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2)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2)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2)     

斬仙140 沒死怎么辦(下)

漂亮話誰都會說,這樣說,能讓太天門下臺階,楊晨不介意多說幾句虛話。事情多了個李筠玉的變數,還不知道會怎樣。
  現在最尷尬的人,莫過于石珊珊。在她的心目中,楊晨這一次是必死無疑的。且不說境界擺在那里,但是李筠玉特意給李清辰準備的那些寶,就不是楊晨能夠媲美的。誰知道,竟然是這個結果。
  因為關月瑩的點撥,石珊珊意識到自己之前用來應付李清辰的手段有錯誤,對楊晨很是有一番愧疚之心。
  原本石珊珊打算接著當面對質的機會,為楊晨恢復名譽的同時,再加上自己的道歉和足夠的賠償,或許能夠讓楊晨諒解。
  但是誰知道小小的一件事情,竟然在修行界炒的如此火熱,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什么。李清辰和李筠玉是一家人,所以這件事情碧瑤仙島有選擇的對李筠玉隱瞞了許多,同樣的對于關月瑩也有所隱瞞。石珊珊更加不可能知情。
  李清辰心虛,不敢對質,卻發起挑戰。讓石珊珊意外的是,楊晨竟然和李清辰生死挑戰。這讓石珊珊更加陷入了自責。在自忖楊晨必死的情形之下,才說出那番守節的話來。
  問題是,現在楊晨好端端的活著,石珊珊已經沒有守節的機會。但守節這個詞實在是太曖昧,凡人要么是對丈夫的,要么是對未婚夫的,修士則是對自己的雙修道侶,這讓石珊珊一個女子卻又該如何自處?
  正在尷尬難堪間,楊晨卻轉向了她這邊,讓石珊珊更加是羞憤交眼看著楊晨越走越近,石珊珊只覺得心跳越來越厲害,想要說什么,卻始終說不出口,焦急萬分。
  “石仙子,玩笑之語,以后不要再提!”楊晨卻是沖著石珊珊一笑,并沒有借機逼迫,只是坦然一拱手說道:“還是那句話,以后這樣的事情,絕不要再牽涉到在下,楊某在此多謝了!”
  說完,楊晨也不管石珊珊的反應,直接轉身,向著師父高月那邊走去。
  石珊珊的臉色紅白相間好一會,看著楊晨已經走到了高月身邊,不知道怎的一陣不舒服,忽的大喊道:“石珊珊雖然是一介女子,但也說話算話!事情因我而起,我也不會逃避,我說過的話,絕不會收回!”
  喊出之后,石珊珊也不管在場還有碧瑤仙島的兩位元嬰前輩,二話不說直接召出飛劍,飛離了小島,向著碧瑤仙島的宗門飛去。留下一大堆面面相覷的圍觀觀眾,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楊晨的身影差點一個趔趄撲倒在地。石珊珊這話是什么意思?還是承認自己是她的雙修道侶?
  旁觀的人們開始沒有聽到石珊珊的話,但關月瑩李筠玉還有高月楊晨以及太天門的那位金丹宗師卻聽得明白。石珊珊鬧出這么一出,太天門的那位金丹卻是似乎有些幸災樂禍一般,沖著楊晨又一次拱手笑道:“石仙子冷艷無雙,楊道友,恭喜了!”
  恭喜完楊晨,金丹宗師沖著高月關月瑩和李筠玉告罪一聲,隨后也直接御劍離開。旁觀眾人見沒有了什么大熱鬧,也都一邊討論著剛剛的那場并不怎么精彩的戰斗,飛速的散開。小島上,只留下楊晨高月師徒以及關月瑩李筠玉兩位元嬰地主。
  “關前輩!”楊晨知道,事情還得解決,否則以后麻煩事會越多,只能沖著自己還算是熟識的關月瑩拱手施禮道:“石仙子玩笑之語,不用當真,前輩還請勸勸石仙子。”
  剛說到這里,楊晨的話就被關月瑩打斷:“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碧瑤仙島的弟子,還從來沒有這么多人面前說過之后不認的。楊道友,你前程遠大,珊珊也不辱沒你吧?”面對楊晨,關月瑩夸不出修為高絕的說辭,只用了一個前程遠大,卻是也帶了一番試探。
  借口是碧瑤仙島弟子最重承諾,但關月瑩還是有些私心。這件事如果讓楊晨再對碧瑤仙島產生什么不好的想,那可是大麻煩。反倒是有石珊珊這么一個陰差陽錯的承諾,說不定能夠將楊晨和石珊珊撮合在一起。
  這樣一來,石珊珊有言在先,以后也不會有人再逼迫她結為道侶,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另一方面,楊晨如果真的是她猜測的那般,卻也真當得起一個前程遠大之說,對石珊珊,對碧瑤仙島,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至于說楊晨這邊,要知道石珊珊的美艷可是天下知名的,否則也不會有人已經開始叫出寒梅仙子的名號。自己的這個后輩弟子,不管是容貌還是修行資質,都是上上之人,又是名門大派出身,絕對能夠配得上楊晨
  “啊?”楊晨沒有料到關月瑩竟然會這么說,張大口啊了一聲,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高道友既是楊晨的師父,那就勞煩高道友勸說一下楊晨。”關月瑩轉向了高月這邊:“我們各自稟告一下宗門掌教,讓他們擇下一個良辰吉日,給楊晨和珊珊定下名分,如何?”
  “這?”高月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事情怎會發展成這樣,突然要她做決定,卻也是有些驚訝。
  “這事情如果難辦的話,高道友也不必為難。”關月瑩知道,所有的一切還得楊晨點頭,繼續說道:“不過,我碧瑤仙島弟子,絕不會食言。修道之人最重緣,楊晨,你不愿意,我們也不強求,但珊珊也不會另找道侶,今生為你守節。你好自為之吧!”
  說完,也不等楊晨的答復,只是長嘆一聲:“唉,苦命的珊珊!”嘆完氣,拉著憤恨不已看著楊晨的李筠玉,飛快的消失。
  不是吧?楊晨的眉頭幾乎要糾結成一團了。寒梅仙子難道沒人要嗎?招呼一聲,估計排隊的人能從碧瑤仙島排到純陽宮吧?怎么就賴定自己了?
  島上只剩下楊晨和高月師徒二人,楊晨轉過臉來,看著高月。正好高月也看了過來,師徒二人互相對視一眼,面面相覷起來。
  求月票,求鮮花!
  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