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325 布局玄天門(下)

從玉帝到王門主,從上到下,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和當時楊晨聽到易老魔說出答案的時候沒什么區別,全都是一副完全無法相信的表情。
  特別是玉帝,凌霄寶殿他幾乎每天都要進出,卻從來沒有想到大殿本身竟然就是一個半界。要不是楊晨說出了真相,他還不知道會懵懂多長時間,以前一直以為只是個高級的洞府而已。
  可是,在震驚之后,玄天門這幾個核心高層上上下下心中全都泛起了別的心思。凌霄寶殿是半界,而且還是趙家想要煉化吸收的半界,如果能借著這個機會反過來將趙家的神界吸收煉化,那就意味著能夠掌控仙界,進而達到掌控三界的目的。到時候,玄天門在凡間靈界被斷了根又如何?完全能夠做到比現在更完美的發展。
  幾句話之前,他們還在為楊晨的貪心而做出懲罰,可是現在,他們的每一個卻都犯了同樣的毛病。
  這種想法一產生,幾乎就如同病毒一般的瘋狂繁衍,然后占據了玄天門高層的所有的意識,腦海中再也容不下其他的心思。還有什么比這種能夠完全掌控三界更讓人動心的吸引力?這種**,絕對不是早已經品嘗過權力滋味的玄天門高層們能夠抵擋的,也不是曾經高高在上現在被斷了根基的玄天門所能夠抵擋的。
  大家此刻哪里還有追究楊晨的心思,恨不能現在就馬上趕到凌霄寶殿,然后施法煉化成為玄天門的東西。趙家也應該馬上把神界送上門來,成為玄天門重新崛起的墊腳石,這才是正理。
  楊晨在對面,靜靜的看著這些表面上平靜心中卻已經翻江倒海的玄天門高層。看著他們臉上有時候會偶然的無法控制住而流露出來的那種野心和**,楊晨臉上目光上沒什么變化,表面上還是把他們當做是值得尊敬的長輩,可心中已經如同看一群死人。
  “各位長輩,此事弟子也是意識到需要從長計議之后,才覺得貿然動手不妥當。”當玄天門高層從那種狂熱中慢慢冷靜下來的時候。楊晨才開口提醒道:“就算是宗門有動手的條件,也不能輕易動手,免得打草驚蛇。另外,還要給天庭都城很多修士一個說得過去的交代,所以,弟子覺得,最好還是做好一切準備,等趙家發動的時候再假裝被動應戰。”
  這番話楊晨說的情真意切,仿佛是真的在為玄天門考慮。相信從玉帝到玄天門門主再到輩分最低的王門主都聽得出來楊晨的好意。
  按理說這是好話。也是正確的話語,玄天門高層應該會重視,并且按照這種心態來行事的。但楊晨卻很清楚,他的話絕對不會起到應有的作用,甚至會起到反作用。與其說楊晨是在勸玄天門高層暫緩動手等著趙家動手然后反擊,不如說楊晨在慫恿玄天門高層先下手為強。
  玄天門的宗門地位和行事方式就決定了他們絕對不會是被動應戰的習慣,既然一切都知道了,知道了對手想要的目標。知道目標在自己手中,這樣的情形之下還要等著對方打上門然后后發制人。那不是玄天門的風格。
  一直以來,玄天門最喜歡的就是直接出手,將任何可能的威脅扼殺在襁褓之中。這次面對的又是趙家,天下公敵,根本就不用考慮什么是不是占據了道義的問題,不管怎么主動動手。也不會有人跳出來說玄天門不對的。
  要知道,在玄天門備受壓制以來,基本上玄天門要做什么大事,要對付什么宗門之類的,都會被其他各大宗門骨頭里挑刺。束手束腳已經不是第一次。唯有對趙家動手,卻是誰也說不出什么反對的話語,說不得還得出手來配合玄天門。玄天門現在追求什么,不就是那曾經的領導地位嗎?
  “的確要從長計議。”玉帝比較清醒,馬上贊同了楊晨的話語。不過,他贊同的只有一部分,要動手的確是先要計劃好,可絕不是楊晨說的那種被動,而是仔細做好計劃,然后主動出擊。
  眾人就在這里商量了一小會,暫時也沒得出什么具體的結論,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動手是肯定的,凌霄寶殿一定要收取,趙家也不能讓他們得逞。至于如何做到這些,還需要高層更進一步的計劃,要等到玉帝確定了凌霄寶殿的確是半界之后再說。
  楊晨能做的,就是把裝著上次玄天門交給自己數千高手的那個洞府法寶連帶著數千高手交還了王門主。今后的計劃肯定需要大量高手出手,楊晨和純陽宮肯定不能明目張膽的出手幫忙,所以這些高手玄天門還是很需要的,畢竟多一個萬劫真仙高手就多一分成功的把握。
  至此,楊晨這次約見玄天門高層的目標完全達成,就此告辭。玉帝他們對楊晨又是一陣勉勵,叮囑他多注意安全,多關注煉丹等等。其實,得到那個消息之后,之前對楊晨的那種隱約不滿已經消失無蹤,關鍵時刻,這個弟子還是頂住了誘惑心向師門,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臨走之前,玉帝罕見的給了楊晨一批記載仙界玄天門煉丹師的煉丹心得的玉簡,這算是給楊晨的嘉獎。之前的懲罰并沒有撤銷,但有功勞他也照樣會獎賞。
  “回去之后,找個穩妥的地方閉關,并對外宣布。”王門主對楊晨面授機宜,也算是提前的一個行動計劃:“最好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你的閉關鎖在,這樣一來,趙家在找不到你無法打山河地理圖主意的情形之下,就只能鋌而走險動凌霄寶殿的心思,如此才方便我們行事。”
  “那弟子豈不是幫不上忙?”楊晨似乎有些不甘心,還想要插手其中幫忙的樣子,著急的問出聲。
  “千萬不要輕舉妄動暴露你。”王門主笑著安撫楊晨道:“相信我,再等一千多年,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回到玄天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