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278 消障丹現身(上)

一開始服下消障丹的時候,那幾個弟子全都出現了萎靡不振的情形。
  這是楊晨在之前就叮囑過的,一定會出現一些虛弱的情形,倒是不值得大驚小怪。眾人奇怪的是楊晨用了什么樣的方法,竟然能把一個萬劫真仙用區區一兩顆丹藥弄成這幅摸樣,想必使用的藥材也不簡單。
  光是這一點,就讓大家信心大增。不過,讓服藥的人虛弱看起來難,實際上也很容易。畢竟這是服藥的人自己吞服到體內,然后還放棄了抵抗讓藥力行開。這種情形之下,別說困在瓶頸中的萬劫真仙,修為再高的高手也得跪。
  大家驚訝的是楊晨不過是金仙級的修士,煉制的丹藥也沒超過八轉,怎么就能讓萬劫真仙體現出這種強烈的藥效?
  如果消障丹的功效只是如此的話,自然不能引起碧瑤仙島高層的重視。可接下來那些服藥弟子的變化,卻讓人大吃一驚。
  連續的虛弱了十天左右的時間,這些弟子們開始一個一個的恢復如常。讓人欣喜的是,經過了這十天左右的虛弱期,眾人的精神頭看起來比原先要好了許多,也許是因為之前虛弱表情的襯托,一個個神采奕奕。
  等到他們再修行的時候,終于連他們本人也開始意識到了不一樣。
  一直困擾他們讓他們止步不前的那種無所不在的迷霧仿佛突然之間消失了一般,那種修行起來順暢無比欣欣向榮的感覺簡直讓人迷醉,幾個高手徹底的迷失在其中。
  等到這種讓人快樂無比的修行結束之后。他們幾個從愉悅的恍惚中醒來,卻驚喜萬分的發現。自己的修為開始有了變化。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之前不管他們怎么修行,可修為就仿佛被固定住了一般。再也無法寸進。這樣的狀況已經持續了短的數十年,長的數百年,大家早已麻木的習慣了。
  今日里突然間發現自己之前停止的修為有了松動,竟然往上提升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小截,怎不讓人歡欣鼓舞?沒有經歷過這種瓶頸的修士是無法理解這種微不足道的小提升對本人是怎樣的一種激動。
  不是一個,而是所有服藥的弟子全部都有了這種提升。別看只是那么一小截,可有提升就是有提升,這也意味著今后只要修行時間足夠長,修為就能夠持續的提升。再也不是被困在瓶頸中的狀態。
  對這些困在瓶頸中的修士們來說,這不啻于是最好的消息。多少被困在這種狀態中的修士只能想方設法的突破,突破不了的就只能窩囊的等死,那種感覺絕不好受。
  可現在一切都不同了,只要一兩顆小小的丹藥,就能讓瓶頸消失無蹤,自己的修為不斷的上漲,這可不僅僅是修為提升,更帶來的是信心心境壽命等一系列的提升。說的嚴重點,把這個當做救命之恩都是無可厚非的。
  碧瑤仙島高層中除了接待楊晨的那個在靈界就和楊晨打過交道的前島主之外,其他人全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看著這幾個突然之間恢復了自信神采飛揚的弟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等到這些弟子一個個的把自己服藥后的感覺和后來的發現一一說出之后。碧瑤仙島的高層們眼中已經全部都冒出了紅光。那是一種發現了絕世珍寶擺在眼前馬上就想要拿下的感覺。
  “這就能突破瓶頸了?”一個核心長老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拿著裝著消障丹的玉瓶半信半疑的嘟囔著。說實話,這消障丹的賣相實在不怎么樣。太平凡了,而且聞起來一點都沒有藥氣。讓人一眼看上去感覺就不是什么高檔貨色。
  可就是這么一顆小小的丹藥,竟然就能讓困在萬劫真仙瓶頸中的弟子安然突破瓶頸。大家甚至說不出來是因為什么,這種感覺才叫人瘋狂。
  “你們說,我們把楊晨收為碧瑤仙島弟子,如何?”馬上有一個核心長老提出了這樣的建議,其他高層聽到之后,全都是眼睛一亮。這個建議好,反正楊晨和碧瑤仙島淵源很深,算是碧瑤仙島的女婿,加入碧瑤仙島也不過分。
  “不妥!”前島主馬上反對道:“楊晨現在雖然是孤家寡人連個落腳之處都沒有,可是他一個人就代表整個純陽宮。如果讓其他宗門知道我們強收了楊晨做弟子,就意味著要把純陽宮一口吞并,別的宗門絕不會眼看著不管的。”
  這是個大問題,楊晨可以說是能夠左右純陽宮的人,各大宗門可以允許玄天門滅門,可以允許純陽宮崛起,但絕不會允許任何一個超級宗門吞并了純陽宮。那意味著那個宗門的超級崛起,成為比玄天門還恐怖的怪物,不群起而攻之才怪。
  “那我們還有什么辦法,能拿到這個丹方?”馬上有一個核心高層問了出來。
  消障丹的效果大家已經看到了,這么多人為什么眼光發亮,還不是想要將丹方據為己有?連楊晨這個八品煉丹師煉制的丹藥都已經有這樣的水準,那換成宗門內那個九品煉丹師煉制的話會如何?
  “要不,趁著楊晨在我宗門,將他拿下!”旁邊看起來一個激進的高層剎那間做出了決定:“只要人在我們手中,還怕從他口中得不到丹方?”
  “想知道他秘密的人多了,還不是死的死失蹤的失蹤?”現任島主直接搖了搖頭,否決了這個建議。這也得益于楊晨之前的表現,十萬修士煙消云散,而且修為都不低,的確是讓人心存忌憚的。
  島主正要說話,忽的看到了負責接待楊晨的前島主臉上的那種如同便秘一般的表情,似乎有話要說但這個場合她又不好擅自插嘴的樣子,心中一動,指名讓她說話。
  “其實,想要楊大師的丹方,根本不需要這么麻煩。”前島主畢竟是接觸過楊晨的,對楊晨的行事習慣很清楚,有了說話的機會,馬上開口道:“想要丹方,直接和楊大師買就行。我們做過許多生意,看在珊珊的面子上,楊大師會給我們打折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