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33 助人為快樂之本(下)

呼,宗主馬上反應了過來,馬上向著花婉婷還在空中的軀體扔出了一件自己的衣服。
  花長老人在空中一個閃爍,就已經將衣服穿在了身上,那些爛布被她輕輕一震就化為了粉塵。隨后人影再一閃,花長老就出現在了楊晨的面前。
  “多謝道友相救!”剛剛度過了陰火劫,徹底的進入了大乘期的青云宗花婉婷花長老,就在宗主和一干長老們的面前,沖著楊晨躬身施禮。
  “不敢當前輩大禮!”楊晨急忙的躬下身去還禮,比花婉婷彎下的更多。開玩笑,人家現在是大乘期的高手,自己只是一個筑基期的后輩,這個禮可受不起。
  倒不是楊晨矯情,如果只有他和花婉婷兩個人,楊晨才不會在乎施禮不施禮。但現在卻是在人家的地盤內,旁邊就是青云宗的宗主和一干長老們,要是做的太隨意,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好感和人情豈不是要泡湯?楊晨才不會因小失大。
  “承蒙小友相救,花婉婷無以為報,在此欠下小友一件事情。”花婉婷十分的干脆,也不管自己的宗主是不是同意,直接給楊晨許下了回報:“小友以后但凡有什么吩咐,花婉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宗主聽到前面的話就已經覺得不妙,聽花婉婷說完,心中更是叫苦不迭。花長老晉級大乘期這是青云宗的大喜,而以花長老堂堂大乘期之尊,竟然向楊晨一個筑基期后輩許下一個條件,這豈不是大大的失策?
  但花婉婷話已出口,卻是無法挽回。仔細想想也理所應當,要不是有楊晨在,誰能解決血妖藤?別說度劫進入大乘期,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兩說,欠人家一個人情也是應該的。這樣一想的話,宗主也就沒有那么的不平衡。
  “小女娃娃資質不錯!”沒等一干長老們過來寒暄幾句,花婉婷的目光已經停留在楊晨身邊的孫輕雪身上。
  在被血妖藤糾纏的時候,花婉婷雖然無法動彈,但楊晨的話卻是一字不落的聽在了耳中。現在親眼看到了孫輕雪的資質,馬上就驗證了楊晨的話語。再神識微微一感應,孫輕雪體內的雜亂靈力馬上了然于胸。
  “是哪個庸才教你的功法?我青云宗之內怎會有如此誤人子弟的弟子?”花婉婷強忍著憤怒,沒有在楊晨這個外人面前提起青云宗內部發生的這些陰暗勾當,只是給了一個誤人子弟的評語。
  “這等良才美質,讓一個庸才教導,實在是浪費!”花婉婷根本不管宗主和長老們的意思,直接沖著孫輕雪問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意拜我為師?”
  孫輕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語,但花婉婷卻是實實在在的站在她的面前。這個時候,孫輕雪第一反應竟然不是馬上回答花婉婷的問題,而是浮現出了楊晨信心百倍的問她愿意不愿意換一個師父的情形。
  “弟子孫輕雪,拜見師父!”只是恍惚了一個瞬間,孫輕雪就反應過來,二話不說,直接拜倒在地,沖著花婉婷就是通通通三個響頭。
  宗主和一干長老們本就知道孫輕雪的修行出了問題,只是礙著萬倩長老的面子,誰也不好說什么。但此刻花婉婷度劫成功,直接就收孫輕雪為徒,卻是誰都沒有料到的。本就心中有愧,花婉婷又做的干脆,還沒等眾人說出反對的話語,孫輕雪就已經磕頭拜師。
  “花師姐,這……”宗主在一旁,滿臉的尷尬,花婉婷剛剛說的話,其實也有隱射她沒有將青云宗管理好的內容。但此刻有楊晨在場,卻是不好說什么,只說了一個這字,就再也接不下去。
  “怎么,宗主覺得不妥當?”花婉婷也是等孫輕雪磕頭之后才笑著反問,進入大乘期,她在宗門的地位無形的提高了一大截,就連身為師妹的宗主,對她也要客客氣氣。
  “不是不妥當。”誰會在一個弟子上和花長老交惡,宗主苦笑著搖頭道:“只是突然之間讓孫輕雪提升了一個輩分,怕有其他弟子不服。”
  “誰要是不服,讓她們來找我!”花婉婷很矜持的微微一笑道:“我收我的弟子,干她們何事?”很是霸氣的說完這句之后,才沖著宗主和其他長老們微微的躬身:“一過百年,辛苦諸位師姐師妹了!”
  “恭喜師姐(師妹)!”一干長老們全部都是躬身道賀,個個臉上都是喜笑顏開。青云宗多了一個大乘期的師姐,實力大增,怎能不讓眾人開心?
  行禮過后,眾長老們才開始你一言我一語的詢問著花婉婷這些年的遭遇感受,一副其樂融融的景象。
  楊晨給了孫輕雪一個暗示,兩人乖乖的退到了圈子外面,前面沒有他們插話的資格,還是自覺把位子讓開比較合適。
  “我沒有騙你吧?”看著不遠處眾星拱月一般的情景,楊晨輕輕的問了孫輕雪一句。這句話,楊晨在當年的法場上就曾經問過一次,這次同樣又問了出來。
  “恩!”孫輕雪到現在還不敢完全相信之前發生的一切,如此的不真實,幾乎宛如夢中。要不是楊晨的這一句問話,說不定孫輕雪會先掐自己一下,以便確認自己沒有睡著。
  “一切都可能發生,只要你愿意!”楊晨再次給了孫輕雪一句。
  這一次,孫輕雪不再懷疑,而是微微的咬著嘴唇,重重的點了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片堅毅的神色。轉頭看著楊晨的時候,楊晨在孫輕雪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絲從未見過的光芒。
  相對孫輕雪,楊晨現在也同樣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后世的雪舞仙子,現在竟然和自己建立了這樣的關系,哪怕再沒有別的糾葛,光是這幾個月來的相處,就足以讓楊晨賺的盤滿缽滿。
  “助人果然為快樂之本啊!”不知道為什么,楊晨忽的想起了這樣一句話,直接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