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3)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3)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3)     

斬仙137 挑戰就分生死(下)

從上次純陽宮掌教宮主讓徐長老找太天門要交代之后,太天門就放出話來,李清辰和楊晨那是私人恩怨,宗門不會干涉,他們可以私下解決。
  但楊晨知道,太天門話雖然這么說的,但純陽宮掌教宮主這邊卻并不希望楊晨就這么赤裸裸的找上門去和李清辰解決私人恩怨,不為別的,只是因為太天門勢大。
  但現在可不關楊晨的事情,始作俑者是碧瑤仙島的石仙子,太天門就是勢力再大,也不可能壓下碧瑤仙島一頭。
  不能責怪石珊珊,那就只能怪楊晨,問題是,現在李清辰明顯不敢當面對質,竟然想用這種挑戰的方式來打擊楊晨。
  從別的修士口中得到消息,楊晨頓時間來了精神,什么也顧不得,直接沖回純陽宮。說什么也不能錯過這樣的機會,既然李清辰送上門來,楊晨絕不介意讓他有去無回。
  “你怎么又和青云宗的花長老扯上了關系?”回到純陽宮烈陽別院,楊晨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拜見師父。高月見到楊晨的第一面劈頭就是一句。
  由不得高月不關心,自己這個弟子,雖然修為尚低,只是筑基初期,但是折騰事情的手段可不小。伍雄長老還沒有飛升,他這里就已經又有了一個花婉婷長老罩著,由衷的讓人羨慕。
  “還是等掌教宮主和師祖過來,一起再說吧!”楊晨知道,出了這樣的事情,掌教宮主和師祖王永一定會過來的,也懶得多說一遍。
  高月嗔怒的看了楊晨一眼,命自己的奴仆去給掌教宮主和王永送信。楊晨這個徒弟,絕不是一個省心的徒弟,卻也是最省心的一個徒弟,實在讓高月矛盾。
  說他不省心,是因為楊晨似乎什么人都敢招惹,前面的伍雄長老,后面的花婉婷長老。都是大乘期的高手,竟然就不知死活的找上去,也不怕被人一口氣吹到黃泉路上。
  說楊晨省心,卻是因為高月幾乎什么都不用考慮,修行,煉丹,煉器,陣法之類的,她完全不用關心,就連最需要操心的安全問題,在伍雄長老和花婉婷長老都公開支持的情況下,輕易也不會有人敢把楊晨如何。
  自己這個師父,好像完全是有點多余的,高月的郁悶也就在于此。不過,即便如此,她對楊晨也是異常的滿意,她完全能夠從楊晨身上感覺到那種濃濃的關愛之情。有徒如此,夫復何求?
  掌教宮主和王永來的很快,尤其是掌教宮主,從聽說花婉婷長老的消息之后,他就有些驚訝,楊晨竟然又如此好運的和另外一個大乘期高手搭上了關系,而且還是高手欠了楊晨的人情,這讓掌教宮主簡直是開心異常。
  這也意味著,這個人情要是運用得當的話,純陽宮能和青云宗保持一個良好的關系,這對純陽宮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
  楊晨這個弟子,簡直就是純陽宮的福星。自從他加入純陽宮之后,不管是尋氣丹還是烈陽別院的靈脈,不管是伍雄長老還是花婉婷長老,不管是異人堂還是三品煉丹師,每一次都給大家帶來驚喜。
  等著楊晨給大家講述發生了什么事情,似乎已經成了掌教宮主和王永在每次楊晨回來之后的傳統。宮主知道,楊晨除了對自己的師祖王永之外,其他的長老們都不是太相信,所以也不著其他人,就是他們兩個,加上楊晨的師父高月三個人聆聽。
  聽著楊晨繪聲繪色的將碧瑤仙島石仙子的事情以及青云宗的事情講完,高月登時就表示了不滿。
  “楊晨什么時候頂著石仙子的名號做事了?我怎么不知道?”高月現在最見不得楊晨受冤枉,發泄不滿的語氣也十分的強烈。
  “那些都是小事,太天門的那個小輩不是已經心虛了嗎?”和高月的滿腔憤恨不同,掌教宮主和師祖王永考慮的更多的卻是大乘期的花長老和青云宗。
  誰也不會想到,楊晨竟然能夠解開血妖藤的糾纏,用一個從雜書中看來的理由,顯然是有些牽強。血妖藤這般強悍的東西,如果有記載,也絕對是在煉丹煉器的高級典籍中才會有,純陽宮的藏書里,絕不可能。
  “你是從哪里知道對付血妖藤的辦法的?”掌教宮主還沒有開口,正在沉吟該用什么方式來問話,旁邊的師祖王永已經很有眼色的問了出來。不過他可不是質問,而是給楊晨一個保險背書:“不用怕,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哪怕是殺人放火,師祖我都替你背了!”
  后面這句話,一面是給楊晨聽,一面卻是說給掌教宮主的。反正不管楊晨怎么拿到的,都不能用這個來責難楊晨。
  “這個現在倒不是什么秘密,伍雄長老上次告訴我的。”楊晨直接搬出了伍雄長老,反正沒有人能當面驗證,就算有高手當面驗證,伍雄長老也絕對會認下此事。
  宮主和王永都恍然,看起來這是伍雄在飛升前給楊晨上的另一個保險。反正他飛升在即,已經不需要送人情,拿這個人情給了楊晨,也算是對楊晨的一番回護。事情發生恰好是在伍雄離開之后,這委實也是太巧了一點。
  “那個青云宗的孫輕雪是怎么回事?怎么想起來找她?”宮主再次問道。
  “因為伍雄長老還警告了一件事情。”楊晨正好借機將龍胎養靈決的事情說了出來,旁人門派不管,純陽宮可損失不起那么多的弟子,不是人人都是孫輕雪,廢了修為之后還能夠重新叱咤風云的。
  掌教宮主很是嚴肅的聽完楊晨的訴說,沒有多說什么,但心中已經開始暗暗警惕起來。
  “太天門那個小輩挑戰楊晨,該怎么解決?”高月見說了半天卻沒有一句說楊晨被挑戰的事情,忍不住開口問道。
  “師父,很簡單!”楊晨笑著答道:“讓徐堂主放出風去,李清辰筑基巔峰修為,切磋較量弟子認輸,真要挑戰,就分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