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295 追殺百年(上)

“牛鼻子也出現了?”對呂祖現身的消息,楊戩十分的在意。
  哪吒也不隱瞞,直接把呂祖這些年的行蹤都說了一遍。這些都是呂祖自己說的,也不是哪吒憑空杜撰。包括呂祖和純陽宮的淵源一系列說出來,也已經是兩個時辰后的事情。
  楊戩這才知道,楊晨和呂祖還有這樣的淵源。雖說楊晨和呂祖并不算是很直接的親近關系,可正如哪吒所說,楊晨在靈界伺候白夫人數千年,白夫人對楊晨如同子侄,就算呂祖再不愿意,一個枕頭風吹下去,呂祖也得乖乖就范。
  “想靠著蓮蓬頭和牛鼻子的威風逼我就范,你還不夠分量!”楊戩終于對楊晨開始正色起來,不過說話中還是十分的不滿,特別是他最看不起這種自己沒辦事總要靠著別人的威風的狐假虎威之輩,更是他痛恨的。
  “晚輩不敢!”楊晨急忙拱手施禮。要讓楊戩以為自己是這樣壓他的話,楊晨肯定是吃不了兜著走。
  “三只眼,你也別太過分了!”哪吒看不下去了,楊戩你什么意思啊?我帶來的人也這么不給面子?
  “哮天犬之事,你我心中有數。”既然楊戩死抓住這事情不放,哪吒也不由得要和他說道說道:“當年他還不過一介凡人,職司劊子手之責而已,你可別放著正主不敢找,只敢找一個后輩撒氣。”
  哪吒這話卻也是正理。要論殺哮天犬的仇家,怎么說也找不到楊晨的頭上。正如楊晨在動刀之前的那句口頭禪,“冤有頭。債有主,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職責所在”而已。論因果論不到楊晨的頭上。
  “和我講道理?”楊戩冷笑一聲:“我要是肯和人講道理的話,那我也就不是楊戩了!”
  二郎神殺人還管什么理由,想殺就殺了,什么淵源因果,關我屁事?這事情說到死。哮天犬就是被楊晨砍了的,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連我和牛鼻子的情面都不給?”哪吒也冷笑起來:“那么……”楊晨的背后還有一個道祖在。別人可以不給面子,道祖的面子難道也不給?
  可是剛說到這里,卻被楊晨攔住了。楊戩擺明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主,用大背景大后臺硬逼迫他就范的話。反倒是讓楊戩暴怒,說不得上手就把自己干掉,那可不妙。
  “前輩有什么道,還請劃下來!”楊晨直接沖著楊戩說道:“哮天犬是晚輩殺的,這點晚輩從不否認,要打要殺,晚輩認了,不過晚輩是不會引頸就戮的,還請前輩諒解。”
  “有膽色!”楊戩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松動:“我就喜歡殺你這種有擔當的主。”
  看起來楊晨的話并沒有讓楊戩緩和。反倒是有點反效果了。這讓哪吒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這樣,自己就不這么急迫的找楊戩。和呂祖一起上門的話,恐怕效果會更好。自己還是低估了楊戩對哮天犬的情誼,這下麻煩大了。
  “你身上還有一點哮天犬的氣息,這是何故?”楊戩說完那些話,忽的轉了個話題,問了另外一個問題。
  哮天犬的氣息?楊晨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動念處。哮天的身影直接出現在眾人面前。
  “哮天犬前輩臨走之前,告訴晚輩他在凡間留下的一滴精血的所在。”楊晨指著哮天說道:“晚輩全部用在了晚輩的妖寵身上。”
  哮天明顯是因為哮天犬的精血才能將體內的那一絲睚眥血脈激發出來,哮天犬的精血當然有哮天犬的味道,倒不是楊戩走了眼。
  楊晨竟然還養著一個妖寵,這是楊戩始料未及的。哮天犬同樣是楊戩的妖寵,對于同樣養妖寵的修士,楊戩也是有心親近的。如果不是楊晨殺了哮天犬,有這么一個解不開的死結,光是哮天身上有哮天犬精血這條,楊戩就會和楊晨仔細交流的,可惜了。
  “好家伙,竟然是一條睚眥。”等到看出哮天的種族之后,楊戩也不由的心中暗贊一聲。能在凡間就找到一個睚眥血脈,楊晨這運氣也真是逆天,可惜了。
  “你竟然把如意黃金寶塔給了他?”等到楊戩看到了哮天正在祭煉的寶塔到底是何物的時候,忍不住的三只眼睛全都瞪的老大,轉向了哪吒:“你連殺父之仇都不在乎?”
  “我還要多謝他幫我殺了老家伙!”哪吒冷哼了一聲,沖著楊戩道:“一個爛塔而已,給了就給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不是你殺了哮天犬,說不定我們還能做朋友!”楊戩再次轉向了楊晨這邊:“可惜,這世上沒有如果。”
  “看在蓮蓬頭和牛鼻子的面子上,我給你個機會。”楊戩一開口就堵死了哪吒再說請的口子,已經擺明是給你們面子了,你們就不要唧唧歪歪的多說什么。
  “還請前輩指教!”楊晨老老實實的等著楊戩發話,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頭?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就是現在的這情形。
  “只要你在百年內能逃出我一個人的追殺,以前的事情就一筆勾銷。”楊戩冷冷的提出了要求:“你不是經常能化不可能為可能嗎?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如果百年后你還活著,我請你喝酒,如果百年內死了,我親自安葬,不算辱沒你吧?”
  “多謝前輩成全!”楊晨直接端起一碗酒,沖著二郎神敬了一碗。二郎神這次卻是完全沒有之前的那種鄙夷,和楊晨認真的對飲了一碗。
  “不過,你也別想著讓蓮蓬頭幫你出手抵擋,只要其他人出手,那就不算。”楊戩再次開口,卻是堵死了楊晨所有的后路。
  “晚輩答應!”楊晨二話不說的答應了楊戩的要求:“不過,晚輩還有一個小請求,請前輩讓晚輩一個先手,一個時辰之內,不能對晚輩出手,也不能把晚輩困在這個洞府之中。”
  “可以!”楊戩是何許人,這個幾乎不算是要求,他要追殺百年,不可能直接把楊晨困在空間洞府中的。至于說一個時辰不對楊晨出手,更是簡單,讓楊晨先逃一個時辰,他也有把握追上。
  “請恕晚輩放肆!”得到了楊戩的點頭,膽氣頓時大了起來。
  斬仙刀瞬間出現在哮天的口中,哮天也到了楊晨的手上。高高舉起斬仙刀,楊晨向著對面的二郎顯圣真君當頭砍去。(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