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14)      第一章重生了(下)(05-14)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14)     

斬仙143 乙木靈力(上)

第一百四十三章乙木靈力(上)
  “上次楊晨在藥園里種植了蓬萊神木的時候,藥園的空間甚至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種下血妖藤,卻沒有什么明顯的變化,這讓楊晨曾經困惑過一陣。
  但后來楊晨就明白過來,原先的凈瓶藥園,里面種植的大多數是草本的乙木植物,本身就是乙木類的天下,再加入一株哪怕是乙木類的神物,也暫時不會引發質變。
  不過,有了血妖藤之后,楊晨的凈瓶藥園哪怕沒有穹頂劍陣的保護,也是安如泰山了。在不知道血妖藤的對付方法之前,沒有任何人可以闖進藥園當中還安然無恙。種植了血妖藤,就相當于多了一個天然的保鏢。
  哪怕是楊晨,現在想要進入到藥園當中,也得做足準備,以防止被血妖藤所傷。血妖藤的特性,哪怕是乾坤袋都困不住,要不是楊晨用了正確的方法將之困在藥園范圍內,說不定血妖藤早就沖藥園當中沖出來,在純陽宮大肆殺戮了。
  唯一讓楊晨有些遺憾的是,血妖藤想要升級實在是有些太難,非高手的鮮血不行。好在現在自己的這株血妖藤已經飽嘗一位準大乘期高手的鮮血上百年,雖然還不到成熟期,但也勉強度過了幼生期最脆弱的那段時光,足以在這一界自保了。
  只是,這一株血妖藤想要再升級,就必須要吸食比花婉婷長老當時的修為更高的高手的血液了。那意味著必須要有大乘期的高手被血妖藤吸食血液才行。現在楊晨根本不奢望血妖藤能夠升級。
  小心的進入了藥園當中,楊晨走到了血妖藤的植株旁邊,開始準備煉化血妖藤。
  這次的煉化,并不是將血妖藤直接變為飛劍,而是將血妖藤打上楊晨的神識印記,讓血妖藤認楊晨為主不再對楊晨出手,而且從此聽從楊晨的命令。
  煉化的過程,小心翼翼即便楊晨也是做足了準備。血妖藤本身有劇毒,楊晨控制著藥園暫時將這一片區域封存,讓劇毒不至于影響到藥園的其他藥材。自己更是將防治的藥物涂遍了全身,這才如履薄冰一般的接近。
  要煉化血妖藤,不接觸是不可能的。正常情況下以楊晨筑基初期的修為,只要一接觸,馬上就會被血妖藤吸成一具人干。楊晨不得不靠著自己前世知道的那些對付血妖藤的辦法,將克制血妖藤的藥物在手上涂抹了厚厚的一層,變得如同手套一般,才敢接觸。
  因為楊晨的藥物克制,血妖藤顯得十分的萎靡。這也正好讓楊晨能夠更加容易的收服。強悍的神識瞬間通過血妖藤的藤蔓,沖進了血妖藤的植株當中。
  頓時間楊晨的識海當中,猛地多了一株猙獰的血妖藤的虛影,血色的藤蔓如同活著的毒堊蛇一般,在楊晨的識海當中瘋狂的肆虐起來。
  只可惜,楊晨的識海當中除了血色長河之外,就是蓬萊神木的影子和太陽真火以及地心火,外加戊土層和青牛牛角架設的橋梁。這些東西,無論拿出哪一樣血妖藤都不可能傷害。
  不管血妖藤的藤蔓瘋狂到何種地步,只要在識海當中碰到任何東西都會被狠狠的彈出。很快,血色的藤蔓就發現參天巨木蓬萊神木纏繞上去根本就毫無傷害,而碰到太陽真火和地心火,反而會被傷害。唯一能夠接受的,似乎就是戊土層。
  戊土層是木屬性植物最喜歡扎根的地盤,血妖藤的虛影很快就發現了這一點,飛快的將自己的根須扎在了戊土層當中,隨后開始試圖攻擊巨大的牛角橋梁。
  楊晨一直在控制著識海中的一切,也在觀察著一切。血妖藤纏繞上了牛角,卻發現,空空的兩只牛角,根本就沒有什么血液讓它吸食。最后,血妖藤將所有的藤蔓都集中到了那條血色的長河當中。
  血色長河也是最接近血液的東西,但卻是血妖藤本能中最害怕的東西。到了最后一步,不死心的血妖藤直接控制著一支小藤蔓探入到了血河當中。
  識海中血妖藤的虛影,在藤蔓碰到血河的剎那,猛然間全數的蔫了下來,劇烈的顫抖著,幾乎要碎裂。而那支藤蔓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從血河中拉出來。
  劇烈的顫抖持續了不一會,楊晨就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降伏意念。心意一動,血河立時放開了藤蔓,血妖藤的虛影瞬間收回了藤蔓,將植株縮成了一團,動都不敢動一下。
  楊晨的神識,直接探入到了那團虛影當中,隨后,微微動念間,血妖藤的藤蔓開始瘋狂的在識海當中揮舞起來。一切都有如楊晨的意志,最后在楊晨的控制下,血妖藤將藤蔓纏繞到了蓬萊神木的主干上,陰陽相合,才是正道。
  到了這一步,楊晨才睜開眼睛。眼前的血妖藤,已經多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感。楊晨試著心念一動,一支藤蔓立刻如同蛇一般的探出,在楊晨的身邊輕巧的繞了幾個圈子,卻始終都沒有碰到楊晨一絲一毫。
  至此,楊晨才算是將血妖藤收服,走出藥園,掐指一算,識海當中的那一切,幾乎只是一炷香的事情,外面卻已經度過了整整兩個月的時間。
  似乎時間安排的正好,正好和楊晨安排的傳功指導時間相符合。
  好在楊晨上一次指導的充分,而在此之前楊晨又在九壤山莊和驛秀山莊都走過一次,所以并沒有太多人需要指點。
  這一次出關,楊晨例行的進行了一次眾弟子的指點之后,又一次空閑了下來。
  說起來,楊晨這個傳功弟子,是歷任傳功弟子當中最輕松的一個。他的那次詳細的指點,直接讓那些有修行基礎的人至少半年甚至一年的時間不用考慮遇上更大的問題。相對來說,就顯得楊晨這個傳功弟子有些閑散了。
  不過這也正是楊晨想要的效果,傳功歸傳功,自己的修行卻不能落下。現在這個狀態,正是最理想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