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7 天才的悟性差(下)

去青云宗的這一路上再沒有遇上什么麻煩,楊晨御劍飛行也沒見到幾個人煙,直到飛到了青云宗的勢力范圍之內才發現了幾個大城市。
  青云宗就在幾個大城市之間,不過也還是在山區,但論起人口來,青云宗算是修行門派當最多的一個。
  楊晨從來沒有想到過,后世名滿天下的雪舞仙子,在楊晨第二次見面的時候,會是這樣的一哥情形。
  怯生生的樣子,一如楊晨在法場的時候見到的模樣,讓人不由自主的會有一種憐惜。在青云宗的會客室門口見到楊晨,孫輕雪也是雙目一亮,快步的跑了過來,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大哥哥,是你?”原本孫輕雪還在奇怪,自己和純陽宮的人并沒有什么交情,怎會有人找上門,見到楊晨的剎那才想起來:“我找了你很久,一直都沒有你的下落!”
  這些年來,楊晨的相貌并沒有太大的改變,孫輕雪一眼就認出了曾經在法場上給了絕望的自己一線希望的楊晨。那種溫暖的感覺,幾乎已經滲透了孫輕雪在修行的所有日子。
  “我碰巧路過,來看看你!”楊晨看著別、輕雪,也是滿心的歡喜。拋去那些功利的念頭,楊晨對孫輕雪這種知恩圖報的性格本身就很欣賞,尤其是報恩的對象是他的時候。
  “在青云宗快樂嗎?”看孫輕雪欣喜的為自己準備著茶水什么的,楊晨也沒有阻止,雙眼目不轉睛的看著別輕雪忙碌,口很是隨意的問道。
  聽到楊晨依舊還是如同法場上一般溫柔的聲音,孫輕雪忽的動作一頓,停了下來,隨后調整了一下情緒,然后端著已經沏好的茶葉,款款的走到了楊晨面前,雙手捧著茶杯送到了楊晨的手,微笑道:“大哥哥,喝茶!”
  這個大哥哥的稱呼是當時孫輕雪在法場上叫楊晨的,到這里還是沒有變,盡管孫輕雪已經長大了十幾歲,心目還是把楊晨看做那個給自己信心的大哥哥。
  聲音很好聽,依舊充滿了那種親密,但楊晨卻已經從孫輕雪的一系列表現當發現,別。輕雪似乎有困擾,在青云宗,或許并不是那么的快樂。
  “大哥哥,你說,我是不是很笨?”悠悠的嘆了。氣,孫輕雪慢慢的坐在了楊晨的對面,看著楊晨,似乎滿臉的委屈,緩緩的問道。
  “笨?”楊晨一時之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算是哪門子的問題?只能疑惑的說道:“怎么會?”
  “可我總覺得自己很笨!”孫輕雪微微的垂下了頭,似乎很是丟面子一般,眼角甚至有了淚痕:“我跟著師父修行,十幾年的時間,才勉強到了煉氣層,甚至還沒辦法沖到煉氣巔峰,更不用說筑基。大哥哥,你說,我是不是很笨?”
  聽著別輕雪的話語,楊晨幾乎都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后世大名鼎鼎的雪舞仙子,天資卓越的修行天才孫輕雪,竟然在質疑自己是不是在修行上很笨,這讓楊晨徹底的無語。
  見楊晨不說話,孫輕雪的頭垂的更低,聲音也帶上了一些哽咽:“我知道我很笨,可是當時不管是石姐姐還是師父師祖她們,都說我資質絕佳,是難得的修行天才,我辜負了她們!”
  這番話,讓楊晨頓時明白了孫輕雪的苦惱。原來,別輕雪竟然在修行上有了困擾,而且如此的沒有自信。
  明白歸明白,但楊晨依舊還是大惑不解,別輕雪絕對是一個修行天才,這是毋庸置疑的,但她從法場被帶走到現在十三四年的時間,只是修行到了煉氣層,的確是有些奇怪。按道理,十三四年的時間,早已經足夠別。輕雪筑基成功了,怎的還是在煉氣高級,甚至沒有到煉氣巔峰?
  仔細的回憶了一下自己的前世記憶,楊晨確信自己記憶沒有問題。孫輕雪這等大名鼎鼎的仙子,楊晨怎么可能會記錯?可現在的事情又該如何的解釋?莫非別輕雪是一開始修行的時候有偏差?
  “不應該啊!“沉吟,楊晨也忍不住自言自語出聲。
  楊晨的聲音讓別輕雪很是驚喜,抬起頭忽的問道:“什么不應該?大哥哥!”
  “還是叫我楊晨吧,或者楊大哥!”楊晨盯著孫輕雪,先糾正了她對自己的稱呼,然后目光放在了孫輕雪的身上,開始上下的打量起來。一邊打量一邊說道:“我是說,你修行不應該如此之慢才對。
  “為什么,楊大哥?”別輕雪倒是從善如流,直接改成了楊大哥。而楊晨的話,也讓別。輕雪重新拾起了希望,一如當年在法場上楊晨告訴她絕不會死一樣,似乎孫輕雪對楊晨已經有了一些盲目的信任。
  “你不應該修行的如此慢!“楊晨很肯定的說出了自己的判斷,隨后一伸手:“來,把手腕給我,我給你號號脈,看看是什么問題。”
  對于修行人來說,用神識探查遠比號脈要來的更快更省事,而且效果也更好。但是,別輕雪卻是一個女孩,楊晨不能用神識探查這種肆無忌憚的方式來檢查孫輕雪身上的問題,這是男女之別,和修為無關。
  換成是一個仇敵,楊晨絕不會講究,但別輕雪是朋友,楊晨就不能不講究一些東西,這是起碼的尊重。
  “楊大哥,你的意思是,我身體有問題?”孫輕雪倒是一點都不拒絕楊晨,直接將雪白如玉的皓腕伸了過來:“可是師父說,我身體沒問題啊!”
  楊晨閉著眼睛,細細的檢查著孫輕雪的脈搏,單從脈搏上傳來的消息,似乎孫輕雪的身體一點問題都沒有,十分的健康。
  “看出什么來沒有?”孫輕雪很是緊張,小聲的問道。
  躊躇了一會,楊晨看著孫輕雪那張期待的面孔,心微微的一嘆,隨后開口道:“我需要用靈力和神識徹底的檢查一下你的身體。前提是,你必須放開神識,不能行功,讓我的神識和靈力進入你的身體。”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