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283 前輩(上)

“前輩息怒1楊晨馬上跳出來裝好人,沖著哪吒寬慰道:“呂祖也不過是戲言,前輩千萬別當真。”
  “你也不是什么好東西1哪吒不能沖著呂祖發威,自然就把火氣發到了楊晨身上:“這么多年就沒看到你正兒八經的殺幾個人,全都是靠著坑蒙拐騙解決了小十萬人,不爽利!”
  “還有這等事?”呂祖雙目中精光一閃,看著楊晨的目光又是不同,充滿了贊賞。他們在外面只聽到因為楊晨至少有十萬修士死傷,可具體怎么做到的卻不知道,現在總算是從哪吒口中得到了答案:“孺子可教!”
  看完楊晨,呂祖的目光又轉回到了哪吒的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之后,才露出了笑容問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我這次見你就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同,原來是被我家這小輩影響了。如何?看著別人根本不用自己動手就殺了十萬修士,比起你辛辛苦苦一個一個的殺有何感觸?”
  楊晨的修為低,知道哪吒肯定是有了些變化,但還說不上是什么變化。可呂祖是什么人?見面的時候就發現了哪吒的變化,等到聽到這些事情之后,幾乎是瞬間就猜出了哪吒發生變化的原因。
  “殺就是殺,用什么手段什么方法有什么區別?”哪吒冷哼了一聲,才悻悻的說了一句。
  “你早就該明白了!”呂祖聞言,沖著哪吒就是高聲一句。說完。自顧自用空著的那只手抄起了酒杯:“就沖你這句話。值得和你喝一杯!”
  哪吒也不矯情,也抄起酒杯和呂祖遙遙的晃了晃算是碰杯,然后一飲而盡。
  “暢快!”呂祖那邊放下杯子,大叫了一聲。此時他手上的純陽仙劍也煉制完成,隨手扔向了石珊珊:“給你加了些東西,不過沒敢特別精煉,剩下的你自己完成吧!”
  煉制再深的話。恐怕這純陽仙劍就會沾染上呂祖的氣息了,這個時候正好。石珊珊臉上樂的眼睛都要看不到了,只剩下一條美麗的細縫。楊晨也著實為她高興。
  “小子,你家媳婦開心,你高興個什么勁?”呂祖沖著楊晨打趣道:“又不是給你的好處?”
  “剛剛呂祖才說要挨個給我們這些小輩見面禮,所以晚輩開心啊!”楊晨樂的合不攏口,笑呵呵的回答道。
  “沒錯!”哪吒也在旁邊湊趣:“我也是聽的仔細,絕對有這么一出,你可別學我這個窮酸。”
  能反過來擠兌一下呂祖。哪吒是相當的高興。當然,更高興的是他見到了老朋友,開心。
  “我老人家既然開了口,那自然是一口唾沫一個坑,絕不會賴賬。”呂祖笑呵呵的開口回應了哪吒,轉向楊晨這邊的時候。卻是臉色一板:“不過。有筆賬我們得先算算才行。”
  “還請呂祖指點!”楊晨不知道呂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可他相信呂祖肯定不會平白無故的說這些,所以楊晨恭恭敬敬的請呂祖指點。
  “我好不容易把我家娘子她們送到下面,原本指著她們能多賺一些功德再回仙界團聚。”呂祖也不矯情,直接把事情原委說了出來:“可是,被你一攪合,本來我家娘子該收到的功德,現在連一半都沒有收到,這個損失你說該怎么算吧?”
  呂祖直說是讓白夫人她們賺功德的,這話楊晨絕對相信。而呂祖說楊晨他們搶了白夫人的功德。同樣楊晨也啞口無言無法反對。
  事實就是這樣,如果沒有楊晨一家的話,恐怕消解靈界被煉化大劫的就完全是白夫人一行,那功德一定是賺的盆滿缽滿。
  可是因為有了楊晨一家,反過來煉化妖界,導致本該白夫人一行完全收取的功德卻大部分便宜了楊晨一家。以至于白夫人連計劃中的一半功德都沒收到,其他的全便宜了楊晨一家。
  呂祖拿這個說事,楊晨無法反駁。可要讓他這時候償還白夫人的功德,楊晨卻也做不到。大頭的功德早被李承大哥要走使用了,楊晨上哪里來變出大量功德來陪給白夫人?
  “賠出來功德,再說什么見面禮什么的。”呂祖很是得意的敲著桌面說道:“我可是講道理的人,咱們一碼歸一碼。”
  “這部分功德是我讓他吃下的。”一個對楊晨一家人熟悉,對白夫人一行也算是熟悉,但對呂祖和哪吒都非常陌生的聲音響起在眾人耳邊:“要找的話,就找我吧!”
  突然出現的李承讓呂祖和哪吒都十分警惕,特別是哪吒,李承的氣息分明就是那個一開始遇到楊晨的時候讓他忌憚不已的高手氣息,此刻總算是見到了真人。
  “是你?”哪吒低聲喝道。
  “怎么?認識?”呂祖扭頭看了看哪吒,出聲問道。
  “當年要不是他的氣息讓我忌憚,我早就把楊晨干掉了!”哪吒也不怕自己受傷后的糗事讓呂祖知道,實話實說道。
  “大哥!”楊晨聽到了李承大哥的聲音,站起身來轉向了那邊。楊晨的妻妾們也都起身,沖著那邊行禮:“見過李大哥!”
  李承笑著沖著楊晨一家人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多禮,自己很隨意的走了過來,還不忘記和白夫人打招呼:“夫人許久未見,越發的明艷了!”
  “大哥?”呂祖的表情忽的怪異了起來,沖著李承問道:“怎么,他叫你大哥?”
  “當然!這有什么奇怪的?”李承臉上帶著笑,沒有絲毫面對呂祖哪吒這種絕頂高手的壓力,十分自然的坐在楊晨飛快給準備好的座位上反問道:“我們在凡間就結拜了異性兄弟,他叫我大哥難道有什么不對嗎?”
  “哈哈哈哈!”呂祖忽的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前俯后仰的,聲音之大,直傳出千里有余。這片空間內,幾乎完全回蕩著呂祖的笑聲,其他的聲音仿佛再也聽不到一絲。
  “你是他的結拜大哥,那你們算是同輩的。”呂祖終于止住了笑容,沖著李承說道,不過在說話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有一種壓抑不住的笑意:“他叫我前輩,還得向我行禮。你這個和他同輩的結拜大哥,怎么也得給我行個禮,尊稱一聲前輩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