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51 稱量稱量(上)

楊晨說的很自信,讓周嫻穎也受到了感染,一時間被楊晨的強大自信帶動的不再擔憂,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眾女之中,也只有周嫻穎會遇到這種情況。其他的都是從凡間直接飛升的,在凡間的父母早已經故去,不存在這個問題,就算是有媒妁之言也是有宗門代辦。
  唯有周嫻穎情況不一樣,她是父母健在的,而且都在仙界,父親周天君更是天庭的重要人物,新天庭中接替舊天庭趙公明的天君,位高權重。尤為重要的是,楊晨娶周嫻穎的時候可是在靈界,并沒有得到周嫻穎父母的允準。特別是周嫻穎并不是楊晨唯一的妻子,只是五個平妻中的其中一個。
  盡管當時是周嫻穎自己做主,可她父母要是追究起來,終究也是一個問題。另外楊晨女人太多也是一個大麻煩,不知道周嫻穎的父母會不會接受自家女兒和其他女人共享一個夫君的事實。
  還好周嫻穎是平妻,要是妾室的話,估計楊晨根本就不用去拜見泰山老大人了,直接會被周天君聞訊后追殺。天庭堂堂四大元帥之一的周天君的女兒竟然會做別人的妾室,而且還是靈界的一個小輩的妾室,周天君怎能容忍?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把楊晨滅殺,以泄心頭之恨。
  如果能不讓周天君發怒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讓周天君知道。當然,這是不可能的。而且以楊晨的性格,既然娶了周嫻穎,又怎么會為了可能的擔驚受怕而讓周嫻穎一直有家難回?
  娶了人家的女兒。自然就是人家的小輩,這點不用提。天經地義。所以于公于私,楊晨都得親自前往拜會。
  為了表示重視。最好的時機其實就是剛飛升之后馬上去拜訪。這也是楊晨選擇這個時候去拜訪周天君的原因,一上來什么都不干,宗門天庭都放過一邊,馬上急匆匆趕來拜訪,不管是誠意還是面子都給的十足了。
  周嫻穎盡管擔憂,但還是對楊晨這種從接引市鎮一離開馬上就去拜訪她父母的安排表示滿意。本想著自己努力的回想一下當年周天君的住處,卻發現自家相公已經熟門熟路的開始趕路了。
  當年周嫻穎被周天君送下靈界的時候,天庭還沒有劇變,周天君那個時候還不是天君。住的地方也不是天庭中的府邸,而是周天君當年的宗門之內。周嫻穎對于仙界的記憶,還在天庭變化之前,她要能一下就知道周天君現在的住所以及地位,那就奇了怪了。
  事實上周嫻穎的確是不知道他父親現在的地位,還以為父親依舊只是一個小有名氣的高手而已。所以盡管心中不安,可也并沒有擔憂到哪里去。以自家相公的優秀和日后純陽宮的未來,想必能夠讓自己的父親另眼相看的。
  當楊晨停下來的時候,周嫻穎和眾女一樣。還不知道身在何方。直到前方有盤查的天兵天將擋路,這才把她們嚇了一跳。這是到了什么地方,竟然還會有天兵天將盤查?
  更讓她們大開眼界的是,自家相公只是將手上的一個戒指亮了一下。然后那些盤查的天兵天將仔細檢查了一下戒指的真假,居然就輕易的放楊晨一家離開了。
  “這是什么戒指?”高月見過功德戒,楊晨多次亮出來過。可高月沒想到,這戒指在仙界還有這樣的用處。忍不住好奇的問了出來。
  “天庭專屬的功德戒。”楊晨微笑著回答道。以前眾女沒怎么注意過,所以楊晨也沒給大家說過。這會才在眾女面前顯擺:“你們相公我雖然在仙界名不見經傳,可也是的的確確天庭官員一位,說起來,你們也都是官家太太。”
  眾女這時候才明白楊晨說的是什么,原來掌管斬仙臺的劊子手也是一個芝麻大的天庭官員,現在卻被相公這么調侃,登時讓眾女也樂了起來。
  這里還需要盤查天庭身份,那自然是天庭所在了。之前在龍宮中大家感受并不深,出來之后,馬上察覺到遠處一股輝煌的磅礴氣息沖天而起,直沖云霄,攜帶著無限的威嚴,讓人幾乎有一種忍不住想要膜拜的感覺。
  還好,眾女和自家相公神識雙修的時候,已經多次感受到過這種氣息,這會才剛剛到城門口,距離還遠,這股威壓對眾女的影響幾乎沒有。眾女只是恍惚了一下就恢復了正常,然后好奇的看著那個方向。
  “那邊是凌霄寶殿。”楊晨看大家望著安個方向出神,微笑著解釋了一句。
  眾女回過神來,有點疑惑的看了看那個方向,又看了看自家相公,一肚子的問題,卻不知道該怎么開口。自家相公識海中的凌霄寶殿,怎么會和真正的凌霄寶殿氣息如此的相近?
  “這是去找我父親?”周嫻穎修為最高,最先恢復過來,疑惑的問道:“天庭都城,我父親會住在這里?”對此,楊晨笑而不語。
  別看只是一座城,可從他們現在所處的南天門到凌霄寶殿至少有數十萬里之遙。楊晨靠著前世的記憶,很輕易的找到了周天君府邸的方向,然后飛速的趕了過去。
  “天君府?這是我家?”看著釋放著瑞氣千條,明顯是大人物府邸,門楣上還有巨大的招牌,周嫻穎依舊還是不敢相信看到的這一切。
  “恭迎小姐回府!”周嫻穎正在疑惑不定間,忽的聽到了數個齊刷刷的嬌聲,然后天君府中門大開,兩行美婢輕盈的列隊走出來,沖著周嫻穎齊齊行禮。
  周嫻穎終于看到了美婢當中一個熟悉的面孔,正是當年服侍她的一個侍女,這才確認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老爺和夫人已經準備酒宴,歡迎小姐和閨中密友回府。”那個熟悉的侍女走上前來,沖著周嫻穎笑著開口道,臉上也是滿臉的激動和開心。
  請周嫻穎和閨中密友,那自然是高月公孫玲還有陶珺琪了。不過,周嫻穎很意外,怎么沒提到自家相公楊晨?
  “這位楊先生,老爺給安排了另一條路。”那個走出來說話的侍女依舊還是帶著微笑道:“如果楊先生能走完,老爺夫人自會相見!”
  這一說,楊晨和眾女就都明白了,這就是一個考驗。
  ps:————
  接待朋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