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318 娘娘的威脅(下)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楊晨的逆鱗的話,那一定就是非高月莫屬了。要知道,楊晨可是為了高月連拜道祖為師都放棄了,可見高月在楊晨心目中的地位。這個世界上楊晨可以誰都不在乎,但只會在乎高月一個。
  排在高月之下的,自然就是眾女。無他,愛人,親人而已,連掌教宮主等人都要排在后面。至于說李承大哥,那根本不用楊晨擔心,應該是反過來,看楊晨會不會被用來脅迫李承大哥。
  后土娘娘竟然為了她的那個不知所謂的計劃要用高月還有其他眾女的性命來威脅楊晨,楊晨瞬間便憤怒了起來。之前對于后土娘娘的尊敬轉眼間拋在了腦后,敢對眾女出手的,那就是敵人。
  楊晨有自知之明,以他的修為,絕不可能是后土娘娘的對手。所以,現在就在后土娘娘身邊的眾女他絕對沒有機會救回來。既然是這樣,那就不妨同歸于盡。別說后土娘娘修為有多高,她只要還沒有成圣,沒有進入圣界,那么當現在的這個三界毀滅之后,她也不可能存活。
  只是一瞬間,楊晨就明確的表達出了自己的態度,絕不接受威脅,反過來開始脅迫后土娘娘。如果她放棄的話,楊晨會在第一時間讓她離開山河地理圖,然后再和李承大哥商量該怎么辦。
  “你怎么敢?”娘娘怒了!她似乎完全沒有料到,自己如此的抬舉一個小輩,這個小輩竟然如此的不識抬舉。只是讓他犧牲一下成全這個世界而已,還不是真的要他的性命,他怎么就敢用毀滅這個世界來威脅?
  如果楊晨完全沒有毀滅這個世界的能力,那么后土娘娘絕對會笑著將楊晨擒下,然后該干什么干什么。問題是,楊晨是真的有這個能力。
  山河地理圖吸收了完整的魔界和妖界,而楊晨的第三元神是山河地理圖的器靈,楊晨隨時隨地的可以控制著山河地理圖自爆。
  魔界連接著凡間。妖界連接著靈界,雖然已經被楊晨煉化,但這種連接并不會因此而消失。只要魔界和妖界爆炸,凡間和靈界勢必不能幸免。在魔界妖界的影響之下,有九成的把握會爆炸。沒有了凡間和靈界,妖界孤零零的一個,又能支撐多久?
  況且,就算是魔界妖界自爆不能讓凡間靈界崩塌。看魔氣和妖氣卻沒有了束縛,沒有魔界和妖界的隔離,不知道多少萬年積累下來的魔氣和妖氣會直接席卷整個凡間和靈界,這帶來的后果只有一個,那就是凡間生靈百分之百的滅亡,靈界或許能有修為高的家伙勉強活下來,但那絕不會超過萬分之一。
  即便活下來的這些,也會成為以前妖界之中那些瘋狂的妖獸一樣的生靈,再不會有主動神智。可以說,凡間和靈界就淪為兩個死寂的世界。對仙界來說。同樣是沒了根基,和直接毀滅凡間靈界沒什么區別。
  仙界能保留下來,但也成了孤零零的一界,似乎楊晨并不能達到讓三界毀滅的目的。但別忘記,楊晨現在手上還有一個斬仙臺。
  斬仙臺同樣是能夠連通三界的超級法寶,道祖親自煉制的無數萬劫真仙避之不及的超級法寶,斬仙臺如果和魔界妖界一起自爆的話,帶來的效果就是凡間靈界絕對滅亡,仙界至少也會重創。
  同樣的,魔氣妖氣一樣會彌漫整個仙界。靈脈盡毀。或許帶來的直接傷亡不會很大,可仙界卻會淪為一個不適合修行的地方。所有的修士,都將會在恐懼中慢慢的等著死亡的降臨,只是這個過程會消耗千百年而已。
  這還是最差的估計。如果山河地理圖和斬仙臺爆炸的威力足夠的話,三界直接毀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楊晨這邊做起了準備活動,后土娘娘那邊馬上察覺到了危險,可她對此卻是無能為力。就算她的修為再強,可也不可能瞬間奪取山河地理圖的控制權,只要讓楊晨察覺到一絲不對。楊晨就會引爆三界,絕不會遲疑。
  “你不愿意為天下蒼生假死一次,卻愿意拖著你的女人們一起真死?”后土娘娘憤怒中夾雜著一絲恐懼,她完全無法理解楊晨的邏輯。
  “天下蒼生和我有個屁關系?”楊晨完全不理會這種以道德制高點為出發點的道德綁架,直接回答道:“我不是他們的老子,我也不欠他們任何東西,憑什么要為他們而死?不干!”
  “你讓我很失望!”娘娘這會總算是恢復了正常,也不再憤怒,只是看著楊晨的目光充滿了一種遺憾。
  “你也一樣!”楊晨現在已經完全不把后土娘娘當成是高高在上的那個需要自己仰望,需要自己敬仰的那個人,而是看成了一個對等的平等對話的人。和娘娘同樣的表情,同樣的語氣,甚至是同樣的內容:“我很失望!”
  “你有什么可失望的?”娘娘被楊晨的態度再次撩撥起了怒火,瘋狂的質問著楊晨。
  “我以為,你經歷了一次錯誤之后,會意識到問題所在,不再繼續之前的錯誤。”楊晨惋惜的搖頭說道:“可惜,你還是執迷不悟。”
  說完,楊晨似乎也不想太多溝通,低下了頭。后土娘娘怎會變成一個這樣的人?難道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偉大到了要把天下蒼生放在自己身上的地步?道祖怎會選擇救回這么一個人?
  一想到道祖,楊晨忽的想起了李承大哥在分別前和他說的話。“那邊也毀的差不多了,放開手腳做就是。”什么叫毀的差不多了?這里分明什么都沒有了,何談毀?放開手腳去做是什么意思?
  楊晨不相信道祖不明白后土娘娘的為人,也不會相信道祖看人的眼光會錯,那么也就是說,其實剛剛的一切,都只是后土娘娘考驗自己的內容。不管自己做出怎樣的回應,她也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回應是什么而已。
  “我來是為了關掉這兩個陣法。”楊晨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來關閉陣法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