍不畏死”。
  除此之外,基本上熬森就沒有什么優勢。正如楊晨所說,連山河地理圖其實真正的掌控以前都不是在熬森的手中,而是在龍殘這邊,熬森剛剛脫困接手山河地理圖,連真正的用法都還沒有摸索出來。
  另[一][本讀]小說wWw.yBdu.cOm有一點,熬森的山河地理圖被他用獨特的方法和公孫玲的連接在了一起,無法分開不說,還處于煉制上的下風。早知道公孫玲的山河地理圖這么厲害。就不這么玩了,受制于人。
  這種情況下。別說熬森還無法完全掌控山河地理圖,就算是他能夠掌控。也必然會被公孫玲牽制。最強大的防護和攻擊手段都無法使出來,對現在的局勢也沒什么改變。
  可只是這樣就想要讓熬森投降,聽從自己的后輩熬瀾的命令并接受懲罰,這怎么可能?
  熬森被囚禁了這么長時間,心中的怨氣還沒有發泄的機會,見到熬瀾龍狂他們沒有直接上去干掉他們扒皮抽筋就已經是很給面子了,還想要讓他束手就擒,這不是笑話這是這么?
  這邊熬森在狂笑,很有點歇斯底里的架勢了。可楊晨并沒有笑。楊晨的家人也沒有笑,楊晨的朋友也沒有笑,龍族的眾人也沒有笑,大家都在靜靜的等著熬森笑完之后冷靜下來做出決定。
  很快熬森就被這股詭異的氣氛影響停止了狂笑,看著熬瀾那邊眼中還有期待的目光,熬森忍不住再次冷笑出聲:“癡心妄想吧!等我殺了你,再殺了你們所有,我會把你們煉制成這靈界最厲害的法寶,然后帶你們到仙界找那些老家伙們算賬。”
  這是打算不合作到底了。不知道怎的,龍狂和其他龍家人心中甚至有一種松了一口氣的感覺。身為龍族,按道理不應該會愿意看到同族倒霉的,可眼前這個皇族的先祖熬森除外。
  楊晨的目光也看向了熬瀾大姐。所有的決定還是要等她做出來。作為龍族皇族在靈界的代言人,熬瀾的決定就代表了龍皇的決定。
  看著桀驁不馴的熬森,熬瀾又轉頭看了看自己的其他族人。終究還是長嘆一聲,沖著楊晨這邊重重的點了點頭。
  熬森雖然是龍族。還是龍族中的皇族,可他已經徹底瘋了。根本沒把同族當做是同伴。這樣的家伙,也許死了比活著強,至少不會威脅到同族的性命。
  不看其他,光看熬森用來暗算哮天的龍珠數量,就知道熬森至少干掉了多少同族。這瘋狂的家伙從來就沒有想過悔改,直到現在,他看著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以材料好壞作為重視程度的出發點的。
  所有的龍族高手們都看到了熬瀾的這個動作,明顯都是齊齊的一松氣。
  很奇怪的現象,仿佛所有龍族的高手對楊晨都是信心十足,哪怕打到現在楊晨并沒有實質性的傷害到熬森分毫,可大家就是相信,楊晨有辦法解決。
  連龍族都是如此,不用說楊晨的妻妾們,更是對楊晨信心十足。別看熬森現在蹦跶的歡實,那也只是相公沒有下殺手而已。所有人都堅信這一點。
  熬森最不能容忍的就是這一點,憑什么?楊晨明明沒有能夠實質性傷害到自己,但為什么所有人包括龍族在內都對楊晨有如此強的信心,如此的不看好自己?
  “殺了你,我會把你完整的煉制成一具傀儡,帶到仙界讓你的祖師爺看看。”當熬森的殺心已經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的時候,熬森卻反而冷靜了下來,不再那么暴怒,很是平靜的說道。
  “謝謝你,不過我想我親自去見祖師爺比較好,就不勞煩前輩了。”楊晨也不在乎熬森激怒自己的話語,平靜的帶著微笑說道。一邊說的時候,第二元神已經控制著斬仙刀緩緩的飛回了楊晨的手中。
  這一幕讓熬森的雙眼不由自主的瞪大了,他想不明白楊晨這是要做什么。要說用斬仙刀對付自己,之前龍塔已經擋下了數十次斬仙刀的攻擊,難道楊晨幼稚到以為拿著斬仙刀沒有哮天加成也能把自己如何嗎?
  “冤有頭,債有主!”當楊晨握住了斬仙刀的刀柄的同時,口中說出了這幾個不知道被多少人傳說的口頭禪:“前輩你要殺我,這份因果,我接下了!”
  楊曦是最了解楊晨的敵人了,所以楊晨的習慣口頭禪他都了解過。從楊曦這里,熬森自然也能知道楊晨的一些情況,自然明白楊晨這幾個字意味著什么。
  可熬森還是無法避免的瞪大了眼睛,好奇無比的注視著楊晨,他實在無法想象楊晨還能有什么手段來干掉自己。難道這句話就是只說說而已嗎?
  “晚輩是個火修。”熬森不會逃跑,所以楊晨也不會那么著急的怕他逃跑馬上動手,而是平靜的沖著熬森解釋道。
  “那又如何?”熬森很不客氣的反問道。難道楊晨就想要靠著他是個火修來干掉自己?
  “晚輩有本命真火。”熬森猜對了,楊晨真的是這么想的:“前輩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