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306 龍族的態度(下)

原來如此,龍族的這個祖爺并不是因為楊晨拿了龍族的法寶而為難楊晨,而是因為楊晨將某些龍族的法寶重新煉制了才故意這么做。
  不過,看起來對方并沒有太大的惡意,從敖烈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無非就是對于楊晨改了龍族的法寶煉制方法而不滿,這倒是好解決,對方想看,那就讓他看看唄。
  首先拿出來的就是哮天,哮天的龍塔可以說是對龍族來說最緊要的東西,特別是將敖廣和熬森的龍塔融合之后,更是集合兩家之長。但具體有多厲害,楊晨卻是沒有實際的感受過,這些年來,用的最多的是斬仙刀,龍塔反而次要了。
  熬瀾敖烈的祖爺爺一直沒有現身,但這并不妨礙一眼看到哮天出現后對方就知道楊晨是要先亮出龍塔。
  “兩個龍塔屬性截然不同,道魔不相容,以這個小家伙的修為強行融合在一起,只能是個笑話。”沒現身的祖爺話語比龍塔出現的還要快速,甚至不等哮天亮出龍塔來就開始點評。
  為了表示自己并不是無的放矢,祖爺甚至不惜給出了一個在他看來很靠譜的解決方法:“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要有一個十分強悍的同類型法寶,能夠分別鎮得住兩個龍塔,然后才能壁壘分明的同時卻又互相融合,各自保持本體的特色又能互補。可惜了!”
  嘆息的聲音中,那種仿佛無比可惜的狀態自然的帶了出來。直到此刻,哮天才在楊晨的控制下將龍塔亮了出來。
  融合了敖廣熬森的龍塔。后來又增加了如意黃金寶塔的全新龍塔一出現,就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金燦燦的造型加上逸散出的那種尊貴的氣勢。直接讓熬瀾和敖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這座塔就是兩個龍塔融合后的產物。
  “這!這……”隱身在暗處完全沒有現身的祖爺驚訝的話語聲直接從他的藏身之處傳了出來,黃金龍塔上的那股似曾相識的氣息讓他無法置信。可那種千真萬確的氣息卻又絕對無法作假,只能在驚訝的兩個這字之后,很是懊惱無比的開了口:“算我沒說!”
  熬瀾直接掩著櫻桃小口笑了起來,這時候林正元才反應過來,熬瀾敖烈居然還是人身。這在靈界雖然常見,可是在龍族長輩面前,他們兩個也是這般嗎?
  敖烈卻沒有熬瀾那么的淑女,直接哈哈大笑著,完全不給自家的祖爺半點的面子。笑了好一會之后。這才沖著楊晨問道:“哮天這是煉化融合了哪座塔,才變得這么金光燦燦富麗堂皇啊?”
  “如意黃金寶塔!”楊晨笑著回答了一句。
  盡管無形中讓熬瀾敖烈的祖爺吃了個癟,可是楊晨對于他的判斷還是十分佩服的。甚至于兩件龍塔都沒見過,只是聽熬瀾敖烈描述就能知道的差不多,連解決辦法都給的十分的準確,這就是水平。
  “如意黃金寶塔?好名字,好兆頭!”敖烈很夸張的伸出大拇指贊了幾聲,然后癟起了嘴:“沒聽說過!”
  砰!敖烈直接被熬瀾一腳踢飛。熬瀾都不知道該怎么說這個敖烈了,表現的這么不學無術。實在是讓人沒面子。
  “托塔天王的那座如意黃金寶塔?”暗中的祖爺驚聲問道。這時候敖烈才明白,如意黃金寶塔到底是怎樣的法寶了。
  “沒錯!”楊晨笑著回答道:“晚輩的運氣不錯。”
  “既是這座寶塔,那倒是合適。”對方祖爺肯定的聲音傳來,對龍塔變成這樣十分的滿意:“還有其他煉制的法寶嗎?如果再拿出來一樣能讓我老人家無話可說的。你幫忙的事情我可以做主應下了。”
  “多謝前輩!”二話不說,楊晨先道謝再說。反正這些龍族的高手輩分高資格老,說出的話潑出去的水。絕不會說了不算的。
  玄天冥海梭融合了五行龍宮,成為一個既能夠趕路又能夠安居的小洞府法寶。楊晨拿出來的時候。卻并沒有讓龍族的那位祖爺首肯。
  “我等在仙界的龍宮和玄天冥海梭,基本上都是同樣的方法煉制。”祖爺并沒有對這兩件法寶的融合特別的驚訝。很平常的手法:“你這不過就是多了幾個屬性的龍宮而已,不足為奇。本就是我龍族的手法,不算你另外煉制。”
  既然這件不行,那估計五行索鉤和山河地理圖都算是正常手法,龍角更是當做了煉制材料,葫蘆和倒海碧玉盞也不在手中,那么可以拿出來的,也就只有金鐘變化的的太極金球了。
  刷,楊晨的身遭出現了一個黑白相間的緩緩流轉的太極金球,赤裸裸的呈現在龍族的一干前輩們眼前。
  熬瀾和敖烈在靈界就不知道見過多少次,所以顯得一點都不驚訝。熬瀾還好,敖烈臉上甚至還有一種炫耀的表情,仿佛正對那些祖爺爺祖奶奶們表明,看,我朋友煉制的法寶不錯吧?
  楊晨甚至能夠察覺到至少有數十雙目光集中在了太極金球上,心中微動,看來,這些龍族老前輩們在意的應該是太極金球,只是不好直接讓楊晨拿出來,所以才有了前面的那些說辭。
  嗖,一道風聲十分清晰的響起,楊晨站在原地沒動,叮一聲,太極金球被一縷金光擊中,猛地癟進去小半,然后又飛速的鼓了起來,看起來沒有半點的變化。
  “好,能承受萬劫真仙初期一擊,你這法寶果然非同凡響!”聲音的主人,敖烈口中的那個祖爺直接現身了出來,同樣也是一個壯年的大漢模樣,維持著人身,走到了楊晨不遠處,開始仔細的觀察起太極金球來。不光是觀察,甚至還伸手撫摸,感受著太極金球的細節。
  “晚輩和熬瀾大姐敖烈都是朋友,前輩想看,直接吩咐就是!”楊晨笑瞇瞇的任由對方仔細觀察著,同時也表明著自己的態度。
  “熬瀾敖烈交了個不錯的朋友!”祖爺同樣含著笑說了一句,然后給了楊晨一句承諾:“要幫什么忙?我們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