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254 二世祖(上)

“趙兄有話但講無妨。”楊晨的臉色十分的奇怪,仿佛有點想要忍著什么爆笑無法發作的原因。不光是楊晨,連周嫻穎高月公孫玲和陶珺琪都是如此。至于周天君和夫人,暫時還算是城府深,什么也看不出來。
  “陣法一道,靠著一身烏龜殼擋下所有攻擊,卻是最不入流的手法。”趙子昂既然鐵了心的要找楊晨的麻煩,也不怕得罪楊晨,反正話怎么難聽就怎么說,怎么也要讓楊晨覺得無地自容才是:“也就是天君仁慈,挑了三個大羅金仙初期的家將來主持陣法,如果是三個萬劫真仙的話,楊兄的法寶再厲害,恐怕也擋不了幾下吧?”
  趙子昂說完,眼睛緊緊的盯著楊晨,似乎想從他臉上看到一些羞愧的神色。只是,讓趙子昂失望的是,楊晨臉上非但沒有一點他期待的神色,反倒是充滿了玩味。好一會之后,楊晨才開口。
  “趙兄是出生在仙界吧?”楊晨并沒有直接回答趙子昂的那個問題,而是反問了一句趙子昂的來歷:“而且應該是在新天庭穩固后才出生的吧?”
  “正是!”趙子昂挺起了胸膛,臉上顯現出一股驕傲的神色,飛快的回答道。
  這是趙子昂最得意的地方,直接出生在仙界,從一生下來就是在仙界的靈壓之下修行,在仙界熏陶,比起那些一路披荊斬棘篳路藍縷的度天劫飛升數次才能來到仙界的鄉巴佬們天生就高貴。
  尤其是趙子昂還是一出生就在天庭都城,那是絕對的仙中仙才能居住的地方。沒有經歷那些粗鄙不堪的凡間靈界的氣息,肉身絕對的純凈無比。出身高貴,別說從凡間靈界飛升上來的。就是不住在都城的修士他都沒放在眼中,這可是趙子昂最為得意的優越感。
  也正因為如此。趙子昂才會中意同樣出生在仙界的周嫻穎。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配得上他,才有資格做他的雙修道侶。盡管周嫻穎也是從靈界飛升上來的,但那是被周天君送下靈界后回到仙界,不能用飛升二字,最多就是城里人到鄉下住了幾天之后回到了城里,依舊還是高貴的天庭都城人士。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周嫻穎已經是人婦,但她有個天君父親,也勉強算是能讓趙子昂不計較這點小小瑕疵了。
  楊晨直接問到了他最得意的地方。怎能不讓趙子昂開心?回答的飛快,也借機提醒一下周天君,他才是周嫻穎的最佳良配,遠不是這個貪花好色的鄉巴佬能比的。
  趙子昂的回答也讓楊晨和眾女心中暗暗的失笑。也只有這種一直生活在父母羽翼下的二世祖才會做出這種奇葩的事情,說出這種不過腦子的話語。
  也不能怪他,這種人從小覺得自己是人上人,從沒經歷過什么風雨,自以為是。別說經歷凡間靈界的那種慘烈競爭,估計連修行的時候都是一帆風順沒受過半點罪。說他眼高于頂是抬舉他了,整個就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廢物。
  “那依趙兄之見,這陣法該怎么破才算是正途?”楊晨根本懶得計較這種貨色,從知道他是什么樣的出身之后就沒有和他掰扯的心思了。怎么能最快打發就怎么做。
  “請恕小侄放肆!”趙子昂根本沒理會楊晨,轉身沖著周天君施禮道。在面對周天君的時候,趙子昂絕對是風度極佳。
  周天君本來是主人。可現在卻成了看客。從楊晨問出趙子昂那句出身之后,周天君馬上就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之前因為趙子昂是老友后人。還想著多親近來著,哪怕趙子昂說楊晨壞話什么的他也容忍。無非是自己也有點看不上楊晨而已。
  可現在趙子昂這樣拙劣的表現,直接讓周天君警醒過來。父輩關系好是一回事,子女爭不爭氣又是另一回事。真要讓自己的女兒和這樣的人在一起的話,那才是對自己女兒最大的不負責任。
  趙子昂要表現什么,周天君也不管,點了點頭,示意他隨意。不過這時候心中,已經是在更多的關注楊晨了。
  三個大羅金仙家將從趙子昂的空間法寶中走出,飛快的在剛剛楊晨走過的通道那邊再次布置了一個陣法。趙子昂給了楊晨一個挑釁的眼色,沖著楊晨道:“且看我如何破陣。”
  看起來貌似同樣的陣法,趙子昂走進陣法中,只走了三步,接下了三次不痛不癢的攻擊,然后就用一種奇特的步伐十分輕松寫意的走出了陣法。
  “我只接了三次攻擊就找到了陣法的陣眼,找到了破陣之法。”趙子昂趾高氣揚的沖著楊晨說道:“根本就不用一直靠著防護法寶撐到最后。做事要動腦子,只知道使用蠻力,也就只能是個不入流的黃巾力士了。”
  趙子昂在顯擺的時候,渾然沒有發現連天君夫人都已經皺起了眉頭。高月周嫻穎四女是強忍著笑繃著臉沒笑出來,至于周天君,則是一副深沉的模樣,也看不出他是什么心思。
  自己的家將布置了一個陣法,說不定趙子昂早就研究過陣法原理,還裝模作樣的說自己接下了三次攻擊就找到了陣眼,這能不能更假一點?
  連楊晨都頻頻搖頭,自己實在是有點勝之不武了。也難怪,趙子昂這樣的出身,還能指望他有多出色?不過這家伙竟然還想打周嫻穎的主意,無論如何也得給他點教訓嘗嘗。
  “其實這陣法還有一種更簡單更直接的破法的。”楊晨嘆了口氣,沖著趙子昂說道。
  “哼!我就不信還有比直接走出來更快的破陣之法!”趙子昂怎么可能相信?馬上沖著楊晨激將道:“要不,楊兄現場演示一下?”
  自己的家將主持陣法,只要楊晨進了陣,絕對能讓楊晨灰頭土臉。趙子昂幾乎是不遺余力的在刺激楊晨主動走進陣法之中。
  “好說,我且試一下。”讓趙子昂驚喜的是,楊晨竟然中了他的激將法,竟然主動的答應進入陣法之中。
  “楊兄請!”趙子昂做了一個請的動作,異常的真誠。蒼天可鑒,這個請的動作,絕對是趙子昂在這段時間內對楊晨最真誠最不摻雜其他的誠心誠意請他進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