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253 簡單破陣(下)

“小子楊晨,拜見天君,拜見伯母1楊晨走到了近前,很有眼色的沖著周天君和天君夫人拜了下去。
  稱呼上,楊晨也顯得很有意思。稱呼周天君是天君,但稱呼天君夫人,就成了伯母,隱隱透著親近。
  天君夫人看起來很滿意,自家的女婿,剛剛飛升就有這么厲害,而且頗有禮貌,越看心里越是喜歡。
  不過,周天君就不是那么開心了。他都親自出手了,居然都沒有擋住楊晨,多少讓他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只是冷冷的哼了一聲,算是給楊晨的回答。
  這時候,周天君也看出來了,楊晨除了護身法寶厲害之外,一身煉體術修行的也是登峰造極。楊晨修行的黃巾力士煉體術本就是仙界的煉體術,周天君見多識廣,哪里有看不出來的道理?
  讓周天君驚訝的是,楊晨才剛剛飛升,可黃巾力士煉體術竟然已經修行到了至少力擎天的巔峰,這讓周天君委實是驚訝不已。哪怕是仙界的修士中,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的修士們,也鮮有能修行到這個境界的。楊晨能到這樣的境界,不是有大智慧就是有大機緣,這兩樣對修士來說,不管哪樣,都是讓人羨慕不已的。
  “楊兄原來修行的是黃巾力士煉體術,可惜了!”周天君還沒有說;一;本;讀,小說www.booksrc.net話,趙子昂已經開了口。語氣中少不了一種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惋惜和遺憾,仿佛楊晨修行黃巾力士煉體術是多么暴殄天物的事情。
  “還未請教?”趙子昂是什么人,楊晨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這家伙這個時候能站在這里,還在這種場合插嘴。想必也多少是個人物,所以楊晨才開口發問。
  “趙子昂!”在趙子昂眼中。楊晨只是一個在仙界毫無根基的小人物而已,根本不值得他折節下交,所以,連一些自謙的稱呼如在下,老朽什么的都沒有,直接了當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在下楊晨,忝為天庭執事,不知道趙兄何處高就?”一邊說著,楊晨一邊沖著趙子昂亮出了手上的功德戒。一邊朝著趙子昂拱手問道。
  楊晨說自己是天庭執事,這可做不得假,斬仙臺劊子手雖小,但的的確確是天庭編制,有功德戒,有俸祿,有專司的職責。
  趙子昂是什么人?他的父親倒是天庭任職,也不過是一個芝麻綠豆小官。趙子昂自己,根本連入職天庭的資格都沒有。別看他是大羅金仙,可還差得遠,多少萬劫真仙都沒輪得到。
  楊晨一亮出官職,趙子昂立時就沒了之前的那種驕傲。任憑他心中怎么貶低楊晨。可他也不敢在同在天庭供職的周天君面前表現出來。難道他還敢站在這里說看不起天庭官員?還是能駁斥楊晨說的是謊話?
  啞口無言了一會之后,趙子昂只能想辦法扭轉頹勢,轉移話題。把話頭引回之前能夠打壓楊晨的話題上來:“我的意思是,楊兄修行的煉體術。未免顯得不上臺面了。”
  說實話,黃巾力士煉體術在仙界的修士中。的確是不怎么上臺面的。修行這種煉體術的修士,基本上是修行其他功法無望之后才不得不修行這種的。
  別看黃巾力士煉體術的修行門檻很高,要肉身力量達到千鈞才能修行,但只要是飛升到了仙界的,經歷了那許多次天劫的修士,絕大多數都能滿足這個條件。所以這個煉體術在仙界就是門檻最低,檔次最低的。
  正是因為如此,趙子昂才會想方設法的把話題往這上面引,讓周天君和天君夫人看到楊晨的粗鄙之處,順便打擊一下楊晨,秀一秀自己的優越感。
  “哦?能讓在下擋下剛剛那兩次攻擊的煉體術不上臺面?”楊晨毫不示弱,馬上跟著把話題轉到了煉體術上,仿佛毫不知情一樣的反問道。
  面對楊晨的詰問,趙子昂忽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黃巾力士煉體術是不上臺面的煉體術,可這并不是意味著所有修行了黃巾力士煉體術的修士們都不上臺面。只要能夠修行到第六重境界,在同境界修士中,幾乎就是無敵的存在了。
  只是因為從仙界開始修行能修行到黃巾力士煉體術第六重境界的修士實在不多,鳳毛麟角的幾個,趙子昂從未見過,也下意識的忽略了這個問題。可當楊晨反問出來的時候,趙子昂忽的發現,自己貌似又給了楊晨一個露臉的機會。
  趙子昂修為低見識差沒見過黃巾力士煉體術高手,并不意味著周天君沒見過。加上楊晨幾乎是提醒一般的反問,周天君哪里會猜不出,楊晨的黃巾力士煉體術至少已經到了第六重境界?具體境界不好說,周天君沒修行過不清楚,但楊晨的境界絕對是只高不低。
  什么叫潛力?什么叫前途不可限量?一飛升就是度劫金仙,一飛升就把黃巾力士煉體術修行到了第六重力徹地境界,還沒飛升就是八品煉丹師,靈界就改良斷肢再生丹,這就是潛力無限,前途無量。
  別人飛升到仙界之后,不知道苦苦修行多少年才有進入天庭供職的機會,可自家這個女婿,貌似從凡間開始就已經是天庭的一員。這起點已經不知道比其他普通修士高出了多少,別的不說,光是工齡一項,就能秒殺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天庭官員。要知道,新天庭的絕大多數官員,可都是在舊天庭的人死了之后才提拔的,當年斬殺這些就官員的可是楊晨這個劊子手。
  從接納楊晨的角度來思考的話,之前周天君認為自己丟臉的那些事情,馬上反過來就成了周天君的驕傲。自家女婿這么爭氣這么給面子,那是壞事嗎?
  趙子昂一看到周天君微妙的眼神變化就知道要壞事。要是周天君因為楊晨的厲害而改變了看法的話,那他之前的一切準備豈不是要付諸東流了?
  “楊兄,你這破陣之法,靠著防護法寶和煉體術強行過關,卻是顯得有些下乘了。”一計不成,趙子昂腦子飛轉,馬上又有了一個計劃:“天君考驗的本意,可并不僅僅只是防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