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89 得手(下)

哪吒大神可以不在乎如意黃金寶塔,楊晨可是當成寶貝的。哪怕這寶塔就算是用最大的力氣摔在地上也不會損壞分毫,可楊晨也舍不得讓他掉在地上一下。
  一把抓住寶塔,一種震懾人心的氣息就從手上傳到了楊晨的識海。不用問,絕對是真家伙。哪吒大神也不會拿一件假東西來騙楊晨,不值當!
  顧不上細看,楊晨直接叫出哮天,把如意黃金寶塔塞進了哮天的口中,同時還不忘記叮囑道:“里面的火種給我留著!”
  哮天歡喜的身體上下翻飛,忙不迭的點頭之后,繞著哪吒的身邊環繞了幾圈,仿佛在感謝哪吒大神的賜予,然后才飛回了龍宮之中,獨自祭煉。
  哪吒大神一直到哮天消失,臉上才微微的露出了一絲笑意。哮天也是龍種,讓哪吒大神喜歡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哮天還能想到感謝他,哪吒大神也是蠻開心的,至少這表明,在龍族之中,也還是有識時務的存在。
  只有一座如意黃金寶塔,說是送給楊晨一家人的見面禮,這禮物絕對夠重,可是楊晨卻不好分,總不能把塔拆了分給眾女吧?那才是暴殄天物,所以楊晨直接把塔給了哮天,相信眾女知道,也會同意他的安排。
  楊晨和哪吒在交接禮物,從頭到尾都沒看那個軟癱在地昏迷的家伙。哪吒大神出手的效率楊晨很清楚,哪怕他至少還有五成的傷勢沒有恢復。可對付一個算得上好手的萬劫真仙還真不是什么難事。
  “你說這家伙能賣個好價錢。你不怕到時候沒辦法解釋嗎?你怎么能找到如意黃金寶塔的?”哪吒忽的把話題轉到了這個家伙身上,卻是懷疑楊晨要是把這個家伙賣出去的話,會引起新天庭的猜疑,把楊晨和哪吒聯系在一起。
  哪吒大神當然不怕那些跳梁小丑,但這時候傷勢沒有完全復原,而且還有一只大鯤在等著自己戰斗,沒必要節外生枝的再和天庭的這些家伙糾纏。在哪吒大神心中。自己的修為能有提升,以及和強敵戰斗的**可比什么仇恨之類的重要,至于說報仇,完全可以等這些事情完成以后再說。
  “這有什么難的。”楊晨一聽是這個,直接笑了起來,指著自己的鼻子說道:“我可是斬仙臺的劊子手,親自處斬的李天王,李天王臨死的時候告訴我一些關于如意黃金寶塔的秘聞,這個很難理解嗎?”
  楊晨這個劊子手的身份拿出來簡直是無往而不利。哪吒聽完之后竟然無言以對。說楊晨撒謊?誰能證明?斬仙臺里面的神仙已經全都被斬了,死無對證,找誰來對證?還不是楊晨說什么就是什么?
  這樣也好,至少哪吒暫時不用擔心各大宗門的高層有什么懷疑了。既然沒有了這個麻煩,哪吒已經忍不住想要看楊晨是如何把這家伙賣出高價了,相信那個過程一定很精彩。
  “那你還不趕快操辦?”哪吒罕見的開始催促楊晨。以前哪吒總是很干脆利落的干掉敵人。還從來沒有這么陰過對手。迫不及待的想要學習觀摩一番了。
  俘虜自然是先要自己審問一番,問出點東西來再賣出去。別看這家伙是萬劫真仙,但在楊晨面前,尤其是仙界的楊晨面前,還真是藏不住什么秘密。
  斬仙刀和斬仙臺已經連接,里面的殺意肆無忌憚的沖著一個人釋放出來的時候,再強的高手也得跪。當被這么折騰過一番之后,幾乎是楊晨問什么,對方就說什么,事無巨細。
  “想不到趙家還有這么多隱秘的后手。”饒是哪吒見慣了大場面。可聽到趙家的這么多的布置,也不由的贊嘆起來。和趙家一比,天庭那些家伙簡直就是渣渣啊!
  “讓那些家伙出手,借刀殺人,哈哈哈!”哪吒大神忽的開心起來:“趙家越強,他們要出動的高手就越多,傷亡也就越大,哈哈哈,我喜歡!”
  和楊晨相處久了,哪吒大神第一時間竟然想到的并不是馬上殺上門去將敵人干掉,而是讓楊晨鼓動各大宗門出手,不能不說,楊晨之前坑死十萬修士對哪吒的影響的確是足夠大了。
  “糟了!”哪吒忽的想起一件事情:“他不是說趙家近期會對純陽宮出手嗎?我們都在這里,純陽宮恐怕危險了!”
  “他們已經出手了!”楊晨還沒回答,白夫人留下的侍女中和楊晨熟悉的芍藥已經開了口:“我們接到了姐妹們傳過來的消息,就是現在!”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或者不能這么說,而是事情就這么的巧合。當楊晨和哪吒起身打如意黃金寶塔的主意時,趙家也在打純陽宮的主意。
  楊晨的消障丹引得仙界大嘩,趙家也不例外。他們的高手眾多,同樣有許多萬劫真仙高手需要消障丹來幫忙度過瓶頸。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以往在凡間靈界的時候,他們能通過幾個超級宗門從楊晨手中買到丹方,可仙界三江盟萬妖宗和血煞門都已經伏誅,各大宗門拿到丹方都是當寶貝一樣的藏起來,想要丹方,唯一的方法就是從相對薄弱的純陽宮和楊晨身上打主意。
  對方知道純陽宮有數百萬劫真仙,所以出動的高手眾多,確保能一次性的將純陽宮整個消滅,將楊晨等人一網打盡。就在剛剛,趙家發動了攻擊。
  “讓大家不要拼命,一個臨時山門而已,毀了就毀了,不值得用性命維護。”楊晨急忙吩咐芍藥姐姐一聲。對方既然動手,肯定是有絕對把握,不值當讓侍女姐姐們賠上性命。
  芍藥很是認真的看了看楊晨的雙眼,仿佛在確定她說話的真假,口中還在強撐:“這可是主上的宗門!”
  “不值當!”楊晨還是搖頭:“叫所有弟子都撤,能跑就跑,山門毀了可以重建,人要是沒了,可就是真沒了。”
  芍藥終于不再堅持,一會之后正告楊晨:“姐妹們都已經撤了,能帶上的記名弟子都帶了,不過山門恐怕不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