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仙》 最新章節: 第一章重生了(上)(05-07)      第一章重生了(下)(05-07)      第二章身為劊子手(上)(05-07)     

斬仙144 殺人前的準備(上)

不光是上官峰,就連旁邊的余本和謝沙都感覺到了同樣的寒氣,仿佛突然之間置身于冰天雪地當中,讓人情不自禁的會打哆嗦。
  寒氣的源頭,大家都發現了,就在楊晨身上。但很快三人就明白過來,這不是什么寒氣,而是殺氣。恐怖的殺意,竟讓他們三個人覺得渾身發冷。
  余本和謝沙還好一點,上官峰直接就開始發出了咯咯咯的牙關發抖的聲音。謝沙當場發現了不對,急忙大吼一聲:“干什么?又不是上官傷的你師父!”
  彌漫的殺意頓時間消失,但楊晨還是滿面寒霜,沖著上官峰說道:“對不住,上官師兄,我有點失態了。知道是誰做的嗎?”
  上官峰驚魂甫定,剛剛的那一幕,嚇的自己亡魂大冒,就好似面對一個兇猛的殺神一般。好在楊晨及時收住,否則上官峰說不定會當場出丑。
  如果讓三人知道,這還是楊晨的血色長河已經完全的用來浸泡淬煉斬仙刀,釋放出的殺意甚至最多只有百分之一的話,不知道他們會作何感想。
  “現在還不知道。,上官峰搖了搖頭,心有余悸的答道:“師叔祖走的時候很匆忙,什么話都沒有多說,只是讓我告訴你一聲。,
  說著,好像想起來什么一般,上官峰掏出來一個羅盤:“這是師叔祖留給你的,說是這個可以找到師叔祖本人。,
  楊晨一把抓過了羅盤,拿過來仔細查看一番,頓時明白,這就是一個查探王永師祖身上某個物件的羅盤,很可能也是乾坤袋。心中登時明白過來。
  王永肯定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傷的高月,但高月身上肯定有一件寶,在她危機的時候只要發動,就能夠通知到王永本人。這是一種相對來說高明的示警方式,不過也只有元嬰期的高手才能夠煉制出來。
  但楊晨同樣和異常的著急起來。發出重傷的警訊,表明遭到了強力的攻擊。高月人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如果王永趕不及的話,說不定會有什么嚴重的后果,王永急匆匆的離開,想必也是這個理由。
  想到這里,楊晨再也呆不下去,站起身來,就要沖出去。但腦子里一轉,還是停了下來,忽的轉身問道:“兩位,和我走一趟!”
  余本眼睛一瞪:“做什么?”
  “殺人!”楊晨絲毫不隱瞞自己的殺氣,對著兩人說道。
  “楊師弟!”上官峰大驚,楊晨這么裸的殺過去,這可不是他希望看到的。尤其他還帶著余奎謝沙兩位元嬰異人堂高手,一旦出事,純陽宮可能都有大麻煩。
  “上官師兄,不用攔我!”上官峰一開口楊晨就知道他想要說什么:“敢傷我師父,天王老子來也救不了他們。你以為師祖讓你通知我是為什么?”
  上官峰一怔,隨即再也說不出話來。王永的安排的確是有點這個意思,否則的話,他一個元嬰期高手出馬足矣,何必還要讓他過來通知楊晨?
  “師兄幫我在這里坐鎮傳幾個月,我去去就回!”楊晨伸手一拉,將上官峰拉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和佘本謝沙示意一下,轉身就走。
  余本謝沙這一兩年加入純陽宮,循規蹈矩,卻也相當的壓抑。在妖獸的時候,他們可是自堊由自在的,只要實力不超過他們,想殺也就殺了。憋了兩年,楊晨一提帶他們殺人,馬上都二話不說,直接跟著就走。
  “楊師弟,小心點!”上官峰知道沒辦阻止楊晨,只能讓他小心辦事。
  楊晨頭也不回,沖著身后搖了搖手,直接消失在門口。只留下上官峰在九壤山莊的房間里,嘆了口氣,也不知道王永師叔祖讓他通知楊晨,這件事情到底對還是不對。
  師父重傷,現在還沒有找到人,楊晨哪里還顧的上許多,直接將飛梭招了出來,然后帶著余奎謝沙竄了上去。飛梭在空中劃出一道奪目的光芒,瞬間在九壤山莊消失。
  手中拿著王永師祖給的羅盤,楊晨開始調整方向。他這幾個月在九壤山莊過的悠閑,并不知道高月去了什么地方搜集材料。現在跟著王永的羅盤,才發現高月所在的方向,竟然很可能是南荒十萬大山。
  原本以為高月只是簡單的通過如意坊來購吳材料,但發現高月可能是去十萬大山之后,楊晨才明白,不是那么簡單。
  十萬大山深入南荒,已經遠離了普通人的生活區,哪怕是最蠻荒的野人,也很難在那邊立足。十萬大山之中,遍地妖獸,除了修士,幾乎沒有人踏足。
  偏偏這個蠻荒的地方,卻是資源極其的豐盛,因為人跡罕至,無數的天材地寶都在這里孕育生長。同樣的,地下也有極其豐富的礦藏,許多高級的煉器材料,就走出自十萬大山當中。高月想必也是想要尋找某些材料,才會來這個地方。
  這里修士妖獸眾多,甚至不僅僅是正派修士,連魔道修士也經常在這里出沒,可以說,南荒十萬大山簡直就是最沒有規矩的地方,一切都以實力說話。那里不講什么道理,活下來就是最硬的道理。
  修士之間,正邪之間,妖人之間,發生的戰斗多如牛毛,完全沒有人會理會。在這里發生的一切,都和什么門派勢力之類的沾不上邊,大家全部都是為所欲為,肆無忌憚。也是各種修士們生死磨練的一個絕地。
  心中異算的著急,楊晨甚至有些后悔,怎么會只想著自己能夠拿到明光劍的溫馨,卻疏忽了高月要冒著的巨大危險。忍不住將飛梭催動到了極致,幾乎是風馳電掣一般的追隨王永師祖的腳步趕過去。
  前世高月煉制明光劍的時候,并沒有如此的費力,想來這一世楊晨的到來已經改變了許多東西。
  楊晨心中不斷地祈禱著,師父千萬不要出事。重傷就重傷,只要還留著一線生機,楊晨就有把握能將她從生死線上拽回來。越是著急,楊晨卻越發的冷靜了下來。
  求推薦!
  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