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5)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5)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5)     

斬仙126 你是我的心魔(上)

面對楊晨毫不在乎的態度,關月瑩終于明白,自己和碧瑤仙島的所謂的壓力,對楊晨根本就沒有用,頹然的放棄了掙扎,很是不甘心的問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我說過,沒事不要惹我!”楊晨垂下了他的眼皮:“你從開始動手沒有想過要殺我,所以我給你這個面子,但千萬別以為我不敢殺人!”
  說著,楊晨手一伸,刺在關月瑩印堂的飛劍陡然的消失。隨后,關月瑩馬上發現,自己被限制的靈力瞬間恢復了自堊由,自己又變成了那個無所不能的元嬰巔峰老祖。
  只是,這個時候關月瑩卻完全沒有要馬上報復楊晨的想,雖然以她元嬰期的修為,面對楊晨一個筑基期的弟子,隨手就能夠制住。
  并不是關月瑩簡單的因為剛剛楊晨的那些話就放棄了所有的仇恨,實在是因為關月瑩突然發現,在楊晨伸手收回飛劍的剎那,一道隱約的黑色印記出現在楊晨的手指上,而那道印記,分明是一個十分奇持的圖案。
  以關月瑩的修為,雖然不夠準確的斷定楊晨是將飛劍收到了手上的那個印記當中而不是腰帶上的乾坤袋里。但是,楊晨手指上的那個印記實在是太過于特殊,由不得關月瑩不浮想翩翩。
  碧瑤仙島是名門大派,即便在仙界也有龐大的勢力,雖然從上界往下界傳遞消息十分的困難,但是有些關鍵的消息還是能夠傳下來,楊晨手上隱約出現的圖案樣式就在其中。
  上界的人?關月瑩不敢斷定,但是,當她將楊晨的一些作為聯系起來的時候,就由不得她不浮想翩翩。
  不是上界的人,怎么可能在筑基期就煉制奪天丹?不是上界的人,怎么可能輕而易舉的將她這位元嬰巔峰老祖禁制?不是上界的人,又怎么可能擁有讓元嬰期高手都追之不及的寶?不是上界的人,又怎么可能擁有那般的殺意?
  越想關月瑩越是肯定,但是她卻又完全不敢相信,上界向下界傳遞一點信息都要付出對于碧瑤仙島這樣的門派都感覺慘痛的代價,想要送一個人下來又會如何的艱難?連碧瑤仙島傾門派之力都無做到,又有哪個門派能有如此大的手筆?純陽宮?這可能嗎?
  所以,關月瑩無論如何也不敢確定,楊晨到底是不是上面的人。不管是不是,總歸都有很多的疑團無解釋,楊晨的人在關月瑩心目中也越發的神秘起來。
  最讓關月瑩無摸清的是”楊晨在這個時候放了她,沒有任何禁制。
  兩人面對面如此之近,只要關月瑩愿意,隨時可以將楊晨擒住。
  這始終是關月瑩無理解的事情,要知道,楊晨一開始可是在她神識一擊之下受傷吐血的,難道他就不怕關月瑩突然翻臉?
  “你好歹也是碧瑤仙島的長老!”楊晨仿佛看穿了關月瑩的疑惑,微微笑道:“千萬別讓我覺得,碧瑤仙島的長老們說話都毫無誠意!”
  越是大張旗鼓的維護門派名聲的人,越是在乎門派的聲譽。很顯然,關月瑩就是這樣的人,否則她也不會勞師動眾的追趕幾天幾夜,只為了讓楊晨磕頭賠罪。
  “我碧瑤仙島的人,絕不會食言而肥!”關月瑩冷哼一聲,不再多說什么,只是四下打量了一番”卻愕然發現,自己現在正在一艘海面上行駛的帆船上。
  “山不轉水轉”我們后會有期!”發現這一點之后,關月瑩也沒有了繼續呆下去的心情,沖著楊晨一拱手”召出飛劍,絕塵而去。
  不過,連關月瑩自己估計都沒有發現,她已經完全不把楊晨當做一個筑基期的后輩,使用的禮節忽的話語,都是同輩打交道的時候才使用的。
  目送著關月瑩身影消失,楊晨也只能嘆了口氣。不想殺一個原本就對自己沒有殺意的人,就只能拉攏或者震懾,他一個純陽宮筑基期弟子的身份顯然不夠,只能用德戒來配合搞點神秘,狐假虎威一下。
  幸虧楊晨知道碧瑤仙島上界有人,也給她們傳下來一些關鍵信息,而身為長老,關月瑩倒是真的識貨,神神秘秘咋咋呼呼,免了楊晨許多的唇舌。
  估計暫時來說碧瑤仙島方面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楊晨施施然的控制著飛棱,調整了方向,趕向海邊,他還需要去青云宗找孫輕雪。
  關月瑩御使著飛劍”再次花了幾天幾夜的時間,飛快的回到了碧瑤仙島的山門。仔細的追問了一邊當時的情形之后,終于知道,楊晨是和石珊珊在交涉,而石珊珊此刻已經回到內島修行,說不得關月瑩馬上趕到了內島,直接找到了石珊珊,追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聽到石珊珊平靜的將和楊晨的約定說出,關月瑩直接傻在當場。這種捕風捉影的事情,石珊珊竟然相信了,而且還約定了要楊晨和李清辰當面對質?
  忽然之間關月瑩理解了楊晨為什么會在山門處憤怒了,這樣的事情,無論換成誰,心里也不會好受的。在理解楊晨的同時,關月瑩也對自己宗門的這位天才弟子極度的失望起來。
  “珊珊!”關月瑩的語氣變得十分的低沉,但是語意之中卻透露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碧瑤仙島已經是天下無敵,所有人都要賣我們面子?”,
  “不是,長老!”,石珊珊還是那副冷艷的面孔,哪怕是面對自己宗門的長老,也沒有變過。
  “那你是不是覺得,你的名聲,已經足夠讓一些門派心生敬畏?”關月瑩又一次問道:“楊晨打著你的名號,就能讓純陽宮上下十幾位元嬰上百名金丹宗師惟命是從?”
  “弟子不敢!”石珊珊的臉色變都沒有變,平靜的回答道。
  “那你怎么會覺得,楊晨會打著你的名號在純陽宮肆無忌憚的行事,而且還得逞了呢?”讓關月瑩不明白的就是這一點,難道自己宗門培養的天才弟子,竟然在人情世故上是一個庸才嗎?
  求推薦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