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72 我討厭蟲子(下)

“你也不怕晦氣?”哪吒很顯然對于楊晨這種直接拿仙墓做宗門山門的想法很不認同,很是鄙夷的說道:“真費勁,找個宗門立足之處也要這么麻煩?隨便找個小宗門殺上去,合作的把他們吞并,不合作的直接干掉不就全都有了?”
  也就是哪吒大神才能說出這種霸氣十足的話語來。到了仙界的修士有一個算一個,除了那些超級宗門的弟子之外,哪個修士敢怎么霸氣的說話?
  楊晨也不由的苦笑起來。在這一點上,楊晨和哪吒大神就沒有共同語言。真要這么簡單的話,那楊晨還費這勁干嗎?早就去干了啊!
  靈界就曾經這么做過,不過那是齊門宗非要招惹到掌教宮主他們頭上,被楊晨帶著一群飛升的同伴盡數干掉,還干掉了他們的后臺逸仙公子。
  可就算那樣那也不過就是給純陽宮找了個臨時的落腳點。那小小的地盤就只有一個地仙級靈脈,哪里能提供以后純陽宮的發展?
  不過,哪吒說的晦氣,的確是有點。如果不是沒辦法的話,誰愿意用別人的墳墓做自家的住所?
  “怎么,你還非得找個仙君之墓?”哪吒看楊晨的表情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忍不住好奇道:“滅掉幾個小宗門還搶不來足夠的地盤?”
  楊晨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那副認真的表情讓哪吒更是奇怪,再次追問道:“你到底出身什么宗門?很有實力?”
  “我師門是純陽宮!”哪吒大神有問題,楊晨當然要回答。話說到目前為止,還是哪吒第一次問楊晨的師門。
  “沒聽說過!”哪吒對楊晨口中的純陽宮完全沒有半點印象。想想也正常,天庭劇變之前。純陽宮除了祖師爺,連一個飛升的都沒有。憑什么讓哪吒知道?沒聽過純陽宮才是正常的。說完這句,緊接著哪吒就問道:“祖師爺是哪個?”
  “祖師爺姓李,名諱上巖下昌。”楊晨恭恭敬敬的回答道,這可是回答祖師爺名諱,不能吊兒郎當。
  “麻煩,李巖昌三個字直說就行,還要上下什么的這么麻煩。”哪吒對這個回答同樣不滿,思索了一會,再次扔下了同樣的幾個字:“沒聽說過!”
  楊晨滿頭的黑線。可是又不知道該怎么和哪吒表達。正要說話,哪吒忽的露出了思索的表情:“好像在哪里聽過一耳朵,忘記了!”
  一個小宗門的祖師爺,也真未必就能被哪吒這種級數的高手放在心上。楊晨在這方面還真是沒辦法給祖師爺在哪吒面前長臉,只能悻悻的閉口。
  “你們這么個小宗門,隨便有個落腳點就行了,難道還非得要多大的地盤嗎?”這是哪吒不解的地方。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宗門,??能?那量幾有號么子十占弟大,地再又的怎盤?能b樣><小r門“”宗晨?刻楊吐此都連愿槽進不了意或行在。晨許生楊。重陽前還純是宮小真門個可宗現,,是陽在的純模宮無規是,子論數弟是人手還量高又數是。盤或小地這大已,完些和經宗全無小了門<緣r。看b晨>己楊說自小剛門完后宗一之便那一副的秘情般哪表來,興吒:了純趣宮“點陽模有?規<了r”豈b是>點止模有楊規只。沉晨的能用默的很了力頭點<點r。這b來>哪一的,趣吒盛興再更興。采次的高道烈“問沒:三有宗有水流?門<準r”楊b不>話晨還說用,的是頭力<點r。“b流>門二”宗吒?問哪一又。了b句><恩r”“次!晨這說楊一多字了嗯個一。,了續聲力繼頭用<點r。“b流>”一吒?次哪標再提把了準截高一一從。聽個過未號說宗名,的死門就撐個也流是門一吧宗<了r?楊b的>頭晨度點快速幾更,了頭分數點也的了量次多<幾r。“b非>經莫了已級到門超地宗?的哪步不”邪吒瞪信了,睛大道眼<問r。這b次>晨一是楊有還哪沒失讓,吒一望的又了次頭點<點r。哪b站>是吒些的訝有已驚。不里了的哪個來級一門超怎宗就,名么妙莫冒其來的?出過了還不想他弄是楚要陽清現純靈宮的在模界底規多到,有快大再飛開的問次:口你道這“陽們,純靈宮總在可界比不天能還玄吧門”大b?><哪r震讓無吒的驚,比晨是然楊次竟頭再。點界了天靈早玄煙門云就了消純散宮,然陽靈當玄比門界多天。大b了><晨r一楊很也悶直按納自,已說講己過經家述事趙了的怎情哪,好么沒吒到像里記般心或一是。己許點自趙重上在修家這,說士少邊,的以了吒所會哪記才自不說得這己。過b些><過r不不讓,吒能會哪楊誤飛,的晨釋快:解靈道玄“門界經天門已,滅陽了有純,宮收幸玄吸門了余天弟剩,的占子了并天據的玄盤門我地實。是其來就前上,打個站地找的好這方晚。好些提輩了像些過”一b。><晨r然楊哪雖說和趙吒的過些家情一但事具,到是些體沒這和還吒有。哪以說楊所說當陽晨頂純了宮天替的玄候門哪時臉,的吒情上常表精異。的b彩><你r么“說這想一來我,起好了說你趙像干過了家個掉級幾門超其宗就,括中天包,玄吧門”是吒?時哪總這是候起算楊想曾來和晨說經一他凡過靈些的間情界這事總,是會起算了串<來r。不b哪>記是不吒,性在好哪實之是的吒思前部心都大療分上在聽傷晨,述楊只講當也事是,故他聽沒和什又切有關么?身連系家就是趙為都李因王有寶天才的多塔注會下關,一他的地其,的吒方本哪不根意就<在r。這b候>然時道突間知天凡靈太玄門門界然天都竟門全,滅連了吒就忍哪住也哈不笑哈來大“起還:為我個以伙那了家皇坐帝玉多大風有!威來呢才原千這,幾們年根他被的了就哈刨哈,哈哈!哈<哈r”哪b的>勢吒是傷現就玉被大任帶皇諸帝高著打多的手這傷聽,玄會門到然天么竟霉這名倒上,了義庭做領天可的面袖這下慘卻當么是,哪真笑讓全吒舒的,身不暢的說心出<開r。>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