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8)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8)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8)     

斬仙1270 趕著投胎啊(下)

“你說的沒錯,他們就是在趕著投胎,還是生怕晚了的那種1哪吒的聲音從楊晨的背后響起,話語中也是帶著一股毫不壓抑的怒氣。
  在斬仙臺的五十年,已經充分證明了楊晨的那種反向煉丹的手法對三星煉丹爐對哪吒的恢復都是有著顯著效果的。哪吒已經習慣了每天來這么一次,看著自己的傷勢一點一點的恢復,這是苦撐了三千多年無法阻止傷勢惡化的哪吒好不容易等到的恢復實力的機會,哪里能容忍有人中途破壞?
  連自家老子都敢追殺的主,豈是外面那幾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阿貓阿狗們就能震懾的?之前哪吒毫不理會他們的叫囂,自顧自的和楊晨一起煉丹,就是完全沒把那些家伙們看在眼中的表現。
  沒想到哪吒自認為自己已經足夠給面子,那些家伙們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分開道路放楊晨一家離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算是相安無事。也就是哪吒現在重傷未愈,不想弄得場面太大不好看,免得引來更強高手的追殺,所以才不理會的。
  可這般家伙還真不是一般的不要命,居然死纏爛打。楊晨一家人如此伺候哪吒是什么用意,哪吒一清二楚,他可是個驕傲的家伙,并不覺得自己會主動的幫楊晨出手,除非楊晨開口請求,也是消耗掉楊晨人情的一個方法。
  在這方面,哪吒可看的很重,不會輕易的給楊晨機會。萬萬沒想到,這些家伙們簡直蹬鼻子上臉,上趕著找死,那就怪不得哪吒大神發怒了。
  下一刻,楊晨的身影就出了山河地理圖,擋在了公孫玲的身前。
  見到自家相公出現,公孫玲沖著楊晨微笑了一下,微微后退了兩步,將場面讓給了自家的相公。
  楊晨的出現讓正在圍攻公孫玲的那些高手們也暫時停下了攻擊。在他們看來。楊晨之前避而不見,在公孫玲被攻擊了幾次之后就馬上現身,這就是認慫的表現。
  說實話,和公孫玲對撞空間。他們自身的損失也很大。各自的超級空間法寶也不是憑空來的,而是經過了成千上萬年辛苦祭煉的,就這么和公孫玲對撞一點一點的損耗破碎,饒是這些家伙們攻擊的時候表現的很堅決仿佛不在乎,可心中也是在滴血的。
  楊晨現身說明楊晨已經認栽。如果能靠著和平手段得到山河地理圖的話,誰愿意用自己的空間法寶徹底損毀為代價來硬拼?
  “楊大師好大的面子,終于現身了!”那個飄忽不定的聲音再次響起,楊大師三個字叫的是那般的極盡揶揄之能事,話語中的那種深深的鄙視毫不掩飾:“怎么,楊大師是打算把山河地理圖讓出來了?”
  “我正在煉一爐丹,你們就連一爐丹的時間都等不及嗎?”一群高手圍攻公孫玲,卻誰都沒有現身,只有幾十個金仙大羅金仙的奴仆在一個萬劫真仙的帶領下包圍了公孫玲,這讓楊晨也異常的不爽。點著頭問道:“各位難道就這么著急,連一爐丹的時間都不想多活一會?”
  “小小年紀,如此的狂妄自大。”聽到楊晨這么說,不管是現身的還是沒現身的敵人全都是怒火填膺,那個飄忽不定的聲音冷笑了起來:“看來楊大師是有所依仗,沒把我們這些老家伙放在眼里啊!”
  “不過沒用,小子,今日你死定了!”飄忽不定的聲音再次響起,聲音一會在前,一會在后。一會在左,一會在右完全無法判斷他的本體在哪個位置。冷笑聲帶著無比不屑的情緒接著說道:“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用,你死定了,你全家人都死定了。不光是你全家。日后純陽宮但凡有一個弟子飛升到仙界,我們都會在第一時間斬殺,這就是你今日大言不慚惹下的禍患!”
  “我沒有天王老子做靠山。”楊晨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種說不出的表情,語氣中同樣也帶著冷笑:“不過,我倒是認識一個天王兒子,不知道能不能從各位口中討個人情?”
  “天王兒子?”一群高手并沒有聽出來這是什么意思。只是覺得好笑,紛紛狂笑起來:“天王老子都沒用,天王兒子更加沒什么屁用!”
  “你這個天王兒子靠山如果愿意在我們面前磕三個響頭,然后求我們饒過他性命的話,我可以在我的奴仆中給他留一個位置。”再次開口的還是那個飄忽不定的聲音:“要是他伺候的殷勤舒服,我不介意讓他多活一段時日。不過,你還是死定了,誰來都不管用!”
  這話語一出,楊晨頓時間對這位還沒有露出身形的對手佩服了起來,簡直可以說要豎起雙手的大拇指來表達自己的欽佩之情了。
  在仙界竟然還有如此有種的高手,要知道,當年連上玉皇大帝加上李天王再加上整個天庭也未必有人敢對哪吒這樣說話,或許道祖敢,誰知道呢?可眼前竟然就有這么一位有種的家伙,當著楊晨背后還沒有出現的哪吒說出這種話,楊晨想不佩服都難啊!
  “前輩,這事和我無關啊!”楊晨忽的舉起雙手表達自己的無辜,和哪吒混熟了,他現在已經可以用我來自稱,不用時時刻刻把晚輩掛在嘴上:“我只是實話實說說了個事實而已,別的我可一句沒多說啊!”
  楊晨說的的確是事實,他也的確只是說了事實。因為哪吒本身的的確確的是一個天王兒子,托塔李天王的三子,不是天王兒子是什么?
  可楊晨知道這是事實,那些敵人卻不知道,還以為楊晨是想在口頭上討饒,自以為已經穩操勝券,哪里還會管自己信口開河說了什么?楊晨的底細他們都已經打聽到,最大的靠山周天君根本沒有出現,只要殺了楊晨,誰知道是他們干的?這時候嘴上占便宜,本來也是勝利者的享受,誰知道這里面會有災難?
  “我就是他的靠山,那個天王兒子!”一個淡淡的聲音從楊晨的背后傳了出來,頓時間吸引了所有修士的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