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25 想死我成全你(下)

楊晨的飛梭也恰好在這個時候趕到,將關月瑩在水中接個正著。否則的話,就算楊晨不動手,關月瑩也絕對會被海獸吞噬的一干二凈。被楊晨的血色長河殺意震懾,絕不是在水中一激就能醒過來的。
  一位元嬰老祖,就這么靜悄悄的躺在楊晨的身邊不遠處。飛梭內的空間足夠大,楊晨完全不用擔心關月瑩能不能放下。
  雖然已經是不知道活了幾百年上千年的高手,但現在還是一副年輕的面孔。不能不說,碧瑤仙島在收取弟子的時候,也很注意,這關月瑩長老,放在任何時候,也能算是一位絕色傾城的美女。
  只是,楊晨現在完全沒有看美女的心情,他在考慮,這件事情該如何收場。
  關月瑩可不是普通人,碧瑤仙島的實權長老,放在修行界也是響當當的人物。碧瑤仙島是可以和太天門媲美的大門派,楊晨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就將碧瑤仙島徹底的得罪,否則的話,說不定純陽宮將會提前重演一次滅門慘劇。
  殺了關月瑩,那就意味著徹底翻臉,楊晨并不想在這個時候給純陽宮和高月惹麻煩。可是現在放著一個關月瑩,卻是不好處理了。
  別說處理關月瑩,單是現在已經將關月瑩嚇的昏迷,還不知道醒來之后該如何解決。殺是不可能的,但怎樣才能讓關月瑩放棄追究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關月瑩給楊晨種下的神識標記,楊晨已經徹底的逼了出來,關月瑩人就在身邊,很多事情都會容易許多。
  當關月瑩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楊晨,而是一柄尖利的飛劍,正頂在自己的雙眉之間,印堂之上,劍尖已經微微的刺進了肌膚。
  微微一動,關月瑩臉上登時變了顏色。她的一身修為,竟然絲毫提不起來,仿佛被什么束縛住了一般。這下徹底的讓關月瑩大驚失色,任人宰割的感覺,絕對不好受。
  這個時候,關月瑩突然才想起來自己昏迷前神識看到的那一片滔天血海,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冷戰。什么樣的人才會有那般的殺意?竟讓她一個元嬰巔峰老祖都無法承受?
  “我不想殺人!”楊晨的聲音,從關月瑩的頭頂響了起來,然后出現在關月瑩的對面,直直的看著關月瑩的雙眼:“但我絕不怕殺人!你信嗎?”
  點了點頭,雖然看到楊晨有些慌亂,但是關月瑩畢竟是一位元嬰巔峰的老祖,見過無數的大場面,生死搏殺也不少,最初的慌亂過后,很快恢復了鎮定。
  只是,不知道怎的,關月瑩忽的感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異常的可怕,這不是她自己主觀意識到的,而是從自己的身體反應上察覺的。
  關月瑩的身體,竟然在發抖,是那種不自覺的發抖。連見了大乘期高手都沒有過的感覺,竟然在面對楊晨的時候,發自內心的恐懼起來。
  楊晨的話,關月瑩絕不認為是在吹噓。就憑能夠將她嚇暈過去的殺意,如果楊晨愿意的話,直接在碧瑤仙島上制造一場殺戮,絕不是什么難以辦到的事情。至于說楊晨怕不怕殺人,擁有這么可怕殺意的人,會是怕殺人的?
  “你是誰?碧瑤仙島可有得罪的地方?”心中雖然慌亂,身體也依舊在發抖,但是關月瑩還是咬牙問出了這兩個問題。既然楊晨不在她昏迷的時候殺她,而是等她醒過來說這番話,說明這件事還是有轉圜余地的。
  “在下純陽宮楊晨,本來和貴門從沒有什么芥蒂,但貴門三番五次見面不是轟走就是污蔑,要么就是動手傷人,是不是覺得楊某好欺負?”楊晨在關月瑩對面坐了下來,但是指在關月瑩印堂上的飛劍卻沒有撤去。
  “這是誤會!”一聽楊晨自報名號,關月瑩頓時間腦海中閃過了種種傳聞,然后馬上想到了之前齊韻柔轟走楊晨的事情,不過同時心中也是一寬,急忙道:“齊韻柔怠慢你的事情,我已經處理過,封住修為,到坊市當中磨練心性!”
  “那是你們碧瑤仙島的事情,我不感興趣!”楊晨看著關月瑩,緩緩的說道:“我也可以不追究你出手傷我的事情,但是,有個前提,沒事以后不要惹我!”
  “你在威脅我嗎?”關月瑩好歹也是碧瑤仙島說一不二的長老,楊晨這般說話,實在是不給她面子。關月瑩也不由的有些怒氣:“你想要和我整個碧瑤仙島作對嗎?”
  “我從不做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楊晨搖了搖頭:“如果你不介意在無聲無息中消失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殺了我,你以為你能逃過碧瑤仙島的追殺?”關月瑩從一開始就是打著為碧瑤仙島爭面子的想法,哪怕面對讓自己恐懼的人,她也不會改變初衷。
  “你覺得,你們碧瑤仙島有多少人會相信你一個元嬰巔峰的老祖是死在我這個筑基初期的后輩手中?”楊晨毫不客氣的點破了關月瑩心中的那點小算盤:“別說我不給你們面子,你們碧瑤仙島那些眼睛都長到天上的宗門高手,她們會承認你一個元嬰老祖是死在我手里?”
  “但我畢竟是追你的時候失蹤的,不是嗎?”關月瑩心中已經沒有了依仗,但嘴上還在硬撐。
  “找我的時候,我就說不知道!”楊晨呵呵一笑:“大不了我告訴她們,你追上我,我答應你到碧瑤仙島磕頭賠罪,然后你就消失了。你說,她們是相信我的這些話,還是相信我殺了你以后騙她們?”
  “你不是不想要磕頭賠罪嗎?”關月瑩聽的氣不打一處來,楊晨要是愿意磕頭賠罪,那還追什么?
  “我殺了碧瑤仙島一位元嬰巔峰的長老,人死為大,磕頭就磕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楊晨冷笑了一聲:“看來,關長老已經是做好了死的打算,也罷,你是碧瑤仙島的長老,也是長輩,你想怎么死,我成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