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39 你死了我為你守節(下)

不光是楊晨和李清辰,關月瑩李筠玉兩位元嬰高手,楊晨的師父高月,也都被石珊珊的這句話全部都震驚的說不出一句話來。
  石珊珊表達的意思很簡單,她不看好楊晨在這場挑戰中的結果。這也十分的正常,李清辰是筑基巔峰,太天門的親傳弟子,還要加上這邊李筠玉這個元嬰高手的指點,修為之深可以想象。
  反過來,楊晨只是一個剛剛筑基不久的新人,而且還是一個二流門派的弟子。早在楊晨還是一個劊子手的時候,李清辰已經和石珊珊在外面游歷過。楊晨以后多厲害石珊珊不知道,但李清辰有多厲害,石珊珊卻是清楚的,所以才會有了這樣的判斷。
  正如石珊珊所言,她覺得事情是因她而起,所以她要負起這個責任。之前關月瑩就曾經點撥過她這方面的問題,不得到楊晨的徹底諒解,石珊珊也會陷入心魔而無自拔。既然楊晨已經求生無望,石珊珊索性將自己的余生都為楊晨守節,這樣也能夠讓她的內心得到安寧。
  關月瑩很清楚石珊珊的心態丶但是她卻沒有想到,石珊珊竟然做出了如此的決定。也沒乖和她商量一下,就自己把自己定義到了楊晨遺孀的身份上。
  一想到楊晨那種隨時可以將她這個元嬰長老輕松解決掉的厲害,關月瑩就不由的苦笑起來。石珊珊這個傻孩子,怎能如此輕易的做出決定。楊晨要是會輸,他會主動發起生死挑戰嗎?
  李筠玉卻是另一番心思。她早有心思讓自己的這今后世族裔和石珊珊結成雙修道侶。所以一直不遺余力的安排李清辰到石珊珊身邊以獲得好感。這個時候石珊珊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簡直就是不給她面子。
  甚至于李長老此刻的心情比李清辰還要憤怒。石珊珊表達的很清楚,哪怕這次挑戰結束,李清辰也不可能和石珊珊成為道侶。這么多年的費心安排就這么白費,怎能不讓李長老怒火萬丈?
  高月卻是完壬的驚愕,隨即馬上擔憂起來。她完全沒有料到石珊珊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如果不考慮碧瑤仙島的李筠玉長老的話,那么這場挑戰楊晨幾乎占據了絕對的上風,絲毫不會有危險。可現在突然出了個元嬰高手,而且就在現場,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可就再沒有什么保障。
  擔憂之余,高月先是有了那么一點點的得意。自己的徒弟果然了得,名滿天下的碧瑤仙島石仙子,竟然也是主動的要為楊晨守節,如果楊晨不死,豈不就是一個絕佳的雙修道侶?
  可是,得意之后,高月又有了一點點小卜的慍怒,似乎是自己喜歡的東西被人要搶走一般,十分的不舒服。
  這感覺只走出現了一瞬間,李清辰的暴喝聲已經響起,竟然是不等決戰時刻到來,就開始了攻擊。一道劍光如同飛鴻一般,向著身前的楊晨激堊射而來。
  “卑鄙!”高月大罵一聲,正要放出飛劍抵擋,卻陡然間感覺到一陣殺意,逼迫的自己不得不全力應付。
  殺意卻是從碧瑤仙島李筠玉那邊傳來的。發現高月有動手的意思,李筠玉直接對高月進行了神識的壓制。既然是楊晨和李清辰的生死挑戰,旁人就不能隨意的干涉。
  楊晨卻是不慌不忙的抬起了頭,雙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握住子斬仙刀,迎著劍光上前一步,斬仙刀高高舉起,向著飛來的劍光就是一刀砍下。
  ……哼,什么人教出來的小輩,連飛劍都不會御使,拿一把大刀在手里顯示力氣大嗎?”一刀還沒有結果,不遠處的李筠玉就已經出言開始譏諷。
  只是開口說話卻也罷了,但她說話的時候,卻是用靈力將聲音遠遠的送出,周圍觀戰的人全部都能聽的到,包括場中的楊晨在內。這種干擾心神的做,算是十分惡心的盤外招,但她用的卻是滿不在乎,絲毫不在意旁人的看。
  就算有人覺得卑鄙,但毒筠玉一位元嬰長老,這里又是碧瑤仙島的地盤上,哪個敢說半個不字?
  遺憾的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以某些人的個人意志為轉移的,盤外招用的再好,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不過是笑話。
  叮,伴隨著李筠玉冷嘲熱諷的話語同時響起的,是一聲清脆之極的聲音以及一陣耀眼的火huā。楊晨雙手一刀,準確的砍在了飛劍的劍身上。巨大的劈砍力道,直接將飛劍砍落在地。
  用神識控制的飛劍,和楊晨雙手握在手中,同時耳神識和力量控制的斬仙刀相比,無論從哪一方面前無占據到優勢。
  論神識,楊晨已經是金丹巔峰,而李清辰卻只是筑基巔峰,差了一個大境界。論力量,楊晨經過無數仙人生命精華滋養的,力量已經強悍到不像話。論材質,斬仙刀是一位金丹巔峰的高手耗費了數百年的時間才煉制而成的,哪里是李清辰從李筠玉手中得到不過數十年的飛劍能相比的?
  火huā四濺中,李清辰的飛劍直接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而李清辰本人,因為和本命飛劍的緊密聯系,飛劍受創的同時,神識同樣受到重創,整個人都呆在原地,抱著頭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叫,再也做不出其他的動作。
  楊晨卻從來沒有饒過敵人的習慣,一刀砍下之后,直接向前又是一大步,人在空中,就已經再次將斬仙刀高高的擎起。
  一毒落地,楊晨已經站在了李清辰身前三尺,高高舉起的斬仙刀再次一刀狠狠的斬下,毫不留情。
  李清辰察覺到了危險,強忍著神識受創的痛苦,發動了身上的防護。頓時間,一件若有若無的鎧甲出現在李清辰的身外,而與此同時,李清辰的手中已經多了一顆銀光閃閃的圓球,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絲獰笑。
  “不要啊!”驚叫聲再次響起,聲音的主人卻依舊還是剛剛對楊晨冷嘲熱諷的李筠玉長老。只不過,這次的叫聲中,充滿了哀求,別人都不知道她是在對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